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

Finding Vivian Maier

Finding Vivian Maier

進電影院看《尋秘街拍客》這部紀錄片之前,我不曉得這位街拍客Vivian Maier拍的是人像攝影,而且很多是近距離、正面的人像攝影。她能夠長期如此大膽直接的面對人群,收集各式各樣的人物風景,顯示了她對人的興趣,以及對人細膩的觀察,她還會拿著錄音機在路上問其他人對政治的看法,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把自己隱藏起來

Stories We Tell

Stories We Tell

《Stories We Tell》(莎拉波莉的家庭詩篇)開頭用了加拿大作家愛特伍的《雙面葛雷斯》裡的一段話, 當你在故事中間時,故事就不是故事了,而只是一團麵糊,一聲黑暗中的吼叫,一陣雙目失明。像打碎的玻璃和劈裂的木片殘骸;像旋風中的房子;或是被冰山撞碎、被大風捲到激流裡的船,船上的人都無能為力,無法把船停下。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民謠創作歌手Rodriguez是墨西哥移工的後代,出生在底特律,正職是建築工人,在1970年代發行過兩張專輯,因為賣得不好不久被唱片公司解約,音樂生涯也跟著停擺。然而他的歌在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大受歡迎,成為反體制的代表,是和the Beatles, Simon & Garfunkel同樣等級的存在,不過報章雜誌上卻從來沒有關於他的消息,沒有人知道他是誰,從哪裡來,人們知道的只有關於他傳奇性的死亡。

The artist is present (the movie)

The artist is present (the movie)

The artist is present是2010年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在MOMA的回顧展,她除了找人來重現以前的作品,還推出一個新作:在為期三個月的展出期間,從開館到閉館,她每天都坐在博物館裡一動也不動,在她面前擺了一張椅子,參觀者可以和她近距離地相互凝視。在博物館外,每天清晨都有大排長龍的隊伍,甚至夜宿街頭,只為了能和Marina作無聲的交流。這部影片(凝視瑪莉娜)是展覽出版品之外的另外一個副產品。

Marley

Marley

Marley, 2012,金馬影展 新光影城 關於牙買加雷鬼樂手Bob Marley的故事,很好看的紀錄片。以前看過的音樂故事,絕大多數是有關白人的搖滾樂,幾個一再被提到的名字與事件,說明了那些故事同屬一個時空軸線,但是Marley這個故事裡,牙買加的音樂圈子、政治、宗教與生活方式都和那些歐美音樂圈連不在一起,除了裡面提到倫敦的Island Records,真像另一個時空的故事。

The Pruitt-Igoe Myth: an Urban History

The Pruitt-Igoe Myth: an Urban History

The Pruitt-Igoe Myth: an Urban History是一部很好的紀錄片。Pruitt-Igoe是美國密蘇里州St. Louise市政府在1950年代杜魯門總統任內,因為1949年的住宅法通過而興建的社會住宅。這33棟長得一模一樣的高樓,讓許多原本住在貧民區的窮人得以搬到一個明亮、寬敞、有電梯、有排水系統、有大片草地的環境。開始的時候,那就像美夢成真,人們終於有了自己的床可以睡,有可以關上的門,有位於高樓的視野。然而才不過幾年,它就成了惡名昭彰的犯罪溫床,能搬走的紛紛搬走,住戶從三萬人減少到八百人,留下來的人面對更差的生活環境,卻必須付出更高的維護費用,不到二十年,市政府決定把它整個炸了。

God Save My Shoes

God Save My Shoes

女人為什麼對鞋子著迷,God Save My Shoes提出的解釋不算太突出,女人愛鞋可能是受到慾望城市之類的媒體影響,也可能就和女人買衣服換髮型差不多,想要改變自己的造型,換雙鞋子最快,效果又比各種配件明顯,而且有時候甚至只要買雙鞋心情就會變好。鞋中之后,則非高跟鞋莫屬。

Helvetica (the film)

Helvetica (the film)

終於看到有中文字幕的Helvetica電影了。某年書展不知何故買了Helvetica: Homage to a Typeface,才認識了這個字體,偶而想到拿來用一下,卻覺得不很好用,太胖太圓,中文的環境實在很難感受這個字體的特殊之處。

First Position 芭蕾首部曲

First Position 芭蕾首部曲

這部紀錄片蠻好看的,有夢想,但不煽情。夢想其實很實際,夢想是有代價的,需要很多努力,要拖很多人下水,很痛,而且還不一定會成功。可能是因為芭蕾實在太過漂亮,那種痛的對比,顯得特別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