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film

Stranger Than Paradise

Stranger Than Paradise, USA / West Germany 1983 賈木許的第二部電影。故事分成三個部分,Willie的表妹在他紐約的家住了十天、Willie和他的好朋友Eddie到寒冷的克里夫蘭找Eva、兩人離開以後折返,三個人一同到陽光的佛羅里達。但其實他們也沒做什麼特別的事,打牌、看電視、聽音樂、吃東西、講話。Eddie在劇中說了一句話,「很奇怪,你來到了一個新的地方,但一切好像都一樣。」

Storytelling

《Storytelling》結束,只剩下Belle and Sebastian。>常在介紹別的樂團的文字裡看到Belle and Sebastian的名字,卻從來沒喜歡過他們清柔甜美又如夢似幻的田園牧歌曲風,《Storytelling》的音樂來自這個團體,說的是殘酷的故事,音樂卻輕鬆甜美,兩者之間的疏離感,給了原本已經太多轉折的電影又多了一層的轉折。

直到世界末日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Germany/France/Australia 1991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In the end, there were only images’ This is a film about lost. Life is everybody chasing something without knowing exactly what is been chased. People get lost all the time. No one is sure if …

The Story of the Weeping Camel

The Story of the Weeping Camel Germany / Mongolia 2003 戈壁,海拔1580公尺,夏天最高溫攝氏45度,冬季最低溫零下45度,不時狂風大作,最強風速達每小時90公尺,常有動物死於狂風,人口密度一平方公里2.5人,少雨,居民仍然過著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但近來也面臨少部地區開墾迅速,外來文化入侵,不願繼續傳統游牧生活的年輕人口外流的問題。

Coffee and Cigarettes

賈木許的電影。到咖啡店去,經常會賈木許的電影。到咖啡店去,經常會有意無意地就聽到鄰桌傳來的耳語,於是我們開始在腦袋中猜想每一桌的客人是什麼關係,在碎裂的耳語中,試圖辨認他們說話的主題,悄悄參與他們的對話。《咖啡與煙》想像了十一段咖啡桌邊的故事,所有的場景都很靜態、很簡單:兩三個人、一張桌子、桌上有咖啡與煙、無止盡的對話。看著一堆大明星坐在那邊講話有什麼意思?竟然還挺有意思的。

大象

翻到今年金馬影展的手冊才知道《大象》是 2003年坎城影展最佳導演和金棕櫚的電影,影展手冊拿它跟Michael Moore的科倫拜相比,但這兩部片不論風格或說故事的重點都不太一樣,科倫拜怎麼看都是個美國片的風格,企圖名顯,敘事方式直接,結構清楚,認為校園槍擊事件不只是社會問題,還是政治問題,以一種訴諸說理的、假設而後求證而後解決的心態。大約就是一種實證主義邏輯下的產物。(套句某孫老師的話,”實證主義在學術圈子裡是罵人的話”…唔…請自行體會…)

可愛的佳麗村三姊妹

佳麗村三姊妹好玩極了!(還沒看過電影的人還是先去看過再往下讀吧…) 網站的介紹說是一部法國、比利時、加拿大共同製作的動畫,全片幾乎沒有對話,只有偶而會出現一些簡單的法文,但就當它是火星話其實也無礙對故事的理解,這卡通完全是用圖像與聲音說故事,不論是情節安排、圖畫、色調、或音樂全都超乎想像之外。

Big Fish

很後現的一部電影。一邊是有著許多誇大故事的父親,一邊是執著於真實的兒子,兒子對於父親那些不斷重複的虛幻故事相當不以為然,他想要找到真實,卻在自己的腦中畫出他以為的真實,父子倆也因此漸漸疏遠。那麼,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呢?

海洋熱

《海洋熱》很好看。特別之處在於看到台灣年輕人的輕盈。也許有人練習總是遲到、有人練習不足總是出槌、有人蠻不體貼的騷擾鄰居安寧、有人沒錢也要借錢來玩音樂等等看起來像是草莓族不負責任的行為,然而在那些自我的、玩耍的、蠻不在乎的表面下卻也隱藏不住每個人的認真與成就夢想的執著。這一輩的年輕人有這一輩人的苦惱,但無論如何已經和長輩們那一種必須全心全意、不可兒戲的,信仰愚公移山那種愛拼才會贏的價值觀已經漸行漸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