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art

阮劇團《十殿》

之前聽了阮劇團的podcast《這聲好啊》在談有關台語的書寫還有現代化覺得很有趣,所以上個週末也去看了阮劇團在國家戲劇院演出的《十殿》。到了現場我才發現原來這齣劇有分《奈何橋》和《輪迴道》兩場,結果我只看到後者,而且還買到視線遮蔽區,所以舞台上方的投影有一點觀看困難,有點可惜。

生祥樂隊《我庄三部曲》、雲門《十三聲》

前些日子後知後覺地看了《大佛普拉斯》和《陽光普照》,發現不只攝影美麗,音樂也非常好聽,特別看了片尾,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都是林生祥的音樂。週五晚上生祥樂隊在國家音樂廳和國家交響樂團合作的表演,雖然很意外地音響不是太好,但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聽《我庄》、《圍庄》、《野蓮出庄》的歌,得到的感動實在遠大於音響問題。

雲門 定光

疫情後第一次踏入國家戲劇院。作為一名粉絲,幾個月前看到消息就馬上去買票了,當時完全沒想到有中秋連假。等到發現有放假要訂北返高鐵票時,只買到了中午出發的票。但也就這麼剛剛好地,剛好沒有錯過今天下午的《定光》。

野村萬作野村萬齋狂言劇場

2019/9/27 19:30 衛武營戲劇院 演前一天半夜,正當我還在進行睡前滑手機儀式時,突然收到阿姊傳來訊息說有位子,然後隔天晚上我就出現在衛武營了。位置超好,剛好在能舞台的正中央,整個過程就是剛剛好,很順暢,舒服。感謝演前突然退票的人兒啊。

鄭宗龍x雲門2《毛月亮》

在國家戲劇院看了雲門2的《毛月亮》,舞台非常美(讓你有那種喔喔看起來製作費很充裕啊的感覺),舞者在黃色的投射光下伸展著肢體,搭配著很有藝術感的投影,當然還有Sigor Ros的音樂,許多畫面都像是可以拍出一系列漂亮的劇照,有著完整的圓潤的商業感。

Germinal 宅想新世界

這週六晚上去兩廳院實驗劇場看了非常有趣的Germinal(宅想新世界),主要製作者為法國人Antoine Defoort與Malory Goerger,是一齣只有四個演員80分鐘的小戲,但是它的創意與趣味,卻是近幾年來看的戲所少有,這使得我非常興奮,劇場仍然是一個創造驚奇的地方。

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戰爭之王》

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再一次帶來的四小時的長劇,《戰爭之王》(Kings of War),比起去年那讓我看得咬牙切齒但又印象深刻的《源泉》,這次的故事取自莎士比亞的《亨利五世》、《亨利六世》、《理查三世》,雖然不致引起反感,舞台設計也蠻特別的,但我最喜歡的只有一幕。

The Wooster Group, “The B-Side: Negro Folklore From Texas State Prisons”

臺北藝術節的節目,想聽藍調音樂所以來瞧瞧,可能剛好有人退票,買到最後一個位置。The Wooster Group的創立可追朔到1975年, 長年都以小劇場的形態在紐約Soho區的”表演車庫”演出,雖然現在才曉得這團體,這次演出的作品規模也比較小,但是已足以讓人期待看到該團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