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mess

Deja vu

今天在咖啡店坐下來,開口講了幾句話,就發現這個場景曾經出現在夢裡,也就是俗稱的Deja vu。我完全不同意有一派的說法認為許多人聲稱如此這般的預知夢只是自以為見過的既視效應,因為一切是那麼地真切,窗玻璃、白筆電、女子與紅毛衣。

怒氣

連續看了三十多本漫畫又轉戰網路(原來漫畫也可以在網路上看啊),漸漸地我了解那急切地想要揮之而去的不是焦慮而是怒氣。那種理智曉得不能隨意釋放而抑止的怒氣

夢中夢

失眠過後,於傍晚睡了長長的一覺,醒過來會肌肉酥軟的那種。夢裡夢到在南部的家裡入睡,夢中之夢是有關某晚在一個擺著竹製桌椅的食堂吃晚晚餐的夢,吃到一半家裡的人出現,坐在桌邊跟我聊論文。食畢我拿出一百元給店家,等著找錢,才曉得一盤水餃鍋貼之類的東西竟索價一百,有點驚訝,弄清楚後下樓走出店外,家人已先行離去。

兩罐伯朗咖啡

之前有人來家裡看到我書架上擺了一罐伯朗咖啡,很聰明地問道這罐咖啡擺在那裡有什麼意義,它的確不只是食物而已。

婚夢

昨晚做了個怪夢。夢到我在考慮跟朋友的男友結婚,這人我既不熟也不愛,在夢裡也沒有比較熟比較愛,但似乎是為了某種妥協在考慮著。夢裡的情節是只要我簽下一張紙就

嬰兒糖果

最近因為該寫的東西一時間還沒能寫出來,就來這兒寫了。有朋友傳來嬰兒糖果的照片,真是可怕,這玩意兒擺在我面前我是絕對不會吃的,雖然它明明是糖果,但因為對符號意義的感受比實質意義來得強,總覺得那是嬰兒。

被吃掉的夢

夢到我在一處山區放牧牛羊,原本這對我來說應該是高難度的工作,但夢裡做起來很輕鬆,像在溜狗。接著突然跑來一隻記不清楚是熊還是老虎之類的動物

逃跑

決定為碎碎念開了新分類。電腦效能不好的時候,經常可以看到那表示運算正在執行的圈狀滑鼠指標轉啊轉的,整台電腦像是被鎖住了一般,在它把眼前的事情做完之前,不讓你做任何事。或者你有其他的選擇,ctrl+alt+del,放棄眼前的這件事,把那個軟體強制關掉,你可以順暢地繼續想要做的別的事。

走錯路的夢

清晨七點醒來,又繼續睡,做了個夢。在異國的最後一天晚上,搭地鐵到市中心去閒晃,本來只要搭兩站便抵達,但坐過站,急忙在第三站下車,本以為搭上了一班回頭的車,但沒想到來到一個小鄉鎮。問那站上的服務員,服務員說,「你要到xx去的話,坐到這裡來是很不智的。」

災夢

夢到彷彿是戰爭才有的景象,我一如往常地騎摩托車去工作,在接近辦公室的路上前面的摩托車忽然倒了下來,著火,有人尖叫跑過來看,我持續以慢速前進,幸運地沒有像其他車子無一例外地突然跌倒,路面彷彿鋪上了一層油,更多倒在路邊著火的摩托車,有些騎士仍倒在地上痛苦地掙扎,有些則不知去向,只剩下燃燒著的車子,天空灰灰陰陰的,直覺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災難。半醒的時候我跟自己說,不知存在夢那頭的我,現在是否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