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ur Rós Concert@Taipei

六排六號,原來在前面看演唱會是這個感覺,嗚嗚。其實我對Sigur Rós的愛原本只夠買後面的位置,幸好托了搶票達人的福,這成了我最好的一次演唱會經驗(還有如此吉祥的座位號碼)。不曉得冰島文的歌詞裡唱的是什麼,當全身被這既神聖又搖滾的樂音包圍,抬著頭仰望令人目眩神迷的舞台,身體感覺到空氣的顫抖,地板的震動,有狂喜,好像在參加什麼神祕的宗教場子。

Marley

Marley, 2012,金馬影展 新光影城 關於牙買加雷鬼樂手Bob Marley的故事,很好看的紀錄片。以前看過的音樂故事,絕大多數是有關白人的搖滾樂,幾個一再被提到的名字與事件,說明了那些故事同屬一個時空軸線,但是Marley這個故事裡,牙買加的音樂圈子、政治、宗教與生活方式都和那些歐美音樂圈連不在一起,除了裡面提到倫敦的Island Records,真像另一個時空的故事。

Stay (Faraway, So Close!)

最近把U2的專輯拿出來複習,那個年代的歌聽過就不會忘。U2什麼都好,說他們是最棒的搖滾樂團應該不為過,只可惜我們是Radiohead generation。這首可以連播好幾個晚上不停。

glenn kotche – mobile

我想the whole love應該是很成功的,因為以前都不曉得wilco有一個這麼厲害的鼓手。在youtube搜尋了一下glenn kotche,看到這支好長但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影片,原來他的樂器如此奇特,如此多樣化,製造出來的聲音非常具有現代感,旋律也很優美,就像那些德國電子音樂帶來的驚喜。這首歌收錄在他2006的個人專輯Mobile,itunes可以下載,很棒的專輯,希望未來還可以聽到更多他的創作。

Black Moon

Wilco去年的專輯the whole love我也很喜歡,較之以往,編曲好像更為細膩,聲音的層次更豐富,有一些以前沒有聽過的聲音,歌曲之間的變化也蠻多的,甚至覺得比前一張來得更好。這首Black Moon是慢歌,沒有那種大家都愛的華麗狂噪的吉他,但是聽著背景那一樣樣樂器進場,還有各種敲擊樂、大提琴等等,每一種聲音都清楚俐落,實在是很優美的歌啊。歌詞也很有畫面,灰灰暗暗的,餘音繞樑。 Are you awake now too? Wilco – Black Moon I was always right About the morning Okay, I’m an old shoe Danced above the blades Never stopped crawling Over the black dunes And I’m waiting For you Waiting forever Are you awake now too? I am …

六首歌

The Guardian網站上有一個six songs of me的單元,網站上有六個問題,讓你各挑一首歌,包括最早買的歌,跳舞的歌,回憶的歌,情歌,喪禮歌,安可曲,搜尋框會連結到Spotify的資料庫,而且選完了還可以看其他人選的歌,聽聽看別人的六首歌。這設計很不賴,尤其是有安可曲的選項,而且系統很流暢,除了資料庫還有相關文章跟統計圖表可以看,在瀏覽其他人歌單的頁面,可以先預覽,封面圖片好像是會挑六首裡面比較熱門的歌。可惜Spotify台灣不能用,唉~

pust

pust是挪威語呼吸的意思,也是一個挪威的人聲合唱團,今天晚上在國家音樂廳演出。團員有六位,兩位女高音(soprano),一位女中音(alto),男高音(tenor)、男中音(barytone)、男低音(bass),曲目有傳統民謠改編,也有團員的創作,曲風從流行、民謠到爵士都有。

Radiohead Concert@Taipei

結果Radiohead來了,真想不到。原本江湖盛傳表演場地音場頗差,但是Radiohead耶,實在無法不湊個熱鬧。還好整場聽下來除了前面站了幾個遮住視線很嚴重的老外,音樂和舞台的投影感覺都蠻好的

we need a myth

We Need A Myth是Okkervil River去年的I Am Very Far專輯裡的一首歌,這種主題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與此類似的大概就像Wilco的Wishful Thinking吧。日常生活裡常常看到各種符號操作的行進,逐漸認識到很多事物的虛假,久而久之覺得除了權力運作,一切都缺乏真實感。然而儘管如此,卻總覺得很想要無視那些虛假的成份,去相信什麼,去擁抱什麼,讓意義可以滋長。我們需要神話,神話裡有人們最真實的渴望。

