Telling Lies for Fun and Profit

最近為了逃避另一件事情,答應了個寫文章的差事(自以為很會寫),但很不幸地一直舉步維艱,於是當書店擺出了卜洛克的小說學堂,馬上就抱回家研讀去了。但是我沒有看到原來這本書原名叫做Telling Lies for Fun and Profit,整本書就跟書名一樣妙趣橫生,雖然說真的書裡面講的很多是我已經知道的東西,我的方法也很不好意思地,跟卜洛克描述的很多建議相去不遠,但除了對職業作家的生活多一點認識,我還是寫不出東西啊。

紐約三部曲

紐約三部曲是利用通勤的時間零零碎碎地看完的,事後覺得如此強迫打斷閱讀是正確的作法,以避免被吸入那寂寞的深淵,被逼問那關於自我是什麼的提問裡。

Hand to Mouth

失敗只屬於成功的人,因為失敗的人沒有機會談論失敗。Paul Auster的Hand to Mouth(失意錄)是一本自傳體的小書,描述他20-30歲間成名前各種打工經歷,遇到的人,以及後來為討生活所苦的困境。我喜歡這本書,因為這是一本關於失敗的書

Another Way of Telling 另一種影像敘事

我在寒流的大學操場邊下午的冬陽包圍下讀完了John Berger與Jean Mohr在1982年出版的另一種影像敘事,闔上書本的那一刻,彷彿聽完一整張製作精巧的音樂專輯,直想說好喜歡這本書。喜歡這本書的標題,詩意的文字,精心的章節編排,帶著人文關懷的黑白照片,深思熟慮的思想,節制的幽默,雅緻的封面版型,還有意義的含混曖昧帶來的想像空間。

物理學家的城市理論

看到這篇紐約時報的文章 “A Physicist Solves the City” 覺得有趣,是關於物理學家 Geoffrey West 所做的研究,他試圖透過分析大量與城市相關的數據來找出城市發展背後的公式,這個方法跟都市理論家從觀察城市的歷史發展著手很不一樣,城市的差異只是數據的不同,其實頗令人不安,而且發現好像也稱不上創見,已經有更優美的文字跟例子來說同樣的事情了,但能夠提出數據佐證,突然有種科學家要撈過界,把城市研究從社會科學研究者的手中給搶走了的感覺啊。

horrible image

昨天半夜看到一則新聞,儘管標題寫著horrible image,我還是看下去了。有個男人被攔腰夾在地鐵車廂跟月台間,他低著頭雙手掩著臉,沒有血,但是你感受到那個痛。然後就睡意全消。

也那麼會寫就好了

在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看到一篇好玩的文章,篇名是 The Shadow Scholar,作者是職業的作業打手,科目從心理學、社會學、文學到醫學各種科目都有,服務範圍包括大學、碩博班、入學申請、線上課程跟參加線上討論,可以寫各種作業、論文、研究計畫,一天處理超過20篇作業,年收入達六萬六千美金!

the story of eva luna

伊娃露娜的故事是一本短篇小說集,沈靜華美的語言述說的是一則則傳奇故事,如同馬奎斯的短篇小說,每每在故事結尾感到心頭一陣回甘。每篇故事總是有那麼一個迷人的角色(通常是女性),她們散發著一種毫不張揚的絕對自信,她們了解自己身體的力量,了解自己想要的愛情、追求的理念與夢想,並且以絕對的執著去貫徹。她們毫不畏懼的身段令人敬畏,因是所有敵人與險阻都在這溫柔的強悍中摧毀殆盡。故事深具感染性,每一次閱讀彷彿都在拾回迷惘渙散的心緒。

陰翳禮讚

谷崎潤一郎的散文集《陰翳禮讚》,從封面到字裡行間盡是一片黑,自然會吸引幽暗的靈魂。書談的是傳統東方文化之美,從陰暗的角度去談。最近正好在處理一批中國書法的圖檔,特別能體會書裡面提到的那種黑暗中實則帶著豐富濃淡層次的美麗。

