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夾子公共藝術

天啊,兩年前在Denver美術館看到讓我很不屑的大掃把公共藝術原來有一系列的姊妹作,有大夾子、大湯匙、大鏟子、大鋸子、大口紅、大羽毛球…,而且製作這個的Claes Oldenburg和Coosje van Bruggen還被視為是普普藝術的先驅,因為以前沒有人把這些微不足道的日常用品當成雕塑主題的。網頁點進去每一件作品還有水彩設計稿,顯示人家是很認真在設計,不是隨便亂來的。好吧那我現在懂了(雖然還是堅持大掃把不好玩)。

Pina (movie)

好像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談論這部電影,如同電影中畢娜鮑許說的,總有一些情境讓人感到無言以對,語言文字難以描述,此時就輪到舞蹈出場。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電影裡只有舞蹈而幾乎沒有話語,舞蹈才是畢娜鮑許的語言。直接從作品去認識畢娜鮑許的方法,似乎還蠻適合她注重隱私與寡言的形象。

法國雙向肢體劇場《慾望片段》

Cie Dos à Deux – Fragments of Desire 兩廳院實驗劇場 這大概是目前看過在小型舞台裡面,道具佈景的安排機關最多,最充滿驚喜的一次。故事場景是有一點詭異的歌德風,父親坐在輪椅上,頭轉動的樣子像是機器人一樣地震動搖晃,而且沒有表情。女管家穿著全黑的管家服,有幾幕在工作的場景把外衣脫掉,只露出裡面類似馬甲也類似脊椎復健護具的衣服,同樣面無表情,動作僵硬,但是服務周到,像家政婦三田一樣萬能,也像極了機器人,她的裙子兩旁似乎是掛了兩條大的黑色袋子,像抹布,又可以裝東西,需要什麼隨時可以從衣服各處的袋子掏出來。

比利時當代舞團 – 梔子花

les ballets C de la B – Gardenia 國家戲劇院 金碧輝煌的燈光映照著陳舊的黃色地板,開場的時候,九名穿著西裝的扮裝藝人站在舞台上,今天是梔子花夜總會的最後一天。接著主持人開始介紹團員,每一位年紀都很大了,各有其進到這個世界的故事,最後兩位是比較年輕的女性跟男性,接著他們步履蹣跚地走到舞台四周的椅子上坐下。這齣劇呈現了這群藝人的舞台人生,他們的華麗歲月、愛恨掙扎、以及年華老去。

卡夫卡的猴子

Young Vic Theatre Company- Kafka’s Monkey 兩廳院實驗劇場 這齣劇是根據卡夫卡的《學院報告》(A Report for An Academy)改編,黑猩猩紅彼得在研究人員面前講牠如何變得像個人的過程,紅彼得本來在非洲的黃金海岸和同類一起生活,有一天被獵人的槍擊中,關在船底的籠子裡被運走,之所以努力學習成為人類,只是為了尋找出路。

DV8 – Can We Talk about This?

DV8 – Can We Talk about This? 4/14 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德堂 尊重多元文化是現代社會不容質疑的價值,但假如這個文化鼓勵殺人,那麼我們還要尊重這樣的文化嗎?DV8在這齣舞作裡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當多元文化主義演變為文化相對主義,也就是人們在尊重多元文化的前提下,認為文化沒有絕對的好與壞,當另外一群人做了我們覺得非常奇怪的事情,我們都要予以尊重,因為所有的事情必須回歸到那個文化脈絡裡面去談論,不能夠用我們的價值觀與意識型態來評判,否則容易變成文化中心主義,然而這樣的結果卻是變成在英國境內人們對於穆斯林的honor killing、強迫婚姻與言論審查的容忍,許多人因為公開反抗/批判這個文化傳統而此遭受生命危險,但是人們只是噤聲。

Peter Brook, 魔笛

Théâtre des Bouffes du Nord – A Magic Flute, 3/10 國家戲劇院 顯然我對導演沒有研究,原本買票看魔笛是想要看華麗場面大製作的,所以發現只有一台鋼琴的時候心中滿是問號,這樣真得行嗎?但看到一半就非常確定是我多慮了,大幅改編的精簡作品,故事線非常清晰,歌曲很好聽,舞台道具的使用也很巧妙,精緻靈巧,非常精采。尤其數週前剛看了另一齣不是很滿意的經典作品改編,功力火侯差距很大,現在又對改編作品回復了信心。

Laurie Anderson, Delusion

Laurie Anderson, Delusion 3/3 國家音樂廳 Death Cab for Cutie or Laurie Anderson? 今天晚上台北有兩場都非常想看的演出,不過發現撞期的瞬間,也已知道答案,當然是Laurie Anderson!

