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與新聞無關

1.
我們永遠需要專業的新聞機構,專業的記者與專業的編輯。雖然我們永遠可以透過網路或其他形式,獨立或是號召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自己的媒體,但是在資源有限或缺乏經驗缺乏人脈的情況下,很多地方到不了,很多東西看不到,訊息在原地打轉傳不出去,所謂親身經歷眼見為憑,可能只是瞎子摸象以管窺天。片面的,短暫的,游擊戰式的可以很有力量,但我們也需要長期的,完整的,日復一日的,年復一年的,我們的價值觀與世界觀是這樣形成的。專業是有些線你不會踩過去,你有一套判斷好壞的標準,就像賣米果的知道要加什麼讓它好吃,賣米果的不能在裡面下毒一樣。當蔡老闆說為什麼不能讓他好好賺錢,這道底該怎麼向他解釋。在某個框架裡顯而易見的令人難為情的,不在框架裡就無所謂了。

2.
看了很多東西寫了很多字之後你發現,把黑的說成白的,把沒有的說成有的,或是把不相干的事情串在一起製造因果關係,很多時候不是很難的事情,差別只是你要不要這麼做,你會不會安心。你以為大家都看得出來什麼是行銷文案,什麼是廣編稿,什麼是自我吹捧,什麼是互相吹捧,什麼是被消息來源牽著鼻子走,結果仍然不得不承認,這些東西仍然是很受歡迎的。或許大家只是有什麼吃什麼,糊個口打發時間沒什麼好計較。也或許是包裝、形象、公關、行銷無所不在,你有你的算盤,我有我的算盤,我們裝做沒看到沒聽到,一起合演一齣戲,讓日子平安過下去。

3.
Aaron Sorkin最近有一部新的影集叫做The Newsroom,利用過去兩年美國發生的實際新聞事件做背景,描述一群有理想性的電視新聞工作者的故事。依照他們的說法,這叫做The Greater Fool,要做真正的新聞,就要有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對我來說,脫離現實世界的理想描繪讓人難以產生認同,所以它不是什麼新聞學的課,反倒是認識美國政治的管道。之前有一集的背景設定在賓拉登死亡的新聞,整個故事鋪陳的方式讓人感受到一般的美國人可能是怎麼看待911事件的。只能說很可怕,仇很這件事,情緒這件事,你不可能用真理公平正義知識理性那些東西去解釋,沒有辦法講道理的。

4.
大部分的時候,我們不是不曉得彼岸,我們不是完全不曉得怎麼過去,但是一個人兩個人就是到不了那裡。而且這不只是什麼同心協力齊力斷金的故事。對想要過去的人,斷一兩根手臂或許是可預期的心甘情願的,但它可能引起一場殺戮,可能傷及無辜,革命總是要流血的,你有沒有權力決定他人的命運,充滿鮮血的彼岸值不值得?

5.
前幾天看了電影超急快遞(Premium Rush),關於紐約的單車快遞員的故事,電影裡面有個路線選擇的畫面挺有趣的,快遞員在混亂的交通裡急馳,必須要迅速地在車陣裡將各種可能的路線想過一遍,並且選擇最安全快速的路線通過。選擇錯的路線,你可能會把別人家的小孩撞飛,或者是被旁邊突然冒出來的巴士輾過。但有的時候你在緊急的當下卻發現,每一條路都無法全身而退,哪一條路都是鮮血淋漓。

6.
這篇和新聞和革命都沒有關係,比較適合用一場夢境來理解。我是說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