十字路口

傳說藍調吉他手Robert Johnson本來吉他彈的很爛,爛到大家都叫他滾蛋,然後真得他消失了一陣,回來的時候,突然變得超厲害。人家問他怎麼辦到的,他說,半夜12點帶著吉他到十字路口,讓魔鬼替他的吉他調音,然後就什麼都會了。兩天前我還沒聽過這個把靈魂賣給魔鬼的故事,只是看到一個為了紀念他101歲生日做的動畫,覺得真是好奇怪啊,然後很巧地今天就聽到Radiolab的這則Crossroads的故事,講的就是有關這個傳說是怎麼冒出來的。

艾比路三號的日子

我喜歡搖滾樂團的故事,在那裡,人不會老,似乎人一旦被那幾個音符沾上,就可以永保青春。最近閒暇的時間都在看《披頭四 ─ 艾比路三號的日子》(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My Life Recording the Music of the Beatles),是 Geoff Emerick 的回憶錄,他在1966年成為披頭四專輯的錄音師,那年他19歲。

Laurie Anderson, Delusion

Laurie Anderson, Delusion 3/3 國家音樂廳 Death Cab for Cutie or Laurie Anderson? 今天晚上台北有兩場都非常想看的演出,不過發現撞期的瞬間,也已知道答案,當然是Laurie Anderson!

Balkan Quart: Avi Avital and His Friends

2/25 Balkan Quart: Avi Avital and His Friends, 國家音樂廳演奏廳 我是為了看巴爾幹民謠使用的特殊樂器去的,本來想會是帶著哀愁的巴爾幹民謠,結果我覺得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息,比較像爵士樂團。總共有四個音樂家,Avi Avital來自以色列,他的樂器是很少見的曼陀林,手風琴手叫做Uri Sharlin,打擊樂手是Shane Shanahan,單簧管是Gilad Harel,他們的音樂不是團員作曲就是從傳統巴爾幹民謠改編,大部分的時候節奏輕快,你可以聽得到傳統民謠載歌載舞的慶典氛圍,但比較輕盈俐落而且充滿變化,再加上有傳統民謠不常見的黑管,不像傳統民謠有時候聽久了會覺得有點黏膩厚重。

swod – sans peau

最近打算戒咖啡實行咖啡減量的結果就是整天呆呆的反應遲緩(不知能撐多久),但還好聽音樂是可以在半夢半醒間做的事,所以就聽到這個德國電子樂團swod,他們的音樂都是有著奇特聲響堆疊的鋼琴樂,鋼琴這種樂器的存在就整個很有氣質啊。這首歌叫sans peau(沒有皮?),好好聽喔。

Horses – Patti Smith

最近在npr網站喵到一個標題You’ve Never Heard Patti Smith’s ‘Horses’?!,想說還真沒聽過,點進去發現是我聽過最酷的女聲了,也來貼一下。

lost souls

去年聽過Doves的The Last Broadcast之後,這個部落格找到了主題曲(words),今年聽了Lost Souls之後,決定這個團會進入我的荒島唱片排行榜。lost souls是Doves在2000年發行的首張專輯,裡面每一首歌都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優美旋律,像是濃稠飽滿的潮水一波波地緩慢地把你淹沒。

Fado Diva Mísia Concert

Mísia concert 10/22 國家音樂廳 Fado是葡萄牙的傳統音樂,是一種適合在昏暗的小酒館裡,在寧靜的曠野中,和戀人依偎傾聽的音樂,誰叫我對葡萄牙的印象全來自里斯本的故事。不過在離家這麼近的地方幾百塊就聽得到,實在沒什麼好抱怨的。

tUnE-yArDs

tUnE-yArDs這名字看過幾次,但從沒細看到底寫了什麼,記憶裡那就是一個名字有大小寫穿插的團,而我以為只是譁眾取寵,不曉得是我最喜歡的那種有著各種聲音串疊在一起吵吵鬧鬧的有趣音樂,而且是女生,我喜歡裡面融合的一種粗糙感,聽起來跟別人都不一樣。譬如這個敲打的聲音,像是打在破銅爛鐵一樣,真是太讚了。

既生beirut…

最近NPR在播Beirut的新專輯The Rip Tide,其實蠻好聽的,只可惜他唱歌的方式跟Andrew Bird有點像,但是Andrew Bird會吹口哨,會用奇怪的字押韻,音樂風格比較多變比較快樂比較可愛。唉~假如沒比較的話,Beriut應該是很令人疼愛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