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film

Magic in the Moonlight

魔幻月光是一部好玩的電影,不只是看Woody Allen如何再一次把他電影裡面經常出現的角色主題大風吹換個場景編出一個新故事,好像一個只有十件衣服的人卻能變出千變萬化的造型,這本身就是個魔術,還有,其實我是來看達西先生的。

Triptyque

Robert Lepage的電影Triptyque,故事分三段描寫三個人面對困境的方式,然而真正的主角與真正的故事,其實是人世間各式各樣的聲音,這應該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聲音比影像還精采的電影,一邊看一邊想說原來電影可以這樣玩,所以中譯眾聲喧嘩還真有道理。

Stories We Tell

《Stories We Tell》(莎拉波莉的家庭詩篇)開頭用了加拿大作家愛特伍的《雙面葛雷斯》裡的一段話, 當你在故事中間時,故事就不是故事了,而只是一團麵糊,一聲黑暗中的吼叫,一陣雙目失明。像打碎的玻璃和劈裂的木片殘骸;像旋風中的房子;或是被冰山撞碎、被大風捲到激流裡的船,船上的人都無能為力,無法把船停下。

Inside Llewyn Davis

聽了太多故事以後,發現還有人能夠玩出新的敘事方式,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就是這樣一部電影。

Frances Ha

Frances Ha有著奇特的片名,吸引人的海報(一個沉浸在個人世界裡的跳舞中的女孩),原來也是一個講得很好的都會故事。這個故事裡沒有偉大的或悲劇的人格、夢想或事件,有的只是平凡人平凡的腦袋與平凡的生活,故事主角Frances只是廣大城市裡有著什麼渴望但不是太認真不是太聰明想得不是太遠

Urbanized 全球都被都市化

今年設計影展還是很不錯,Urbanized也是我一直很想看的紀錄片,是Helvetica的導演Gary Hustwit拍的,他還有一部Objectified我也很想看:D

Museum Hours 美術館時光

Museum Hours這個詞在博物館網站通常是指博物館的開館時間,當成片名卻有一種節制的詩意,它也可以是在博物館度過的時光。這是屬於看到片名就覺得一定要看的電影,真的看了才曉得,原來還不只是片名,這是我最鍾愛的那一種作品。十年前是,十年後仍然是。

Lisboa

去看了Teresa Salgueiro唱歌,樂團有手風琴、傳統吉他、鼓手兼葡萄牙吉他、大提琴。傳統的Fado沒有鼓,所以上半場鼓手彈的是葡萄牙吉他,下半場的歌比較新,加了鼓感覺很不一樣,其中一首不用鼓棒純用兩隻手敲擊鼓面也是另外一種感覺。沒有節目單不曉得曲目,依稀記得最後一首叫做Lisboa。

The Trip

下大雨的下午無處可去,翻到一個叫The Trip的影片,打開以後發現Steve Coogan正打電話約Rob Brydon去英國北部進行美食旅行,突然就明白它為何出現在我的電腦裡了。接著才看5分鐘就因為裡面的語言笑個不停,按了暫停去IMDB繞一圈,發現導演是Michael Winterbottom,就更了然於心了。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民謠創作歌手Rodriguez是墨西哥移工的後代,出生在底特律,正職是建築工人,在1970年代發行過兩張專輯,因為賣得不好不久被唱片公司解約,音樂生涯也跟著停擺。然而他的歌在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大受歡迎,成為反體制的代表,是和the Beatles, Simon & Garfunkel同樣等級的存在,不過報章雜誌上卻從來沒有關於他的消息,沒有人知道他是誰,從哪裡來,人們知道的只有關於他傳奇性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