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邏輯的夢

最近做了一個讓我有點惱怒的夢。夢裡我來到一個室內商場,在距離一個水果/果汁攤約5公尺的地面上有一整排相當壯觀的鳳梨皮,大概排了最少有8公尺長吧,我彎下腰來觀察,發現有個地方貼了張白紙,大意是說這是一種天然的驅蚊法

睡眠之屋

喜歡做夢的人應該都會喜歡 Jonathan Coe 的《睡眠之屋》(The House of Sleep),這真是一本有趣的書。小說在不同的時間與場景間切換,敘事觀點也一直在變化,就像做夢一樣,一個故事接著一個故事,零零散散地串在一起,但又不是一般曖昧難懂的夢,小說透過對於睡眠的探究,深入了人們的恐懼與渴望。

迷路的夢

迷路的夢總是發生在深夜。搭上一台公車回家,車卻載著我抵達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家家戶戶大門深鎖的住宅區。路燈下行人三三兩兩,不發一語,交換過眼神,很快就沒入了黑暗。

拔手指的夢

情節生動的怪夢又來了。去參加親戚的婚禮,理論上是在高檔餐廳,但實際上看起來像教室,也沒有食物,大家圍著一張張六人坐的長桌分組坐著,來的很多是我認識的人。

米倉喝酒會

聽說有酒可以喝,我的眼睛自然地亮起來了,啊,這久違的反射性動作啊。話說前陣子雜事多致茶不思飯不想,不吃飯也不餓,喝咖啡覺得想吐,還有點淡淡的擔心,怎麼失去了所有的興致了呢。不過還好,今天這「聞酒變色」的反應像是回到了正常的從前,很好,很好。

吵著寫考卷的夢

夢到跟一個同學鬧彆扭,鬧了太久,都忘記原來的目的是什麼了,只知道我最後把桌子搬起來往地上一丟(可見很激動),他才跑過來說,好啦好啦,然後翻出他去補習拿回來的一疊用長尾夾夾住的數學考卷,前半疊的字體行距都比較大,屬於基本題的考卷,後半疊題數較多且紙色偏黃,也就是難度較高的考卷。

夢境:Failed Communication

數日前的清晨作了一個有主題的夢,連做夢都這麼有組織,真讚。夢裡的這天有家人跑來台北看我,此時我的住處有點像是單人房的宿舍,是一棟長方形建築,中央有個天井,每個人的房門都對著外面的走廊

安徒生之夢

上週六在實驗劇場看了丹麥歐丁劇場的《安徒生之夢》(Andersen’s Dream),這是為了紀念安徒生誕辰200週年的最新作品,內容根據安徒生1874年的一篇簡短的日記發展而來,安徒生在日記中描述他夢到國王邀請他一同乘船,出發在即,他忙著整理行李卻怎麼都整理不好,匆匆趕到碼頭卻發現國王的船已經駛離,於是被指引上了另一艄船,卻發現這是一艄奴隸船,當下驚醒過來。從這個夢境出發,再融入其他安徒生童話的元素,營造出一個混著夢、現實與死亡的晦澀空間。

Deja vu

今天在咖啡店坐下來,開口講了幾句話,就發現這個場景曾經出現在夢裡,也就是俗稱的Deja vu。我完全不同意有一派的說法認為許多人聲稱如此這般的預知夢只是自以為見過的既視效應,因為一切是那麼地真切,窗玻璃、白筆電、女子與紅毛衣。

夢中夢

失眠過後,於傍晚睡了長長的一覺,醒過來會肌肉酥軟的那種。夢裡夢到在南部的家裡入睡,夢中之夢是有關某晚在一個擺著竹製桌椅的食堂吃晚晚餐的夢,吃到一半家裡的人出現,坐在桌邊跟我聊論文。食畢我拿出一百元給店家,等著找錢,才曉得一盤水餃鍋貼之類的東西竟索價一百,有點驚訝,弄清楚後下樓走出店外,家人已先行離去。

婚夢

昨晚做了個怪夢。夢到我在考慮跟朋友的男友結婚,這人我既不熟也不愛,在夢裡也沒有比較熟比較愛,但似乎是為了某種妥協在考慮著。夢裡的情節是只要我簽下一張紙就

被吃掉的夢

夢到我在一處山區放牧牛羊,原本這對我來說應該是高難度的工作,但夢裡做起來很輕鬆,像在溜狗。接著突然跑來一隻記不清楚是熊還是老虎之類的動物

走錯路的夢

清晨七點醒來,又繼續睡,做了個夢。在異國的最後一天晚上,搭地鐵到市中心去閒晃,本來只要搭兩站便抵達,但坐過站,急忙在第三站下車,本以為搭上了一班回頭的車,但沒想到來到一個小鄉鎮。問那站上的服務員,服務員說,「你要到xx去的話,坐到這裡來是很不智的。」

災夢

夢到彷彿是戰爭才有的景象,我一如往常地騎摩托車去工作,在接近辦公室的路上前面的摩托車忽然倒了下來,著火,有人尖叫跑過來看,我持續以慢速前進,幸運地沒有像其他車子無一例外地突然跌倒,路面彷彿鋪上了一層油,更多倒在路邊著火的摩托車,有些騎士仍倒在地上痛苦地掙扎,有些則不知去向,只剩下燃燒著的車子,天空灰灰陰陰的,直覺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災難。半醒的時候我跟自己說,不知存在夢那頭的我,現在是否安好。

a dream

昨晚做了一個有意義的夢。夢到某天晚上我在某類似體育館的地方(可能是看到小巨蛋蓋好的新聞),撿到一本書,打開一看是某學妹寫的,嗯,醒來的世界沒有這本書,我也不記得書的內容,可能是某種報導之類的文章,我一邊讀一邊讚嘆,寫得真是好啊。夢中有一種羞愧的感覺,人家就這麼默默地寫出了一本好書,我嚷嚷著嚷嚷著,老以為自己可以做點什麼,但事實上又沒有。昨天白天的時候不知看到什麼或說了什麼話,隱隱感到種領悟向我飄過來,但非常模糊,模糊到沒有放在心上,晚上做了夢,藉由這段虛擬的經歷,才讓它清晰化。我們可能要感謝佛洛伊德,雖然沒有也不打算仔細研究他的理論,但他讓我們相信我們的夢的確有某種意義存在,而且是非關神秘的。

try to understand a dream

睡覺前忽然想到地震那晚做的夢,隨便記一下。蠻無聊的。 其實我只記得夢到我買了一大瓶沙拉油,就是兩公升裝,有提把的那種,瓶子有點乳白色,而且我記得是故意挑了一個尋常的便宜品牌。

作了夢

作夢真是一個人的資產,睡覺的時候一點也不浪費,像在看免錢電影一樣。 話說我今天早上一反常態地很早就醒了過來,沒有賴床,因為夢到我殺了人。故事前半段就略過,總之我闖入了個民宅,裡面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被我嚇到,於是我從包包裡面拿出了一台機械式單眼相機,說道,我教你們拍照好不好啊,然後他們就乖乖地蹲在旁邊聽我解說相機的構造。

嗯。

過了幾天日夜顛倒的生活,麻煩的是倒也沒在想什麼,就只是無法晚上入睡了。然後白天睡覺的時候做許多夢,有點像莊周夢蝶那樣,我在第二個夢裡與人說著第一個夢裡夢到的故事。為了我的健康著想,開始努力避免碰任何有咖啡因的東西。頗難的,這才發現生活處處是咖啡因。 也可能是因為沒有碰咖啡因的關係,最近有點mean。 呵呵。笑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