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light

尤科特選

住處附近有間咖啡店,可能我太少去或去的時間太奇怪,每次去都沒有其他客人。前些日子在那裡被招待了一小杯咖啡,兩三口就喝完的那種,咖啡溫度不高,想說大概是煮了沒客人只好讓我喝了,但結果只是淺嚐一口,就覺得齒頰留香,甚至有回甘的感覺,香氣持續了半個多小時。這香氣讓我念念不忘,所以家裡的存貨消耗完畢,立馬就跑去店裡訂了一包回家。

有寶可夢的夏天

今年夏天以來,我多了個無聊的習慣,就是閒來無事的時候把Pokemon Go打開,瀏覽一遍那逐漸被色彩填滿的圖鑑,檢查一下還有哪幾格還是灰色數字,然後莫名的滿足感油然而生,然後滿意地把手機收起來。

小王子壁貼

整理房間發現有一包在龐畢度中心買的像素化小王子壁貼,所以拿出來玩,包裝盒裡面總共有343片不同顏色的方形貼紙,就是依照指示先找到中點,一片一片像貼磁磚一樣把它們按照順序貼上去。只有自己貼過才曉得原來這真得是細活一樁,所以貼得不是很好,不過很好玩,然後貼完了遠觀還是相當可愛。

長腳蜂來築巢

天氣變暖後,小陽台上出現了一隻正在築巢的長腳蜂。長腳蜂的名字是去網路上查到的,剛發現的時候,巢比一元硬幣還要小,但也已經有四個六角形小房間了。

快地景

清晨夢到某大學圍牆邊蓋了個和洋風格的類似堡壘的圓形建築,雖然與周圍環境相比顯得突兀,但做工細緻質感良好,看來既堅固又雅緻,經旁人指點,得知是依照該地相傳日治時期已被拆除因此如今沒人看過的舊建築的想像復原(顯然夢裡的時間是在未來)。醒來後覺得莫名其妙,才想到可能是因為昨晚睡前看到名為教堂但不是教堂的教堂觀光景點的新聞。

無線網路設定

我那6歲的蘋果電腦這陣子必須要把防火牆完全關掉,才能像以往一樣當個稱職的無線ap,讓我覺得小煩,所以從工具箱挖出了12歲的路由器來接房東分出來的有線網路,但是接好後只要設備一睡著就斷線了,必須要重開機才會連回來,而且只有不加密我的airplay無線喇叭才接得上去,覺得更煩了,弄了好幾天終於設定好了,來記一下。

乾燥花花圈手作

選舉日不合時宜地跑去做乾燥花花圈,很療癒,來貼一下照片。很多年前曾經在國外的市集上看到現場綁籐圈編花圈的,覺得好驚奇,因為從來不曉得這種東西是怎麼做出來的。然後看別人做總是比自己做容易多了。

gallica

最近查資料發現法國國家圖書館有個令人感動的影像資料庫叫做Gallica,搜尋功能很好知道你要什麼而且可以篩選類別,資料庫跟館藏其他資料庫串在一起,可以瀏覽大圖細部,可以下載不同格式尺寸的圖檔,下載回來的圖會包含該筆資料連帶的資訊文件,不需申請帳號,但是有帳號的人會有個人專區方便管理,所以自然就會想去申請,而且登入帳號不需要填很多資料,網站上也有清晰且周到的圖像授權範疇跟收費標準文件。

肉搜古人

許多年前的大一英文老師很喜歡叫人起來回答問題,有一天他又點了我問道,「歷史是什麼?」我說,「歷史是發生過的事。」當時明白這應該不是問問題的人想聽到的答案,但一直參不透,直到現在我才曉得,歷史是被寫下來的事。

小遊戲的領悟

最近有人聽到我沉迷於動物管理員對戰(Zookeeper Battle)都感到相當不屑,不就是那個很老的小遊戲嗎?我一開始也這麼認為,直到一步一步誤入陷阱而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