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mess

a dream

昨晚做了一個有意義的夢。夢到某天晚上我在某類似體育館的地方(可能是看到小巨蛋蓋好的新聞),撿到一本書,打開一看是某學妹寫的,嗯,醒來的世界沒有這本書,我也不記得書的內容,可能是某種報導之類的文章,我一邊讀一邊讚嘆,寫得真是好啊。夢中有一種羞愧的感覺,人家就這麼默默地寫出了一本好書,我嚷嚷著嚷嚷著,老以為自己可以做點什麼,但事實上又沒有。昨天白天的時候不知看到什麼或說了什麼話,隱隱感到種領悟向我飄過來,但非常模糊,模糊到沒有放在心上,晚上做了夢,藉由這段虛擬的經歷,才讓它清晰化。我們可能要感謝佛洛伊德,雖然沒有也不打算仔細研究他的理論,但他讓我們相信我們的夢的確有某種意義存在,而且是非關神秘的。

try to understand a dream

睡覺前忽然想到地震那晚做的夢,隨便記一下。蠻無聊的。 其實我只記得夢到我買了一大瓶沙拉油,就是兩公升裝,有提把的那種,瓶子有點乳白色,而且我記得是故意挑了一個尋常的便宜品牌。

兩封信

接連收到兩封信,同一個來源。一封要制裁某人的言論,一封要去聲援某人的言論。真是令人費解,兩封信的來源處到底曉不曉得這兩封信並置在信箱裡的矛盾呢。

安靜

關上門,找出最詭異的音樂,讀一本不是「經典」的現代小說,看一齣極少人看的戲,寫一段沒有人看得懂的文字。

回來了

不知道這裡斷了多久,回來的第一件事是砍幾十篇的垃圾留言,頓時什麼都不想寫了。

泡麵

輾轉一夜,清晨時分入眠,不多久又轉醒,遍地焦慮。懊悔前夜不該任性買精裝書,再等個幾個月,企鵝版少說也掉個四百塊。或者,在平裝本出來之前,我也許已經在書店分個幾次看完了,買都不用買。

一篇碎碎念

這是沒內容的碎碎念。(喔,如果我是羅蘭巴特那就另當別論了,碎久了可以集成一本叫做偶發事件的書還一定有粉絲如我要買回家貢在案頭每天對著他的側影幻想有一天可以跟他一樣細膩或者說文采飛揚。)

陷在小遊戲中

每當焦慮到無以復加的時候,我總是習慣整理房間,那是一種讓你專注卻不費腦力的活動,還有成果可見,一點都不浪費時間。只是房間小,以致於很快就整理完了,焦慮如果仍未退散,最後的法寶便是各種不費腦力的小遊戲。

丟三落四的備份

繼摩托車拋錨之後老天決定又讓我的電腦莫名其妙地出了毛病,雖然我一直唉唉叫,但其實電腦若不是硬體壞掉我其實也不太擔心,總是有最後一招– 還原光碟,大不了還原到兩年前的狀態重新來過。

作了夢

作夢真是一個人的資產,睡覺的時候一點也不浪費,像在看免錢電影一樣。 話說我今天早上一反常態地很早就醒了過來,沒有賴床,因為夢到我殺了人。故事前半段就略過,總之我闖入了個民宅,裡面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被我嚇到,於是我從包包裡面拿出了一台機械式單眼相機,說道,我教你們拍照好不好啊,然後他們就乖乖地蹲在旁邊聽我解說相機的構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