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music

生祥樂隊《我庄三部曲》、雲門《十三聲》

前些日子後知後覺地看了《大佛普拉斯》和《陽光普照》,發現不只攝影美麗,音樂也非常好聽,特別看了片尾,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都是林生祥的音樂。週五晚上生祥樂隊在國家音樂廳和國家交響樂團合作的表演,雖然很意外地音響不是太好,但是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聽《我庄》、《圍庄》、《野蓮出庄》的歌,得到的感動實在遠大於音響問題。

I WILL Survive

最近在Amazon Prime Video看影集The Romanoffs,第一次聽到Cake翻唱的I Will Survive。每年的這個時候,情緒都會有一點小波瀾,正需要反覆聽個十來遍。很可惜Youtube把其中一個字消音了。

抄一首歌 腰〈晚春〉

前些日子第一次聽到宋冬野,過不久輾轉就聽到了來自雲南昭通的腰樂隊。腰(kidney)的最後一張專輯《相見恨晚》的最後一首歌叫〈晚春〉,開頭曲調頗為抒情,最後卻澎派不已,頗有餘韻。於是開始尋找這首歌的故事,存了兩張圖在電腦裡面,因為整理桌面發現了,就補點字當作筆記放在這裡吧。

the Köln Concert story

那張ECM出品的1975年Keith Jarrett的科隆音樂會錄音,可能很多人跟我一樣,都是因為當年的誠品書店而認識的。過了這麼多年,我今天才聽說了那已經傳頌以久的,關於這場音樂會的故事。

夜半琴聲助好眠

不久前的某個有閒夜晚,在手機滑到了一曲孟德爾頌的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op.64),因為曲子開頭就毫不拖泥帶水地滑入了高潮,聽著聽著接連聽了好幾遍,一個小時就過去了。那一晚睡得超熟。

Fargo (TV S1-2)

影集Fargo第三季開播我才剛把前兩季的功課做完(電視太多了都看不完)。這部劇從一開始就非常吸引人,第一季如此,第二季更甚,我想跟第二季的音樂有很大的關係。

優雅的老去

有時候會想,當生命終結的時候,我會是什麼樣子。每一次,我都祈求,當我老時,不論我的外表變得如何,身體裡能夠保有足夠的從容、寬容與優雅。我想要老得像Leonard Cohen。外人自然是無從了解Leonard Cohen過世前所經歷過的身體上的苦,但是他留給我們的,永遠是那個漂亮的紳士形象。他在離世前不久,才剛送給樂迷他的最後一張專輯,一個退出的宣言、臨別禮物,並在享受樂迷的一致好評後悄然離去,時間抓得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