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mm

從來沒想過要聽合唱,可能暗地裡覺得那是屬於好孩子的音樂,但既然有票有時間,也還沒聽過acapella,實在沒理由不去。ommm來自法國,他們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五個團員看起來都很不一樣,走在路上你可能不會曉得這幾個人是一掛的,有流行天后型的,有走嘻哈風的B-Box高手,有甜美慵懶的,有低沈渾厚的,有會吟唱又會跳機器人舞的,這一團人有天龍特攻隊那種個個深懷絕技各司其職的味道。

last.fm band logo

這個很酷的logo集合是在這裡輸入last.fm的資料弄的,還會隨著時間自動更新,前兩天變成imageshack的凍結青蛙圖,覺得網路的世界真是無常。現在修好了,也來貼一下~

音樂星空

planetary是ipad上的玩意兒,可以把電腦裡的音樂變星空。歌手是恆星,專輯是行星,曲目是衛星。假如每個節點都可以點就好了,結果只是純看的。

have one on me

只有聽Joanna Newsom唱歌的時候,才會想到自己是女生。這個女生選了豎琴這樣奇特的樂器,用你從來沒聽過而且稱不上悅耳的方式唱歌,聽她唱歌的時候,溫柔婉約、嬌俏可人、天真清純、風情萬種等一般用來形容女性的詞,全都用不上,而她外型可愛,你也很難說她女中豪傑或酷得要死。她難以歸類,或者說,難以在我們都已經內化了的,男性化價值觀建構的語言裡被歸類。然而女生可以不必是那樣的任何一種,也很迷人。

fall in light

可能是喜歡跟著喜歡的樂團一路成長的過程,因此對於已經作古的、解散的、不再出片的音樂團體總是興趣不大,它們如同多數過去的事物,散發著鬱悶與束縛,拋掉過去就是拋掉牽掛,只想著未來的時候,似乎就得到了自由。

the antlers

還記得Antlers前張專輯Hospice瀰漫的憂傷,從旋律到歌詞到歌聲,靈巧的專輯,滿滿地寂寞與荒涼,那是世界走到盡頭,沒有出路的聲音。好的音樂大概就像這樣,它們帶給你一個體驗。因為記得那徹底的心碎,本想說不會介意假如新專輯比不上,結果發現即使不像Hospice有故事串起的整體感,感覺不同,但還是很好,也還有我最喜歡的憂傷。 NPR最近可以聽 The Antlers, ‘Burst Apart’

一年 & Jesus

唱片行日又到了,想到去年在Denver,免不了要感嘆一年好快就過去了,然後這個40 Sad Portraits Of Closed Record Store真是越看越傷心

what light

在公館的熱炒店聽老人家講追尋自我的種種,這個場景這些人跟這個話題,從許多年前的118巷開始,每隔一陣子就重演著。假如有差別,可能是現在進入了前中年期,在幾年工作應證下,大家變得能夠邊點頭邊毫不留情地拋出各種反駁解構與自我解嘲。

winter winds

在網路上聽到一整張 Mumford & Sons 的 Sigh No More ,很好聽的民謠,尤其他們又拿著奇怪的樂器。這首歌尤其好聽。(雖然歌詞看起來不太適合情人節啊。) [audio: 03 Winter Winds.mp3]

The Suburbs

Arcade Fire幾個月前出了新專輯The Suburbs,取這種名字要不喜歡真得很困難。Rococo這首歌很好玩,Rococo三個音節在反覆一直念之後失去了它指涉的意義,但卻讓整首歌顯得越來越有魅力。這真得不能怪大家要一直Rococo下去啊~

認得出幾幅圖?

來貼一下這個惡搞名畫的MV,大家認得出幾幅圖呢?(我最喜歡夏卡爾那張了,羊頭真可愛。) 70 Million by Hold Your Horses !

TV on the Radio

TV on the Radio真是一個奇妙的團,很多讓人印象深刻的專輯都有一個可辨認的一貫的個性及語調,但是他們的專輯卻好像一整張每一首的調調都有很大不同,然後不只不奇怪還非常好聽,不知不覺半數的曲目都被畫上愛心了。這陣子反覆聽了很多遍,還是參不透到底那個貫穿的東西是什麼,忍不住記上一筆。(欸很可能是我耳朵太遜了的緣故啦。)

Gandhi’s Voice

The Books 擅長把許多好玩的錄音摻雜在音樂裡面,譬如有一首叫做PS,裡面的錄音全節錄自談話中的過場時分,如咳嗽、停頓、笑等,常常聽著聽著就跟著笑了。

2080

30 Rock 有一集在開爛片名的玩笑,Jenna Maroney 拍了一部片叫做Rural Juror,因為太難念導致大家都不曉得那部片到底叫什麼(光是想到就讓人笑個不停)。嗯,雖然說講Yeasayer聯想到Rural Juror是有點不三不四,但當你不知道怎麼念一個團名的時候真得就是很困擾啊~

blonde redhead@Legacy

我的好貨源最近幫我弄來了全套的Blonde Redhead,聽完一整張23的那個半夜下了很大的雨,在詭異的閃電與打雷催化下就下單了,之後聽了幾遍Misery Is A Butterfly也覺不錯,但隔了兩天發現不管聽幾遍都無法進入的Penny Sparkle才是今年的新專輯,怕整場演出都唱新專輯的歌,以致於表演開始前一直很擔心這昂貴的票會不會是丟到水裡了。

last.fm gender plot

last.fm又有好玩的東西了,這次是有關於聽的音樂跟性別與年齡分布的比較。下面這張圖是我近六個月裡面聽的前60個團的分布,大圖比較清楚,last.fm還很貼心地提供了比較詳細的PDF檔案。然後還可以跟朋友比較(可惜我沒朋友)。還好今天聽了一天的ISIS,讓我的表在性別分布上稍微平均了點。我最好奇的是什麼樣的團會出現在ISIS上頭呢?嗯可能要來聽一點金屬試看看…

It might get loud

好看的搖滾樂電影總是充滿熱血,它們反覆地從不同角度敘述著人們對音樂純粹的熱情。然後有一種人如我,很吃這一套。It might get loud 是2008年的紀錄片,有關The Edge(U2), Jimmy Page(Led Zeppelin), Jack White(The White Stripes)等三位性格鮮明且風格迥異的吉他手的故事。

Sigur Rós – Hoppípolla

不小心在itunes點到這張很久很久沒有聽的專輯(Takk),反覆聽了幾遍之後,很恐怖地這首歌竟然一直在腦海中自動播放個不停,很想按個按鈕把它關掉。儘管完全不曉得歌詞裡唱的是什麼。

Eluvium

去年在波特蘭的唱片行買了Eluvium的專輯Copia,只因為店員在上面貼了local artist的標籤(而且封面看來不賴)。短暫的停留沒能在城市裡認識朋友,記憶散去得又是那麼快,只好透過認識一名樂手幻想自己與那個城市維持了什麼樣的連結。很有氣質的音樂,溫柔沈靜,專輯把Hymn #1放在一首6分鐘長的音樂後面,在音樂淡出的同時,乍聽到緩緩流瀉的雨聲,特別美麗。 [audio: 11 Hymn1.mp3]

Broken Social Scene @legacy

雖然我極少的演唱會經驗可能不準,但是今天晚上在Legacy的Broken Social Scene現場演出,應該是目前為止看過最棒的一場了,不論是曲目、音響或是現場氣氛,都非常令人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