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life

a trip to Kassel, Germany

今年過年期間發現去法蘭克福的機票好像不貴,於是有了六月的北德之旅。目的地是柏林,想說搭火車去順道拜訪其他城市,然後發現會遇上五年一度的卡塞爾文件展,所以第一站就來到了卡塞爾。之後是漢堡、呂貝克(Lübeck)、柏林,最後回到法蘭克福。

a trip to Toronto, Ontario

# 非常冷的城市&非常大的地下街 三月的多倫多是我去過最冷的城市,雖然那邊的人說,今年冬天特別熱,居然只有零下六度C。市中心地下有一片很大的地下街,如果只在市中心遊走,幾乎是可以不用在外面吹風。地下街的正式名稱叫PATH,在google地圖上是用灰線表示。

2016年

幾個月前去看醫生,醫生說我的毛病可能是壓力造成的,那時只覺得手上沒有棘手的事,這樣有壓力的話也太草莓了吧。後來嫌花時間沒再去看病,一直到這幾天,工作開始有空檔,那些糾纏已久的症狀自己消失了。原來草莓不分年齡。

a trip to Spain

時差於我從來不是問題,然而第二次去西班牙,回來以後還是有嚴重的不適應感。那不只是六小時的時差,而是下午三點半吃午餐,五點半開會的生活作息與長遠的歷史文化堆疊帶來的時空錯亂。那經驗再度提醒你,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過生活,你的奇特是他的日常,衷心希望這種獨特的生活方式不要因為全球化而消失。

a trip to Ogijima, Japan (男木島)

# 在男木島想起寶藏嚴 喜歡男木島,跟犬島一樣,不大,不用轉車,走路即可。男木島的房子蓋在山丘上,走在裡面高高低低的小路上,讓人想起寶藏嚴,有人居住,有藝術作品,有遊客偶而來去。

a trip to Naoshima & Kurashiki, Japan (直島、倉敷)

# 神奇的南瓜 船抵達直島宮浦港,遠遠地看到那顆紅色的大南瓜靜靜地躺在岸邊,心情便跟著好了起來,像看到燈塔。在另外一頭的海邊,陽光最炙熱的正午,黃南瓜仍然有一群訪客排著隊等著與她合照。連公車都是南瓜,船沒有南瓜,但那圓點點的個性仍然鮮明。

a trip to Shodoshima, Japan (小豆島)

# 相機沒電池難怪拍不好的中山千枚田 瀨戶內藝術祭有加開一條公車線所以去中山地區變得容易許多,這裡的稻梯田果然是很大一片,興沖沖地把相機拿出來才發現我沒有裝電池,只能用手機拍,少了許多樂趣。爬上去其實有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