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what’s in a name

最近在看到一篇關於產品命名的文章,裡面提到一家專事此業的公司,真是讓我眼睛一亮,本來以為取名大概只是廣告公司的一項業務,原來有人可以拿這個當正職,有這種工作我還蠻想做的耶。這家公司有雇用語言學家,例如有一位是Chomsky的學生,他之前在Stanford教了三十年的書,想想語言學還有研究以外的商業用途,覺得也蠻有趣的。

分享的動機

最近看到這個投影片The Psychology of Sharing,討論人們透過網路分享連結的動機,還有在行銷的意義。摘錄有興趣的部份:

private eyes

我有幾本紀蔚然的書,那日在書店翻開私家偵探的時候,突然知道原因。這書才看沒幾句就害我失去控制,頻頻發出奇怪的笑聲,於是破紀錄地才翻到第3頁,就趕緊低頭躲避左鄰右舍投射過來的異樣眼神,掏錢買書做damage control。想當然爾,這書萬萬不可帶到捷運上看。

共譜的詩

《抱著貓,與大象一起游泳》的大師說,西洋棋必須兩個人才能成局,是敵方與我方合奏的音樂,遇到不同的對手,棋子會產生不同的共鳴,奏出不同的音色,一場令人感動的好棋不在贏得對方,而在於和敵方一起共譜美麗的詩句,奏出美妙的旋律,潛入大象喝水的大海裡一同冒險,一起感受到棋子間乍現的光芒。

抱著貓,與大象一起游泳

半年來最喜歡的一本書,從標題到包裝到文字到故事都有著獨特的氣質。小川洋子的文字散發著一種無聲的寂寞,男孩越是安靜地面對各種死亡與悔恨,那寂寞就越來越膨脹,越來越濃密,但是男孩像是失去痛覺一般默默地面對各種變化,使得寂寞溢出了文字,莫名的難過四處蔓延。

睡眠之屋

喜歡做夢的人應該都會喜歡 Jonathan Coe 的《睡眠之屋》(The House of Sleep),這真是一本有趣的書。小說在不同的時間與場景間切換,敘事觀點也一直在變化,就像做夢一樣,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故事,零零散散地串在一起,但又不是一般曖昧難懂的夢,小說透過對於睡眠的探究,深入了人們的恐懼與渴望。

野獸

Joyce Carol Oates這本薄薄的小說《野獸》(Beasts)讓人想起愛倫坡:陰暗歪斜的宅院,濕冷的空氣,鸚鵡陰沈的說話聲,頹廢,恐怖,懸疑,瘋狂,黑暗,暈眩與嘔吐物,也和故事裡引用的變形記場景遙遙呼應。

愛與其他不可能的追求

最近家裡有小小孩出沒,看著小孩媽忙進忙出,才有機會一窺照顧小孩跟玩小孩的差別,這條小生命像是隨時都要你的關注,怕他跌倒撞到,怕他受驚怕他孤單寂寞,生活也多了許多例行事務,在生理需求的照顧之後,還想要帶他探索這個世界,教他保有正直與善意。但其實在這忙碌的生活裡,不是有愛就能讓一切容易,生活裡其他的挑戰也還在,也許父母無意讓小孩處在某種狀態,卻不得已如此,這個角色要做到完美顯然是不可能的任務。

暗店街

翻完傳授人們消聲匿跡方法的人間蒸發術之後,看到一本小說,是關於一個失憶症的偵探想要找回自己前半生的故事,書名叫暗店街(Patrick Modiano, Rue des Boutiques Obscures)。

Dinner For Two

Dinner For Two

雙人晚餐是Mike Gayle的小說,講一個音樂雜誌記者變成青少年流行雜誌的愛情診療師,負責回答男孩女孩們各種愛情困擾的故事,而且他夢想當爸爸。柔性男人的異想世界,好可愛的設定。當然這書太輕鬆太歡樂,自然無法和封底寫的失戀排行榜那種既幽默又憂傷的文字相比,但偶而只是單純地吃吃笑也沒什麼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