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NYC – 一些博物館

# 去自然史博物館看櫥窗設計 據說第五大道的聖誕節櫥窗很美,但據我實際考察的結果,Lord&Taylor的剪貼風格算合胃口外,還是美國自然史博物館(American Musuem of Natural History)一樓的北美哺乳動物的展示廳櫥窗最美。

Sleep No More

Sleep No More, Punchdrunk, 12/22, The McKittrick Hotel 年初的時候聽說了Sleep No More這齣劇,場景設在旅館的幾個不同的房間裡,戴著面具的觀眾可以隨意走動選擇想看的劇情,所以每個觀眾經驗到的都不一樣,聽起來很酷,但還真沒想過有一天會真的目睹。

a trip to NYC – the Cloisters

The Cloisters是大都會美術館位於北曼哈頓Fort Tryon Park的分館,主要收藏中世紀的藝術,建築主體如同一座歐洲的中世紀修道院,許多建築細節包括窗戶、廊柱、拱門、天花版、雕刻等等,來自四座真正的中世紀修道院,花園中的植物也是依照考證按照當時修道院的情形安排。博物館蓋在哈德遜河旁,風景優美,沿著河岸走,彷彿身在歐洲。可以的話實在不想回到曼哈頓的喧囂。

Twelfth Night

Twelfth Night, Shakespeare Globe, 12/20 Belasco Theatre 我在紐約看的第一場戲劇,我的第一個第十二夜,註定要成為我最喜歡的第十二夜。莎士比亞圓形劇場製作,所有的角色仿造莎翁當年的規矩全以男性演出,以此安排來搬演第十二夜這種又是女扮男裝又是雙胞胎的角色就更有趣了。

死亡練習曲 Preparatio mortis

Preparatio mortis / Jan Fabre / Annabelle Chambon(dancer) 兩廳院實驗劇場 11/16 燈暗後我們在黑暗中聽著環境音樂等待了超過5分鐘,然後出現了微弱的光,模模糊糊地好像看到舞台中央的一座小山,好像是花堆成的。它在動,像在呼吸一樣。

歲月/照堂

北美館最近的張照堂展覽很不錯,涵蓋的層面很廣,包括1959-2013年各種類型的作品,除了交代不同創作歷程的攝影作品,還有紀錄片、裝置藝術、手稿、印樣、展覽海報、圖錄、書籍、暗房,展出的作品量非常大,看起來整理資料應該要費上一番功夫,真是個誠意十足的展覽。

Akram Khan – DESH

Akram Khan – DESH,9/21, 國家戲劇院 細緻的單色動畫隨著一股煙,緩慢出現在舞台上,配合著阿喀郎口述的孟加拉傳說,他搭上了船,抵達森林,爬上樹梢偷採蜂蜜,我們看到一個極度精巧的,讓人對無憂的童年與古老文化產生聯想的美麗景象。

Ultima Vez 身體不記得的

What the Body Does not Remember, Ultima Vez, 6/8 國家戲劇院 最近感冒腦力不繼以致於差點忘記有這場演出要看,還好有趕上,比利時終極現代舞團的這齣舞《身體不記得的》很好看,這種有場景有故事感的舞作還是比較容易進入些。

tempest(study for the raft)

對北教大街角透明小巧的美術館感興趣很久了,今日洽好路過便進去繞了一圈。三樓展間有個錄像作品,畫面上的慢動作跟飛濺的水珠,讓人聯想到幾年前在當代看過的Bill Viola作品,便坐下來看了15分鐘,而且越看越有趣。

慕勒咖啡館&春之祭

看慕勒咖啡館和春之祭,基本上就像去看Radiohead,那可是傳說中的慕勒咖啡館呢。曾聽過一個文溫德斯的訪談,說他有一天不情願地被拉去看舞,結果是看得淚流滿面,感動萬分,那隻舞就是慕勒咖啡館。溫德斯這樣說,豈有不看的道理。

雲門2 一個藍色的地方

下午睡到一半被電話叫起來,糊里糊塗就得到一張票,去到現場才知道是雲門2的表演,有三位編舞家的四支舞:《無聲雨》、《光》、《一個藍色的地方》、《搞不定》,特別喜歡《一個藍色的地方》。

柏林人民劇院-賭徒

Volksbühne Berlin, Ber Spieler 3/3 國家戲劇院 這齣劇對我來說有點難,因為書讀得不夠,因為導演沒有想要讓人好過。故事是根據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同名小說改編,同時融入了他的日記和短篇《鱷魚》,故事裡面除了講賭徒流連賭桌妄想翻身無法自拔的心理,也講人在愛情裡的瘋狂與失控,還有同屬歐洲與亞洲的俄國面對歐洲入侵(經濟、軍事與文化的)那種既歡迎又排拒的矛盾。

The artist is present (the movie)

