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杯墊

杯墊

我書桌上有兩個杯墊,使用率很高,很斑駁,卻總是捨不得丟掉。從上面的字樣看起來,顯然來自於Toyata贊助的一個關心校樹的組織,一種便宜的展會贈品。那是在某國外旅館的會議室外面,趁著四下無人隨手A來的。儘管種樹不在我平日的雷達範圍,這兩個寫著tree campus的杯墊卻也替我工作三年多了。

黑紙白魚

黑紙白魚

真想把部落格永遠停在上一篇,不過人生總是殘酷的。 這次把鯉魚畫在黑紙上挺有趣的,神祕的邪惡的魚啊。魚上面的亮點與線條據說是水波紋,實在看不出來。

畫一枝茶花

畫一枝茶花

最近很多東西在腦袋裡轉,忽喜忽憂的,但是還轉不在一起,所以部落格有點發霉,只好貼一張圖充數。 本來以為這枝茶花很容易畫,形狀很快就勾好了,結果上色還是很沒有頭緒,碳筆老是抹到太淺,畫了很久也只有一朵花瓣算是有畫完。好想成為會畫畫的人啊。啊啊啊。

光源

光源

粉彩這種媒材可能是塗大面積很方便,又可以用手抹來抹去,使用起來覺得自由奔放,而且人和畫的距離很近,再加上這張彩色梯田構圖簡單,畫起來相當舒服。晚上把它放在距離兩公尺的牆上欣賞,覺得圖中的陰影讓畫作越看越有氣氛,前景那棵樹細細碎碎的葉子有點傲嬌,我也很喜歡。就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心情下,關了桌燈準備睡覺,才發現畫裡黃昏的魔幻光線消失了一半。

畫餅充飢

畫餅充飢

基本上畫餅非但無法充飢,還會越畫越餓。True Story。這小木屋鬆餅構圖簡單,看照片不覺得多可口,本以為是不太有趣的題目,但實際上畫很久,可能光是紙袋上的圖樣跟空心字就花了一小時,而且可能是長時間一直盯著鬆餅的關係,越畫越餓,越畫越想吃(決定明天來去吃),而且用鉛筆畫的鬆餅可能因為排除了雜亂的背景,實際上比照片看起來還要可口,真是有成就感啊。

換頭像

換頭像

最近臉書在傳的洗澡頭像,這是我(嗎?)。另外就是原來的醜娃娃頭像解析度可能不夠用了所以換成Henry Moore的羊頭(Henry Moore, Tête, dans l’album “Les Moutons”

批次修改圖片

批次修改圖片

在osx作業系統批次處理圖片的筆記。ps的windows版本做法一樣,同樣作法也可以做其他的圖片處理。 1. 用Automator批次裁切圖片到同樣大小:開啟Automator,選擇Application,從左邊的Library列表選Photos,點選Crop Images拖到右邊的工作區,按畫面指示選擇圖片大小、切圖的方式、完成圖片的目的地,於上方選單列File –> Save。然後把整個圖片的檔案夾拖到這個動作的圖示即可。

畫一隻貓

畫一隻貓

這隻貓跟幾個月前畫的狗比起來應該是有進步,至少旁邊空白的地方沒有髒兮兮的了。貓的頭本來差一點又畫太大,我喜歡這隻貓有點奸詐的表情,比較生動。不過眼睛旁邊那條黑帶子不曉得怎麼回事,本來只是要畫一塊小黑班而已,結果越描越黑,看久了好像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