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ley

Marley, 2012,金馬影展 新光影城 關於牙買加雷鬼樂手Bob Marley的故事,很好看的紀錄片。以前看過的音樂故事,絕大多數是有關白人的搖滾樂,幾個一再被提到的名字與事件,說明了那些故事同屬一個時空軸線,但是Marley這個故事裡,牙買加的音樂圈子、政治、宗教與生活方式都和那些歐美音樂圈連不在一起,除了裡面提到倫敦的Island Records,真像另一個時空的故事。

Ernest and Celestine

Ernest and Celestine(熊熊遇見小小鼠),新光影城,金馬影展 這部法國的動畫很好看,是根據Gabrielle Vincent的童書改編的,簡單有趣的故事傳達著消弭偏見與追求自我的寓意,畫風是很優美的水彩畫,配樂也很不錯,是一部很有質感的動畫,大人小孩應該都會喜歡。

To Rome with Love

Woody Allen的新片To Rome with Love(愛上羅馬)是穿插進行的四個短篇故事,仍舊圍繞在虛幻但令人著迷不已的事物,尤其是名氣這件事,那好像仲夏夜之夢的三色堇靈藥,名氣讓人像被下藥一樣,失去理智,亂愛一場。然而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電影裡面超現實的喜劇橋段實在很有想像力,瘋狂又好笑,更何況還有我喜歡的兩個演員Ellen Page和Alec Baldwin,實在很難不喜歡啊。

The Pruitt-Igoe Myth: an Urban History

The Pruitt-Igoe Myth: an Urban History是一部很好的紀錄片。Pruitt-Igoe是美國密蘇里州St. Louise市政府在1950年代杜魯門總統任內,因為1949年的住宅法通過而興建的社會住宅。這33棟長得一模一樣的高樓,讓許多原本住在貧民區的窮人得以搬到一個明亮、寬敞、有電梯、有排水系統、有大片草地的環境。開始的時候,那就像美夢成真,人們終於有了自己的床可以睡,有可以關上的門,有位於高樓的視野。然而才不過幾年,它就成了惡名昭彰的犯罪溫床,能搬走的紛紛搬走,住戶從三萬人減少到八百人,留下來的人面對更差的生活環境,卻必須付出更高的維護費用,不到二十年,市政府決定把它整個炸了。

God Save My Shoes

女人為什麼對鞋子著迷,God Save My Shoes提出的解釋不算太突出,女人愛鞋可能是受到慾望城市之類的媒體影響,也可能就和女人買衣服換髮型差不多,想要改變自己的造型,換雙鞋子最快,效果又比各種配件明顯,而且有時候甚至只要買雙鞋心情就會變好。鞋中之后,則非高跟鞋莫屬。

Helvetica (the film)

終於看到有中文字幕的Helvetica電影了。某年書展不知何故買了Helvetica: Homage to a Typeface,才認識了這個字體,偶而想到拿來用一下,卻覺得不很好用,太胖太圓,中文的環境實在很難感受這個字體的特殊之處。

First Position 芭蕾首部曲

這部紀錄片蠻好看的,有夢想,但不煽情。夢想其實很實際,夢想是有代價的,需要很多努力,要拖很多人下水,很痛,而且還不一定會成功。可能是因為芭蕾實在太過漂亮,那種痛的對比,顯得特別突出。

we need a myth

We Need A Myth是Okkervil River去年的I Am Very Far專輯裡的一首歌,這種主題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與此類似的大概就像Wilco的Wishful Thinking吧。日常生活裡常常看到各種符號操作的行進,逐漸認識到很多事物的虛假,久而久之覺得除了權力運作,一切都缺乏真實感。然而儘管如此,卻總覺得很想要無視那些虛假的成份,去相信什麼,去擁抱什麼,讓意義可以滋長。我們需要神話,神話裡有人們最真實的渴望。

Pina (movie)

好像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談論這部電影,如同電影中畢娜鮑許說的,總有一些情境讓人感到無言以對,語言文字難以描述,此時就輪到舞蹈出場。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電影裡只有舞蹈而幾乎沒有話語,舞蹈才是畢娜鮑許的語言。直接從作品去認識畢娜鮑許的方法,似乎還蠻適合她注重隱私與寡言的形象。

I am my Films – A Portrait of Werner Herzog

好像你對什麼有興趣,那個東西就會一直冒出來,譬如前兩天隨便聽個廣播也會聽到荷索的聲音(奇怪我認人從來沒這麼厲害過),而且是一個跟電影沒關的節目,今天又看了一部有關荷索的紀錄片《我就是我的電影 I am my films》,1979年出品的電影,更加深了我對這個導演的興趣。

