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布 (電影)

看完鍾孟宏的《瀑布》,故作鎮定地跑去廁所哭了一陣,這是我第一次在電影院做這種事。速速寫一下。

《陽光普照》也讓我這麼哭過一次,不過是在家裡看的隨便哭無所謂。那是陳以文睡在駕訓場辦公室的晚上,在夢裡遇到大兒子,醒來以後走出去的那一段。可能也跟音樂有關,跟駕訓場的牆上把握時間掌握方向的大字有關,在那一刻,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徬徨,那種想要找回大兒子找回過往人生的渴望。

《瀑布》是在最後一幕。雖然說主人翁原本的生活猶如人生勝利組,比較難讓人難人產生認同感,但精神疾病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如此地難以承受,你不曉得未來到底有沒有可能變好。最後一幕,女兒與同學在出遊的過程中遇到水壩洩洪,母親接到電話,打開家裡的電視,看著一個一個女孩被救出來,直到最後一刻,出現了女兒的身影。這一幕讓我哭了,因為我感覺女兒實際上是已經罹難了,但是因為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以後,好不容易像是有了轉圜,卻突如其來地,又被重重地打擊了一次,那樣的遭遇太令人難過了,所以電影給了我們這個畫面(在劇中可以解釋為是母親的幻想),給我們一點希望,讓我們不要那麼難過,我是因為這樣的溫柔而哭的,畢竟編劇完全可以把劇情導向女兒就是罹難了的方向,這是更合理的。

這齣劇還有很多巧妙的地方,最喜歡那個抓蛇的橋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