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女孩(電影)

在臉書河道上看到許多《美國女孩》的好評,說是會哭得西哩花啦的,但這沒發生在我身上,我想應該跟年紀還是有點關係。

這部電影我覺得最好也最喜歡的地方是有關兩姊妹的互動,演員很好,台詞也很好,一些日常的互動與日常的對話都非常細膩,非常有說服力,像是在機場指揮妹妹拿推車,在家裡洗碗,倒垃圾互相推託,不幫妹妹開門,在公園吃東西聊天等等。我最喜歡的一幕,是妹妹在陽台上看到樓下爸爸幫姊姊買了腳踏車,在巷子裡愉快騎車的樣子,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那種隱隱約約的羨慕與嫉妒,卻是不言而喻的。兄弟姊妹之間有某種羈絆,因為在同一條船上,有些互動方式,有些對話,就是只會發生在家人之間,有時候互相扶持,有時候互相競爭。

其次我覺得最有趣的是關於以前臺灣網路環境的回憶,包括撥接網路、msn、網咖、無名小站,還有折疊手機,有一點懷舊感。只是既然要做,應該可以更細膩一點。2003年她媽媽拿的手機是有照相功能的,表示家裡經濟狀況不錯,因為當時一般人拍照首選應該是傻瓜數位相機,然後這種家庭的家裡竟然沒有裝ADSL還在撥接,而且還撥不上,以致於必須去網咖上網,這不太合邏輯。而且2003年從美國回來的國中生會在無名小站開網誌也很奇怪,那個時候的無名即使已經有網誌功能也是很初期的,應該還沒有大流行到一個沒有太多機會上網的國中生會想到在那裡開帳號,而且以她的經歷,為何不是用美國的blogger或是myspace、geocities之類的。而且為什麼不是用email寫長長的信給美國的朋友,而是在朋友沒上線的時候在MSN傳離線留言,好像也不太符合一般使用習慣。

我大概可以理解整部片的主軸,是建立在一種青春期的女孩對於沒有辦法掌握自己的人生的無奈與焦慮,並不是說有多喜歡美國,而是那種被家人說帶去美國就帶去美國,說帶回來就帶回來,說剪頭髮就剪頭髮,從來沒有被問過想不想要不要,就擅自為她做決定的那種鬱悶感,再加上學校的挫折,友情的挫折,以及對於母親疾病的恐懼,家庭氣氛低迷的不滿等等,在那個年紀不曉得如何應對,所以把所有的怨氣出在母親的身上。只是電影對母親的個性以及患病者心理沒有比較深刻的描寫,感覺好像母親的病沒很嚴重,只會整天說一些負面的話把氣氛弄很糟,或是以愛之名以生病者姿態任性地要家人什麼都照她的意思去做。

如果全片都是從女孩的角度去寫,在那樣的年紀有這樣的感受是很正常的,但如果選擇從全知的角度去拍到母親去看病、和父親吵架等等,母親這個角色就顯得不夠立體。到底在生病之前母親是一個怎樣的人,為什麼會帶女兒去美國,她們在美國是怎麼生活的,以及生病的時候,到底她在想什麼,真正害怕的是什麼,才會讓她有這些外顯的舉動。我對母親這個角色的了解,其一是她有一個大姊,隱約好像是有什麼糾紛,有提到借錢什麼的,但是後來又有來幫忙照料SARS期間被隔離的小女兒,感覺又像是關係不錯,所以大姊這個角色有點像個謎團,其次是幫忙治療的醫生是認識的朋友,但這個醫生後來就沒出現了,好像是不是朋友也沒差。而且母親開頭在機場講的兩句台詞結尾都有個上揚的「啊」的尾音(忘了確切是說什麼,有點類似,去幫媽媽拿過來 啊),這個「啊」的講法實在不像台灣人會講的話,反倒比較常在中國的電視劇聽到,又讓人猜想這個母親應該是大陸嫁過來的吧。不過也只有第一幕如此,後來她就沒有這樣講話了。

電影裡面最奇怪的地方是這家人住的房子。照理來說,媽媽有照相手機,然後他們家有餘裕會想到送子女到美國去坐移民監(電影裡面沒有交代,但應該是吧),爸爸是有在大陸出差的台幹,然後國中生讀女校顯然就不是公立學校,SARS期間買得到炙手可熱的N95口罩,在在都顯示他們的家庭經濟狀況即使不是大富大貴,也應該是還不錯的,這樣的家庭家裡有壁癌這就算了,因為新店的房子有壁癌好像也沒有不合理,但是居然是住在破公寓,沒有自己的曬衣陽台,要用頂樓的共同曬衣空間,還小到沒有足夠的房間給兩個女兒住,實在有點不太懂,我能想到合理的解釋是他們夫妻把所有的積蓄跟收入都投注在美國夢的投資上,所以已經沒有太多錢了。然後他們準備要換的房子三千多萬,我想依照現在的房價物價,有三千多萬的預算在雙北地區應該是可以買到還不錯的電梯公寓,當年在新店買三千多萬的房子,應該是豪宅等級了吧,有這個能力是在住什麼破公寓。

關於學校的部分,我也是覺得莞爾,因為考52分一點都不低,一般的班級各種大小考至少會有1/4零分到30分的吧,52分就全班最後一名?而且即使其他科目一時難以適應所以分數不高,英文隨便都滿分,加上加權計分,應該很難最後一名。而且當年一般小孩對於參加各種比賽都是避之唯恐不及,覺得被選中有夠倒楣,劇中女孩聽到耳語抱怨覺得她不夠格去參加演講比賽,只能說她們讀的這間學校真得是不正常,真是辛苦了。

然後馬場跟SARS的部分也都有點怪,雖然和馬的互動那段拍得很好,選擇用馬不願意被裝上馬轡的方式來表現真得是很高明,但是馬場晚上沒有關門,國中生第一次去就可以溜進去還摸到馬,那一瞬間我還在懷疑是夢境,結果後面坐了警車回來,顯然就不是夢境。然後SARS那段期間我們上課搭車都是戴口罩,在疫情突然結束之前,基本上是人心惶惶,量體溫貼貼紙也是常見的風景,劇中可能只是剛好沒有機會表現所以沒看到,但劇裡面爸爸SARS期間還去大陸出差,然後回來沒有戴口罩,只是在門口被噴一堆酒精,這好像也怪怪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