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去新竹喝咖啡

去年去過屏東的台灣設計展,覺得這個打著設計之名行銷地方風土的活動蠻有意思的,所以今年也跑去新竹火車站一帶繞了一圈,讓我在清交竹科貢丸米粉城隍廟以外,對這個城市又多認識了一點點。

雲門 定光

疫情後第一次踏入國家戲劇院。作為一名粉絲,幾個月前看到消息就馬上去買票了,當時完全沒想到有中秋連假。等到發現有放假要訂北返高鐵票時,只買到了中午出發的票。但也就這麼剛剛好地,剛好沒有錯過今天下午的《定光》。

莫名解決水龍頭問題

家裡有兩個水龍頭一直有水量忽大忽小的毛病,一個水開大一點就正常了,另一個開大也沒用,只有馬桶剛好也正在沖水的時候還行。水電先生摸了半天只跟我說加壓馬達大概快掛了就回去了,想說專業人士都不知所措我也就只好放任它們一直這樣了。

抄一首歌 腰〈晚春〉

前些日子第一次聽到宋冬野,過不久輾轉就聽到了來自雲南昭通的腰樂隊。腰(kidney)的最後一張專輯《相見恨晚》的最後一首歌叫〈晚春〉,開頭曲調頗為抒情,最後卻澎派不已,頗有餘韻。於是開始尋找這首歌的故事,存了兩張圖在電腦裡面,因為整理桌面發現了,就補點字當作筆記放在這裡吧。

天橋上的魔術師

不管是幾年前在網路上看到的中華商場老照片,或者是三、四個月前網路上流傳的一支劇組搭建中華商場的短片,我都是沒什麼感覺的。畢竟不是台北人嘛。我想台北人看到高雄地下街商場老照片的反應,應該也是差不多的吧。最近讀完了吳明益的《天橋上的魔術師》,突然覺得我好像也曾經在那個商場住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