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light

逃跑的願望

最近聽來的故事,1947年一名紐約公車司機,安份地開了17年公車之後,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突然決定開小差,一路把車開到佛羅里達,沿路看了風景,讓人搭了便車,去了賭場,游了泳,直到三天後因為沒有錢了,於是發電報請老闆匯錢讓他把車開回去,結果警察跑來把他依偷車罪名給押送回去。消息傳開受到明星般的熱烈歡迎

面具麵包 Fougasse

前陣子經過珠寶盒看到剛出爐的面具麵包(Fougasse)長得很漂亮,麵包像澎澎的大葉子,上面鋪了乾番茄、蒜頭、黑橄欖、綠橄欖,雖然表面油滋滋的,但那天天氣太好,看到這種長相奇特又有奇怪的名子的麵包,還是買回家吃了。

太空冰淇淋

上回去USS Midway博物館看到在賣太空食物,鋁箔包裝印了太空人的圖案,還打上NASA的Logo,這種包起來匪夷所思的東西很明顯就是要賣給我的,看他特價3包10美元,就買了三種口味:三明治冰淇淋、巧克力碎片冰淇淋、三色冰淇淋(英文是Neapolitan ice cream,源於那不勒斯移民,通常是巧克力、香草、草莓三色)。前兩包先前給人吃掉了,剩下一包趁颱風天無聊拿出來吃掉。

鴨子划水

畫動物都蠻好玩的,據說水滴一般外圍比較亮,而在物體上則是外圍比較暗,不過我自己是看不出來的,不曉得什麼時候才可以出師。這週的打雜有越來越雜的趨勢,雖然我還真是打雜的材料,專業不來,但還是很想躲起來啊。

畫薑花

黑紙上的薑花。準備收攤的時候整理了一下花朵週邊的髒污,意外地在左上角的花旁邊抹出一個奇特的光暈,索幸就省事不用橡皮擦了,其他花朵比照辦理。要是不趕時間應該可以少點凌亂吧。

虱目魚粥

小時候我常常納悶為什麼我們家常常要吃虱目魚這種有不甚美貌的黑斑,然後又佈滿細刺的食物。每次碰到虱目魚,吃飯就會很沒效率,夾一小塊肉,要挑半天魚刺,不小心刺到牙齦或吞進喉嚨,那微微的刺痛,可以讓人很有活著的存在感。

杯墊

我書桌上有兩個杯墊,使用率很高,很斑駁,卻總是捨不得丟掉。從上面的字樣看起來,顯然來自於Toyata贊助的一個關心校樹的組織,一種便宜的展會贈品。那是在某國外旅館的會議室外面,趁著四下無人隨手A來的。儘管種樹不在我平日的雷達範圍,這兩個寫著tree campus的杯墊卻也替我工作三年多了。

從來不曉得感冒是怎麼發生的,這次更是莫名其妙。

黑紙白魚

真想把部落格永遠停在上一篇,不過人生總是殘酷的。 這次把鯉魚畫在黑紙上挺有趣的,神祕的邪惡的魚啊。魚上面的亮點與線條據說是水波紋,實在看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