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畫

鴨子划水

鴨子划水

畫動物都蠻好玩的,據說水滴一般外圍比較亮,而在物體上則是外圍比較暗,不過我自己是看不出來的,不曉得什麼時候才可以出師。這週的打雜有越來越雜的趨勢,雖然我還真是打雜的材料,專業不來,但還是很想躲起來啊。

畫薑花

畫薑花

黑紙上的薑花。準備收攤的時候整理了一下花朵週邊的髒污,意外地在左上角的花旁邊抹出一個奇特的光暈,索幸就省事不用橡皮擦了,其他花朵比照辦理。要是不趕時間應該可以少點凌亂吧。

黑紙白魚

黑紙白魚

真想把部落格永遠停在上一篇,不過人生總是殘酷的。 這次把鯉魚畫在黑紙上挺有趣的,神祕的邪惡的魚啊。魚上面的亮點與線條據說是水波紋,實在看不出來。

畫一枝茶花

畫一枝茶花

最近很多東西在腦袋裡轉,忽喜忽憂的,但是還轉不在一起,所以部落格有點發霉,只好貼一張圖充數。 本來以為這枝茶花很容易畫,形狀很快就勾好了,結果上色還是很沒有頭緒,碳筆老是抹到太淺,畫了很久也只有一朵花瓣算是有畫完。好想成為會畫畫的人啊。啊啊啊。

光源

光源

粉彩這種媒材可能是塗大面積很方便,又可以用手抹來抹去,使用起來覺得自由奔放,而且人和畫的距離很近,再加上這張彩色梯田構圖簡單,畫起來相當舒服。晚上把它放在距離兩公尺的牆上欣賞,覺得圖中的陰影讓畫作越看越有氣氛,前景那棵樹細細碎碎的葉子有點傲嬌,我也很喜歡。就在自我感覺良好的心情下,關了桌燈準備睡覺,才發現畫裡黃昏的魔幻光線消失了一半。

畫餅充飢

畫餅充飢

基本上畫餅非但無法充飢,還會越畫越餓。True Story。這小木屋鬆餅構圖簡單,看照片不覺得多可口,本以為是不太有趣的題目,但實際上畫很久,可能光是紙袋上的圖樣跟空心字就花了一小時,而且可能是長時間一直盯著鬆餅的關係,越畫越餓,越畫越想吃(決定明天來去吃),而且用鉛筆畫的鬆餅可能因為排除了雜亂的背景,實際上比照片看起來還要可口,真是有成就感啊。

畫一隻貓

畫一隻貓

這隻貓跟幾個月前畫的狗比起來應該是有進步,至少旁邊空白的地方沒有髒兮兮的了。貓的頭本來差一點又畫太大,我喜歡這隻貓有點奸詐的表情,比較生動。不過眼睛旁邊那條黑帶子不曉得怎麼回事,本來只是要畫一塊小黑班而已,結果越描越黑,看久了好像紋面 😳

光暈

光暈

這張畫的是一朵油桐花掉在某個莖彎彎的植物上,用了白色跟黑色的碳精筆、硬式粉彩筆、粉筆,本來簡單的構圖加了光暈頓時很有氣氛。我喜歡樹枝上有陰影的地方。

櫻花林

櫻花林

櫻花林粉彩畫,用了橘色的紙,所以顏色亮亮的,這張我喜歡夢幻的顏色,樹枝的形狀,草地還有紙張的紋路,雖然回家才發現有兩棵樹不太對勁。比較困擾的是,之前覺得粉彩隨便下筆都太粗,這次是想要畫粗卻畫不粗(花的部份),不然應該會比較立體吧。真是奇妙的媒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