The artist is present是2010年行為藝術家Marina Abramović在MOMA的回顧展,她除了找人來重現以前的作品,還推出一個新作:在為期三個月的展出期間,從開館到閉館,她每天都坐在博物館裡一動也不動,在她面前擺了一張椅子,參觀者可以和她近距離地相互凝視。在博物館外,每天清晨都有大排長龍的隊伍,甚至夜宿街頭,只為了能和Marina作無聲的交流。這部影片(凝視瑪莉娜)是展覽出版品之外的另外一個副產品。

法國陽光劇團《未竟之業》

「這裡位置好。」「真得嗎?」「相信我!」在選位處的小鬍子先生拍胸脯保證下,得到了面對舞台左邊第五排的位置,果然很不錯,距離演員進出場位置的閣樓樓梯不遠,許多橋段都在這裡發生(不過假如在右邊或許可以把會彈奏各種奇特樂器的白鬍音樂家看個仔細,應該是各有好處)。

創作社《拉提琴》

創作社《拉提琴》,11.10,國家戲劇院 這齣劇上半場只是有趣而已,加了下半場,就成了一齣好戲。劇本主題與風格大致上和紀蔚然以往的戲相去不遠,但這次我們有全面啟動這種大家都知道以致於很方便引用參照的文本,讓故事多了許多奇幻的成分與層次,此外,這次的製作在處理仿新聞的畫面還有字幕的運用很有趣,旋轉舞台的設計也頗富巧思,當然自己多長了幾歲可能也有關係,更能感受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無力感。曾經我們以為更多的資訊能夠帶領我們更接近真理,但實際上卻不盡然如此。

生身不息

許芳宜&藝術家,生身不息,10/28 國家戲劇院 喔這個好棒。尤其是第三段阿喀郎汗和許芳宜一起跳的《Gnosis 靈知》,太神奇了。這段舞有一點武術、印度舞和現代舞融合在一起的味道,阿喀郎汗超快速的轉圈圈,細緻柔軟但非常有力的手部動作,都是以前沒有看過的舞蹈。開始的時候許芳宜從原本寂靜緩慢的動作到迅速出手,鼓跟著敲起來,以及接著瞎了眼拿著杖子往地上一敲燈光迅速轉變為十字方格的圖樣,還有後面燈光變成紅色那幾近瘋狂的舞蹈,都有讓人心驚的震撼。現場演奏的印度音樂、鼓、吟唱,以及簡潔而富變化的燈光設計,也都搭配得很好。雖然故事只能隱約看到有盲人,有一段互相拉扯的關係,已經是非常令人難忘了。

謀殺克雷曼

imitating the dog(UK), Kellerman 10/27 松山文創園區 《謀殺克雷曼》也是數位藝術節的節目之一,這是第一次看到電影和現場演出的比重正好一半一半的劇場,非常有意思,故事也是時空交錯的科幻驚悚懸疑片,雖然緊湊迷離的程度自然不能和David Lynch的電影相比,但是能夠在現場演出的環境做到這樣的結構和場面,我覺得很讚啊。

空的記憶

10/13 空的記憶,松山文創園區。 《空的記憶》是一齣運用數位藝術的舞蹈作品,兩者的結合感覺還不錯,但很不巧那時剛好有些疲累,在昏暗的燈光下,常常眼睛就閉起來了,只感覺到舞台上「詩意」的影像拼貼散發出寂寞疏離傷感與各種耽溺的情緒,而我一向對此類表現形式難以產生共鳴,所以作品主題的部份便不多談。不過過了兩週還想提筆寫,只是覺得舞者、舞台和音樂都讓我覺得有新意,假如內容主題不是那麼虛無飄渺,應該是我會喜歡的作品吧。

伽里尼1545在楓丹白露

Christian Rizzo, “b.c, janvier 1545, fontainebleau,” 10/6 兩廳院實驗劇場 因為好像很奇怪所以跑去看,果然是夠奇怪的,在我看過的怪舞蹈裡應該可以排上第二名(第一怪還是瑪姬瑪漢的環鏡)。感覺起來比較像設計,不太像舞蹈,視覺與聽覺的氣氛營造相當有風格,但因為缺乏故事也缺乏情緒,好像也沒有類似象徵符號的東西,舞者的動作只是一貫的緩慢,優雅,與節制,看五分鐘和一小時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差別。

早餐時刻

早餐時刻,崎動力舞蹈劇場,8/11,水源劇場 舞台中央有一個大螢幕,右後方一張方形桌子,三張椅子,三部攝影機分別散在右前方和桌子兩邊。隨著前方攝影機往前拉,螢幕上慢慢出現倒在桌上的男人,我們看到他的腳,他的脖子、髮絲,接著拿著攝影機的男人移到座位上,另一張椅子是一個女生,男人醒了過來,三個人像打架一樣六隻手在桌子前面比畫,男人一度還把頭從另外兩人的手之間鑽了出來。這齣叫做《早餐時刻》的舞劇,和早餐有關的大概只有這張桌子,它讓你有一種煞有介事地,是要開始吃早餐了的感覺,不過等了許久,並沒有像早餐的東西端出來,有一顆番茄被吃掉,另一顆番茄成了慾望的載體,最後跌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