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life

WFH的咖啡

之前在醫院陪病,整天關在室內,第三天開始覺得人怪怪的,下午在全家買了咖啡跟蕃薯,吃過以後才回復正常。這個症頭在居家工作三天以後,又發作了,時不時有個聲音跟我說,我需要喝咖啡!過了幾天都沒改善,怕哪天暴走,週末上網查了附近賣咖啡豆的店,搬出了我塵封快三年的濾杯濾紙,一杯下肚,覺得我又好了。

來去阿里山

最近很愛蔡柏的Podcast《柏覽會離題》,擅長聲音表演的人果然懂聲音的媒體。我花了三天時間聽完了十多集的節目,在等待新一集的空檔就想說我也來清境農場青青草原的北票口考察一下那裡的手沖咖啡吧,滑了一下訂房網結果去了阿里山。

2020年

2020年籠罩在疫情的陰影下,是一個讓人去思考自由與恐懼的一年。在悶了一年的這倒數最後一兩天,因為北極振盪,台北溫度驟降十幾度,宛如出國了一趟。疫情,全球暖化,都讓人對未來充滿擔憂。

來去新竹喝咖啡

去年去過屏東的台灣設計展,覺得這個打著設計之名行銷地方風土的活動蠻有意思的,所以今年也跑去新竹火車站一帶繞了一圈,讓我在清交竹科貢丸米粉城隍廟以外,對這個城市又多認識了一點點。

2019年

2019年搬離住了20多年的天龍國,開始我的城邊生活。台北城的熱鬧程度,手搖飲料的密度大概是個指標。以前住的地方方圓500公尺內我知道的飲料店大概有7家,咖啡店6家,裡面有賣莊園咖啡豆的大概有4家,現在這裡一間不剩。因為覓食不便,只好每天煮飯,雖然缺乏烹飪的彗根與熱情,成果如何不好說,但日復一日的操演,也算給自己添了個新把戲。

a trip to Kamakura, Kanagawa (鐮倉)

在沒有紫陽花也沒有楓葉的季節去鐮倉看寺廟,跟旅遊書看到的有點出入。去了圓覺寺、明月院、建長寺、鶴岡八幡宮、高德院、長谷寺。快忘記了,來貼照片。

a trip to Enoshima, Kanagawa (江之島)

抵達羽田機場的那天,我坐了電車來到藤澤,放完行李來個江之島半日遊。出了電車,走在通往江之島的橋上,發現頭上有一堆應該是老鷹和烏鴉的黑色大鳥在天空上飛來飛去,就覺得不枉此行了。

a trip to Hakone, Kanagawa (箱根)

也許是因為季節的關係,總覺得箱根有那麼點沒落貴族的味道,像圓山、福華那樣的老派大飯店,或者像巴黎動物園,有某種派頭,但好像需要作點翻修。兩天後,我來到東京的街頭,在消費與消費之間感到些許厭煩,箱根的景象開始浮現在眼前。我開始想念那樣的老派,以及那歲月的痕跡。

來去東京喝咖啡

《咖啡與煙》裡面有一段Tom Waits和Iggy Pop在一起喝咖啡的橋段,後者說他戒菸了,所以可以抽煙。是的,這就是為何我戒咖啡了,所以可以喝咖啡。總之,最近在東京喝了幾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