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music

Björk Concert@Taipei

Björk Concert, 8/10 南港展覽館 女王當如此啊,我覺得我愛上她了。怎麼會有人可以這樣,她的音樂聰明,有想像力,辨識度高,她的舞台有畫面,她的樣子強悍又可愛,精準又奔放。She is everything I want to be。

One Very Important Thought

Boards of Canada 1998年的專輯《Music Has the Right to Children》有一首歌叫做One Very Important Thought,因為這種講話歌通常會引起我的興趣,所以查了一下,原來這段話來自1982年一部成人電影的結尾聲明,但是原文Who’d stop you from viewing an adult film, may be back next year to complain about a book, or even a TV program. 這句話被改成Who’d stop you from listening to Boards Of Canada…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民謠創作歌手Rodriguez是墨西哥移工的後代,出生在底特律,正職是建築工人,在1970年代發行過兩張專輯,因為賣得不好不久被唱片公司解約,音樂生涯也跟著停擺。然而他的歌在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大受歡迎,成為反體制的代表,是和the Beatles, Simon & Garfunkel同樣等級的存在,不過報章雜誌上卻從來沒有關於他的消息,沒有人知道他是誰,從哪裡來,人們知道的只有關於他傳奇性的死亡。

Kraftwerk 3D@Taipei

Kraftwerk 3D, 4/30, 台大體育館 我想我會記得這個演出好一陣子,好棒的夜晚。 其實幾個月前在Tate Modern的臉書看到kraftwerk的演出消息,我還以為那是一個多媒體劇場,因為那四個機器人頭像的視覺太強烈,直覺得好想看。然後很不可思議的,他們就來了。後來我才曉得他們是電子樂的先驅,還是德國來的,那個總是生產很棒的電子樂的德國,一切就更讓人期待了。

GY!BE@Taipei

GY!BE 4/20台大體育館 開場地時候舞台上沒有人,但傳來了可能超過五分鐘的低頻噪音,像暖身操也像挑釁。朦朧間有人在說話,夾在噪音裡閃閃爍爍地,像從太空傳來。GY!BE的現場可能是一趟黑洞之旅,從空間到影片到音樂,都有一股灰暗的色彩,層層疊疊的樂聲,就是黑暗中各種不同層次的黑了。

Sigur Rós Concert@Taipei

六排六號,原來在前面看演唱會是這個感覺,嗚嗚。其實我對Sigur Rós的愛原本只夠買後面的位置,幸好托了搶票達人的福,這成了我最好的一次演唱會經驗(還有如此吉祥的座位號碼)。不曉得冰島文的歌詞裡唱的是什麼,當全身被這既神聖又搖滾的樂音包圍,抬著頭仰望令人目眩神迷的舞台,身體感覺到空氣的顫抖,地板的震動,有狂喜,好像在參加什麼神祕的宗教場子。

Marley

Marley, 2012,金馬影展 新光影城 關於牙買加雷鬼樂手Bob Marley的故事,很好看的紀錄片。以前看過的音樂故事,絕大多數是有關白人的搖滾樂,幾個一再被提到的名字與事件,說明了那些故事同屬一個時空軸線,但是Marley這個故事裡,牙買加的音樂圈子、政治、宗教與生活方式都和那些歐美音樂圈連不在一起,除了裡面提到倫敦的Island Records,真像另一個時空的故事。

Stay (Faraway, So Close!)

最近把U2的專輯拿出來複習,那個年代的歌聽過就不會忘。U2什麼都好,說他們是最棒的搖滾樂團應該不為過,只可惜我們是Radiohead generation。這首可以連播好幾個晚上不停。

glenn kotche – mobile

我想the whole love應該是很成功的,因為以前都不曉得wilco有一個這麼厲害的鼓手。在youtube搜尋了一下glenn kotche,看到這支好長但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影片,原來他的樂器如此奇特,如此多樣化,製造出來的聲音非常具有現代感,旋律也很優美,就像那些德國電子音樂帶來的驚喜。這首歌收錄在他2006的個人專輯Mobile,itunes可以下載,很棒的專輯,希望未來還可以聽到更多他的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