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Manhunt: Unabomber (TV)

Manhunt: Unabomber (TV)

從廣播聽到這個用語言分析辦案的故事,劇本不全寫得非常好(可能也是重點都聽完了),但主題很吸引人。1978-1995年間美國有一名離群索居、反科技文明的炸彈客,長達二十年的時間持續投放炸彈包裹造成傷亡,一開始主要對象是大學跟航空業,所以被稱為Unabomber,因為手法高明使案情陷入膠著,直到1995年他寫就一篇長文章希望報社刊登,成為破案關鍵線索的來源。

The Handmaid’s Tale (TV)

The Handmaid’s Tale (TV)

一口氣看完了《使女的故事》第一季,沒看過愛特伍的原著小說,只是電視裡面反覆出現的其中一個主題,讓我想要寫點什麼。那是關於文字的。

Fargo (TV S1-2)

Fargo (TV S1-2)

影集Fargo第三季開播我才剛把前兩季的功課做完(電視太多了都看不完)。這部劇從一開始就非常吸引人,第一季如此,第二季更甚,我想跟第二季的音樂有很大的關係。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從拉斯馮提爾的Dogma95以後,即使不走極端,藝術電影好像意味著多少帶著點反技術反後製,強調真實的前提,或者,不管拍攝或剪接技巧多麼精湛,也絕少刻意強調技術的使用,而更著重在故事的鋪陳,情感的傳達,與創意的表現。這也是為何《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有趣的地方,如此困頓沉鬱的主題與細膩節制的情感,在宣傳上卻是特別強調「120格、4K、3D」的技術面

Finding Vivian Maier

Finding Vivian Maier

進電影院看《尋秘街拍客》這部紀錄片之前,我不曉得這位街拍客Vivian Maier拍的是人像攝影,而且很多是近距離、正面的人像攝影。她能夠長期如此大膽直接的面對人群,收集各式各樣的人物風景,顯示了她對人的興趣,以及對人細膩的觀察,她還會拿著錄音機在路上問其他人對政治的看法,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把自己隱藏起來

Magic in the Moonlight

Magic in the Moonlight

魔幻月光是一部好玩的電影,不只是看Woody Allen如何再一次把他電影裡面經常出現的角色主題大風吹換個場景編出一個新故事,好像一個只有十件衣服的人卻能變出千變萬化的造型,這本身就是個魔術,還有,其實我是來看達西先生的。

Triptyque

Triptyque

Robert Lepage的電影Triptyque,故事分三段描寫三個人面對困境的方式,然而真正的主角與真正的故事,其實是人世間各式各樣的聲音,這應該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聲音比影像還精采的電影,一邊看一邊想說原來電影可以這樣玩,所以中譯眾聲喧嘩還真有道理。

Stories We Tell

Stories We Tell

《Stories We Tell》(莎拉波莉的家庭詩篇)開頭用了加拿大作家愛特伍的《雙面葛雷斯》裡的一段話, 當你在故事中間時,故事就不是故事了,而只是一團麵糊,一聲黑暗中的吼叫,一陣雙目失明。像打碎的玻璃和劈裂的木片殘骸;像旋風中的房子;或是被冰山撞碎、被大風捲到激流裡的船,船上的人都無能為力,無法把船停下。

Frances Ha

Frances Ha

Frances Ha有著奇特的片名,吸引人的海報(一個沉浸在個人世界裡的跳舞中的女孩),原來也是一個講得很好的都會故事。這個故事裡沒有偉大的或悲劇的人格、夢想或事件,有的只是平凡人平凡的腦袋與平凡的生活,故事主角Frances只是廣大城市裡有著什麼渴望但不是太認真不是太聰明想得不是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