讀愛倫坡

近兩個月沉迷於一部妙語如珠的搞笑影集,導致荒廢了各種閱讀,成了不折不扣的電腦椅馬鈴薯,深刻體驗到電視媒體所帶來的立即性回饋,是多麼地難以抗拒。不過自從我把讀的書換成愛倫坡小說集之後,情況就不同了。

男性版羅曼史小說

最近還是沒什麼長進地在看推理小說,瑞典的馬丁貝克系列很不錯,不過今天要講John D. MacDonald的《深藍再見 the deep blue goodbye》。我看的是謀殺專門店的版本,它封面寫著「推理小說史上最綺麗浪漫的海灘遊俠探案、勞倫斯卜洛克強力推薦的頹廢私探推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最佳典範,風行全美的另類男性童話」,大概是我最近看過寫得最精準的推薦文字了,基本上都給它講完了。

羅曼史

正在看愛特伍的《女祭司》,女主角是一位背著丈夫寫羅曼史的作家,內容也穿插著她書裡的段落。書中提到有關羅曼史提供女性逃逸的管道,想到我小時候也看過一陣子羅曼史,大家都在看都在傳,當時班上就流行少年快報、倪匡跟羅曼史小說,前兩者比較搶手,要等,羅曼史則是源源不絕,還有人會不斷塞給我,反正看得快,稀哩呼嚕就看了一堆,然後有一天被塞了五本,一本一個半小時看了一個下午全部看完,突然覺得有夠扯,然後就從此就免疫了。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中文書名叫《守護者注視下》,我在偵探研究看到的時候就很想看。守護者是一個私家偵探,我們從頭到尾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不清楚他的長相,只知道他長相普通,在人群中你不會注意到或是看過就會忘記。

麻煩ねㄋㄟˋ

青木由香的《麻煩ねㄋㄟˋ》是五本小冊子,用收縮膜包起來,因為看起來很可愛,收縮膜又是如此神秘的東西,然後就買了。是一本很快就可以翻完的好玩書。 第一本打開來有附六張品質不錯的圓圓貼紙,大概有人會覺得沒什麼用,但這種無用的玩意兒就是會對到我的胃口,就覺得怎麼這麼無聊,好好玩。

杜連魁

最近想說要找些對話精妙的小說來看,於是就想到王爾德,去到書架看到有一本中文書名不是《格雷的畫像》,而叫《杜連魁》,譯者是王大閎,更覺得妙極,就帶回家看。一開始翻開來還覺得怎麼場景在台北,但很快地發現主角們極盡機智的語言,誇張的姿態,還有充斥著社交圈的八卦,的確就是王爾德。

偵探研究

詹宏志的《偵探研究》蠻好看的,尤其我近來讀的書只有通勤時間讀的偵探小說,讀到後來不知看什麼好(因為書太多),這本應該可以讓我按圖索驥,多找些閱讀題材。

甜蜜的負荷-詩*誦-吳晟

拿到《甜蜜的負荷-詩*誦》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仔細聽過,剛才聽著聽著,想是夜晚的寧靜,每一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每一首都是一幅農村景象。而且吳老這種台灣國語的聲音來讀這樣描述農村的詩,感覺真是對極了。我尤其喜歡《我不和你談論》、《店仔頭》跟《稻草》,《店仔頭》是用台語念的,裡面用台語念的都有一種特別的韻律感。

英文寫作書

中翻英一向痛苦,以前以為原因出在中文稿就看不懂,自從有一天翻到我自己寫的中文稿,一樣痛苦,逐句探討中文句法,發現中文的句子沒什麼問題,那麼英文翻得痛苦,就是英文的問題了。後來到書林找到減輕痛苦的特效藥,一本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一本是Joseph M. Williams的Style:lessons in clarity and grace。

我想要當瑪波小姐

瑪波小姐(Miss Marple)是阿嘉莎克莉絲蒂小說裡面的人物,這陣子把妙探瑪波系列都看完了,在看到倒數幾本的時候,突然冒出了一個好想當瑪波小姐的念頭。 珍瑪波小姐是一個滿頭白髮,喜歡園藝、打毛線,以及到處打聽的鄉下老太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