總理的最後告別、落跑教宗

新北市電影節的片單好像按照主題排過,上週看到的片子都圍繞著市井小民,這週看的片子居然都跟政治與媒體有關。《總理的最後告別》(Leaving)是已故的前捷克總統哈維爾執導,由他的舞台劇劇本改編的片子,《落跑教宗》(We have a Pope)是Nanni Moretti的電影,都蠻有趣的。

酒徒、美麗的黛絲娜、人山人海

最近的新北市電影節很不賴,感興趣的片很多,更重要的是套票六張300元,所以就乖乖地跑好遠去板橋看電影。剛看了三部片,巧的是都是關某種受壓迫者的苦悶,而且都是悲觀的,隱隱地相互呼應,《酒徒》在香港,《美麗的黛絲娜》在印度,《人山人海》在中國。

情事 L’avventura

我以為安東尼奧尼影展只要挑一部來看就好,但是看完《紅色沙漠》的隔天,我跑去看了1955年的《女朋友》(Le Amiche),再隔天又看了1960年的《情事》(L’avventura)。沒想到這麼好看,當時應該要買套票的。

紅色沙漠

最近在梅花戲院有安東尼奧尼的三部電影,1964年出品的紅色沙漠(Red Desert)是其中一部。電影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貫穿全劇的工廠景象,開頭就是從核電廠煙囪冒出的一團團火燄,隨著火焰噴發的頻率,是像警鈴一樣持續的低頻音,讓人非常不舒服,接著我們看到工廠外面有工人罷工,工廠裡面佈滿了管線與金屬,廠房裡行走空間狹隘,人要配合環境爬上爬下或彎腰或閃躲突出的機具,走到另一間廠房,不明氣體噴發出來遮蔽了視線。女主角帶著小男孩到工廠找她丈夫,她拿出大鈔向路邊的工人買了手上的漢堡來吃,機械/理性/人為和人/慾望/自然的對比在這裡已經浮現。

Cave of Forgotten Dreams

第一次讀到法國南部的蕭維洞窟(Chauvet Cave)壁畫,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三萬年前的人類所繪,被認為是考古發現最早的石窟壁畫,畫裡的馬匹栩栩如生,充滿動感。洞窟在1994年被發現以後旋即封閉,只有極少數的科學家被允許進入,更增添了它的神祕性。荷索的Caves of Forgotten Dreams就是關於蕭維洞窟的電影,這部電影的3D帶給我們彷彿親身進入洞窟的體驗,然而那並非造就一部好電影的必要條件,這部電影本身有獨特的觀察與敘事觀點,即使沒有3D也絕對是一部非常傑出的紀錄片。

Near Equal – Moriyama Daidou

我的相機出現晃動失焦的照片時,總覺照片似可看到時間的流動,因而時常看到出神,捨不得丟掉。原本這是個人羞於啟齒的guilty pleasure,畢竟大部分的人只會覺得那明明是拍壞了,所以在看到Near Equal這部2001年出品的有關森山大道的紀錄片看他拿著傻瓜相機在路上不看鏡頭到處撿拾風景,得到各種歪斜、失焦、主題不明的照片,還可以出攝影集,頓時覺得很安心,接著又看到一棵被拍得很詭異的盛開櫻花樹,更是覺得我們是一國的。

Page One: Inside The New York Times

曾經在一本書看到作者描述他去紐約時報遇到總編輯宣布普立茲獎得主的場景,沒想到在這部叫做Page One: Inside The New York Times的紀錄片裡面看到了,果然是相當激勵士氣的場景,時報大樓的內裝真是超乎想像的氣派。純粹是為了貼這張圖而寫,站在紅樓梯中間那個是已經下台的總編輯Bill Keller。

咖啡與煙

NPR這週有播Tom Waits的新專輯,還蠻好聽的,很熱鬧的專輯,然後就把咖啡與煙有Tome Waits跟Iggy Pop的片段再拿出來看一下。這片子看幾遍都還是覺得很奇妙,說不上來哪裡好笑,但是那些尷尬又不投機又充滿敵意的對話跟沈默(只好猛喝咖啡),就是很有趣啊。

Man Follows Birds

也是光點禁忌的遊戲影展的電影,鳥‧詩‧人屬於電影分析課會看的那種藝術電影,敘事手法類似詩,用各種精心雕琢的象徵影像堆砌而成。令人頗為感慨,真是好久好久沒有看這種電影了…

The Chronicle of Anna Magdalena Bach

去光點看《安娜‧馬達蓮娜,巴哈編年紀事》之前,從介紹曉得是個形式特殊的電影,原本擔心吃不消,但幸好因為太好奇所以還是去看了,不然就要錯過這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