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

Symphonie pour un homme seul

Symphonie pour un homme seul

不曉得為什麼對噪音情有獨鍾,這就跟看到抽象畫一樣,很確定是被吸引了但就是不曉得是怎麼回事。Symphonie pour un homme seul,Pierre Schaeffer跟Pierre Henry幾十年前的東西,是噪音也不是噪音,好有趣的音樂,都會一直期待接下來會聽到什麼聲音。所以失眠夜不可以聽這個,太亢奮會更睡不著…

Moonchild, Moonshine

Moonchild, Moonshine

以前只知道從前的民謠、傳說、劇本有著互相借用、抄來抄去的傳統,這兩日才曉得原來搖滾樂也是可以互相抄來抄去的。前兩日聽到King Crimson的Moonchild,出自1969年的專輯In The Court Of The Crimson King,覺得旋律相當熟悉,而且感覺似乎出自我的愛團之一,當下有些擔心,難道這不過是誤把抄襲鬼當原創的一場錯愛?

Neutral Milk Hotel@Taipei

Neutral Milk Hotel@Taipei

Neutral Milk Hotel, 11/28 Legacy 經過幾個「天團」之後,已經快要忘記在小一點的場地裡,被熱情的人們包圍著,碰撞著,帶著點親密,帶著點純粹的獨立音樂場景。由Neutral Milk Hotel來喚回這個記憶更是再好不過,那是你反覆聽了10年,剛認識時就已經解散的傳奇

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 SPITFIRE

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 SPITFIRE

用老的影音檔案、宣傳影片跟採集來的聲音編到音樂裡雖然被做過了,但是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做出來的還是很有趣,有些電子樂跟舞曲的成分,感覺就是又新又舊的新物種。假如可以知道原素材在Inform – Educate – Entertain什麼,看原來的意圖如何被挪作他用應該也蠻好玩的。好久沒有發現有趣的新團了,好高興。

pale blue eyes

pale blue eyes

身體某個部分好像是從發現Velvet Underground以後才長出來的。一定是這樣有點難過,所以還是要貼一下。

daddy what if

daddy what if

最近不曉得為何在幾個不相干的地方都聽到Shel Silverstein,突然想到我有一張買了很久都沒聽過的專輯(Twistable Turnable Man: A Musical Tribute to Shel Silverstein),所以拿出來聽了一下。大部分的歌都是Shel Silverstein寫的,由不同的歌手演唱,Andrew Bird唱的那首曲則他寫的。 裡面有一首可愛的歌,叫做Dadday What If,

Björk Concert@Taipei

Björk Concert@Taipei

Björk Concert, 8/10 南港展覽館 女王當如此啊,我覺得我愛上她了。怎麼會有人可以這樣,她的音樂聰明,有想像力,辨識度高,她的舞台有畫面,她的樣子強悍又可愛,精準又奔放。She is everything I want to be。

One Very Important Thought

One Very Important Thought

Boards of Canada 1998年的專輯《Music Has the Right to Children》有一首歌叫做One Very Important Thought,因為這種講話歌通常會引起我的興趣,所以查了一下,原來這段話來自1982年一部成人電影的結尾聲明,但是原文Who’d stop you from viewing an adult film, may be back next year to complain about a book, or even a TV program. 這句話被改成Who’d stop you from listening to Boards Of Canada…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民謠創作歌手Rodriguez是墨西哥移工的後代,出生在底特律,正職是建築工人,在1970年代發行過兩張專輯,因為賣得不好不久被唱片公司解約,音樂生涯也跟著停擺。然而他的歌在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大受歡迎,成為反體制的代表,是和the Beatles, Simon & Garfunkel同樣等級的存在,不過報章雜誌上卻從來沒有關於他的消息,沒有人知道他是誰,從哪裡來,人們知道的只有關於他傳奇性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