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夜

自從必須要打雜維生後,週日夜晚往往難以入眠。一覺醒來就星期一了。彷彿越晚睡,就賺到越多假期似的。剛剛在網路上亂逛,大約是看到什麼,突然想起好多年前那個對於學術還有很多想像的時候的一個小事。那天系上有個演講,在一個小會議室,通常那種演講只老師與博碩班的學生會去,我有些好奇,卻在門口徘徊,被認識的老師看到才給趕了進去。想起來覺得夠呆的,不過是個演講。但是那種單純還真是讓人懷念。現在,研討會,已經都不想去了。也許我打太多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