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ing

私人放映室

私人放映室

最近同時看了幾本中文書,其中兩本是男作家緬懷青春往事,一本是成英姝的短篇小說《私人放映室》。前者旁徵博引、正經八百,誠懇嚴肅地描述那些影響成長經歷的大小事件,而後著都是一些帶著魔幻寫實、胡鬧跟irony的故事,讓人邊看邊笑,但人性的真實也在戲謔裡顯露無遺。兩種書的寫作角度都帶著旁觀者的清醒,但是同時看,青春往事便因為太認真而顯得有所隱瞞,而遜掉了,真是非戰之罪。

關於神經心理的閱讀

關於神經心理的閱讀

上週的New Yorker有一篇好玩的文章,是神經科學家Oliver Sacks寫自己在1950~60年代用藥的經驗,篇名叫Altered States,付費閱讀的文章。雖然以前也看過一些迷幻藥相關的作品或是描述,但是由研究腦神經的醫師來寫又有更多的可信度。

時間裡的癡人

時間裡的癡人

週末下午在房間裡讀完《時間裡的癡人》,窗外是耀眼的陽光,藍天白雲,一個人坐在桌子前面哭了。眼前彷彿出現了《六呎風雲》裡的那一群人,看著他們的一生迅速閃過,看著他們的頭髮隨著音樂逐漸變白,紛紛倒下。我們孤獨地在一起,別人永遠只能看到一小部分的你,大部分的時候你必須獨自面對生命的各種掙扎誘惑與考驗,然而不論那個當下的情緒多麼強烈,不論榮耀或失敗,一切都會隨著時間消逝

Eldorado

Eldorado

《馬森巴羅的影子》(Eldorado),作者羅蘭高蝶(Laurent Gaude),原書名根據維基百科,在西班牙文裡指的是「黃金國」,移民者嚮往的樂土,這是一個關於非洲與中東非法移的故事。< --more--> 為了脫離生活的困境,追求更好的生活,每年有無數的人踏上旅程,付了錢上船,他們唱著歌出航,但不久即被遺棄在海上,任其自生自滅。皮拉奇艦長20年來,日復一日,在西西里的海上搜尋非法移民的船隻,其中也包括拯救被遺棄的移民,只是他們把人救上來以後,就會送給警方,再一次從希望裡跌落。直到有一天,皮拉奇艦長遇到一位曾經救過的女子,他不再能合理化自己的工作,不曉得該如何面對這些只是不顧一切追求夢想的人。而同一時間有一對兄弟正準備從蘇丹港離開,他們要偷渡到歐洲去。而這一路上,絕境裡的人們為了求生存所經歷的殘酷,以及所付出的代價,也是難以為外人道的。 人究竟要懷抱著一個可能只是虛幻的夢想,或是讓自己陷溺在無路可去,連夢都沒有的狀態?小說很好看,作者很有技巧,還是要自己看比較好。所以我也還沒有說馬森巴羅是什麼。

咖哩香腸之誕生

咖哩香腸是流行於德國的庶民小吃,它的來源眾說紛紜,但是小說的敘事者心裡明白,咖哩香腸的發明人,就是小時候住在他嬸嬸家樓上的布綠克太太。為了探索咖哩香腸的誕生,他來到布綠克太太住的養老院,前後七次。八十歲的布綠克太太眼睛已經瞎了,她賣咖哩香腸的小吃攤12年前就收起來了,她一編織著毛衣,一邊講起咖哩香腸的來源。

第三期 攝影之聲

考察新雜誌也算我的興趣,所以那天看到第三期的《攝影之聲 Voices of Photography》,因為它包了膜,一時心癢就買回家了。結帳的時候才發現,價錢比預期的要多上一倍。不過書印得蠻好的,是我喜歡的開本跟紙張,尤其喜歡那些佔了頗多篇幅,沒有文字只放作品的頁面,連作品名稱都沒有。可能我真正想看的是作品,儘管現在天天可以從ipad收到永遠看不完的圖像,但是看到有觸感的印刷品感覺還是不同。

艾比路三號的日子

艾比路三號的日子

我喜歡搖滾樂團的故事,在那裡,人不會老,似乎人一旦被那幾個音符沾上,就可以永保青春。最近閒暇的時間都在看《披頭四 ─ 艾比路三號的日子》(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My Life Recording the Music of the Beatles),是 Geoff Emerick 的回憶錄,他在1966年成為披頭四專輯的錄音師,那年他19歲。

洗碗工的故事

最近看了一本關於洗碗工的書,叫做《洗遍天下》,作者洗碗工彼得大學念到一半不念了,為了實現遊歷全國的夢想,展開了在美國五十州洗碗的旅程。洗碗工的薪水不高,工作環境不優,但是這個行業容易進入,到處都需要人洗碗,可以吃盤子裡的剩菜,更棒的是可以隨時走人,所以洗碗工彼得就這麼洗了十二年,儘管生活拮据,也真的走遍全美各大小城鄉。

一些連結與文章

最近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東西,做一點摘要。 1. slow, Radiolab Kohn Ashmore講話的聲音,像是速度過慢的錄音帶,他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費盡心力才發出的聲音。他的動作也慢,他的世界像是整個都慢了下來,只除了他的思考和普通人一樣,幽默、機智,可以做一般的交談。

寫作與火車壽司

明夏科內留斯的小說《最美的時刻》講一個專門替名人寫自傳的代筆作家的獨白,這個代筆作家和名人們一同出入、搭私人飛機、參加酒會,參與名人的生活,也藉著豐富的想像力,他進到顧客的心裡替他們說話,替他們創作角色,創作故事,但也在多重身分與想像裡體驗空虛與迷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