瞎忙一場

我很喜歡這個影片,這個叫Joseph Herscher的人設計了一個會產生連鎖反應的裝置(Rube Goldberg Machine),本來以為它就像所有你看過的類似設計一樣,不管整個過程有多複雜,最後總是安安穩穩的,你以為主角的桌上會出現一份三明治、一杯咖啡之類的,結果它雖然完成翻頁的指令,但其實是搞得一團亂啊。人生就是這樣瞎忙一場不是嗎。

殘念的風景

殘念的風景是最近在當代藝術館的陳順築個展,之前在同事帶來的圖錄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畫面是一個個黑白人像磁磚貼成的巨型立版,或是用大量的裝框照片貼在建築物上,大多是黑白的,背景往往只是一片空曠,我說這個看起來很恐怖,因為感覺起來照片裡所有的人都已經不在了,即使她告訴我很多人很喜歡。後來在高美館看到才發現,原來照片很大一張,感覺也不一樣了,那不再是恐怖,而是思念,那些照片有很強烈的感染力。

法蘭西劇團 誰真的愛我 La Malade Imaginaire

La Malade Imaginaire 誰真的愛我?, La Comédie-Française, 11/11 國家戲劇院 能夠看到法文演出的Molière,就跟看到用俄文演出的Checkov一樣令人感動。這齣戲節奏明快,雅俗共賞,插科打諢的手法跟時間點恰到好處,不顯刻意討好。而或許是講生病這件事,越是歡樂越顯諷刺、越顯哀傷,是非常高明的喜劇。但印象最深刻的是聲音的運用,演員們講起話來聲調變化多端,充滿戲劇性,鬥嘴吵架有如唱雙簧一來一往,用拉丁文發表長篇大論又有種荒謬感,劇情兼又融入音樂歌舞,熱熱鬧鬧,換別種語言,味道大概就不一樣了。

神諭

Divinas Palabras, by Atalaya Teatro 實驗劇場 這齣戲在看的時候一直覺得像荒誕版或是自由式的京劇,人物經常發出尖銳拉長的咿~呀~,他們移動跳躍的樣子跟使用道具的方法與角色,總覺得有京劇的影子,只是場景換到西方,穿的衣服不一樣,道具不一樣,肢體動作也不限京劇的動作。

北美館一遊

因為疲倦的關係來北美館,發現最近的展覽都很不錯,一樓是一些日本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二樓是畫家李德的作品,三樓是巴黎現代美術館的影像典藏。最喜歡的是李德先生的油畫,多半是抽象畫,很重的筆觸填滿了畫布,沒有具體的形象,但常覺得那畫布像黑洞把我吸到裡面去,和我作無言的對話。假如我有一面好牆壁,這大概是想掛的那一種畫作吧。

樂觀主義精選集

An Anthology of the Optimism,松山文創園區 樂觀主義精選集是目前看過除了學生作品與行動劇之外,最”lo-fi”的表演,使用的媒材有透明片投影、手寫紙板,比較像兩個人透過演出的藝術形式,來呈現計畫、表達或倡導特定理念的作品,這在美術館還蠻常見的,通常是透過文件、照片與圖表、或者聲音與影片來做展示,但是做成一齣現場演出的表演,而且如此具原始感,倒是比較新鮮的事。

朗讀違章

當我們談建築,大部分的時候,這個詞引發的聯想,是那些宏偉華麗的風景,諸如豪宅,摩天大樓,博物館、體育館,是把建築視為一種巨型的造型藝術,不考慮功能的純美學觀賞,在這種觀點下,在乎的是造型、材質、結構與技法。只是建築不一定要這樣看。

鴿子房

在高美館閒晃看到這個可愛的照片,林玉婷做了一系列台灣老民宅的造型蛋糕然後拍下來,有鐵窗、電線桿、鐵皮屋頂,有種滿植物的陽台,有各種紅鐵門,但是我最喜歡的是這個屋頂的鴿子房,真是喚起了我的鄉愁。

out of context-for pina

Out of Context-for Pina, Les Bellets C de la B 比利時當代舞團 2/26 國家戲劇院 本來不太看舞的,因為有價錢跟位子都不錯的票所以去了,結果好好看,平易近人又有新意,90分鐘一下子就過去了。

阿波隆尼亞

(A)pollonia 阿波隆尼亞, Nowy Teatr Warszawa 華沙新劇團, 2/19, 國家戲劇院 這是第一次看到穿插搖滾樂團現場演出的舞台劇,不是歌劇、不是音樂劇那種美聲風格的現場演出,而是澎湃洶湧的流行搖滾樂。這位女歌手的歌聲時而甜美抒情,時而渾厚激動,爆發力十足,感覺戲劇院音響真好,不曉得有沒有哪個樂團有機會在此表演啊。

認得出幾幅圖?

來貼一下這個惡搞名畫的MV,大家認得出幾幅圖呢?(我最喜歡夏卡爾那張了,羊頭真可愛。) 70 Million by Hold Your Horses !

拼貼風格

上個月在Austin美術館看到Romare Bearden這位藝術家的展覽,他的作品經常運用雜誌上剪下來的照片加工,以拼貼的方式來表現黑人生活的各種層面以及爵士群像,顏色飽和生動,給人一種民間生活生氣勃勃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