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reading

Odd Jobs

現在最怕兩個問題:你什麼時候要畢業?你畢業要做什麼?前面那個問題制式的回答是再一個學期,後面那個問題是我也不知道。前面那句話是敷衍的,後面那句話是認真的,而且往往會開啟一連串沒有結局的抬槓,唉呀呀,可是我真得想要做一個”我不知道”的職業啊。

牡蠣男孩的憂傷之死

Tim Burton 的繪本,短短古怪的故事裡泛著一種憂傷的溫馨,角色全是一些長得奇奇怪怪、躲在黑暗的角落裡的男孩女孩,裡面有個眼瞪女孩不錯,她會一直瞪一直瞪,到最後得了瞪眼比賽冠軍,她終於決定把眼睛拉出來,讓它們休息。這書有中文翻譯。 雖然我最喜歡的是針插皇后,她也好憂傷啊… 這裡有整本書的圖片

alchemy

三月份的衛報有一篇諧擬《大國民 Citizen Kane》的《Citizen Kubrick》,作者在庫伯力克過世三年後應邀到他的大宅子裡去,並得以翻看這位長年隱居、才華洋溢的迷樣導演所留下來的遺物,尋找屬於庫伯力克的「玫瑰蓓蕾」,一樣足以代表他一生精華的事物。

愛情的謎底

《愛情的謎底 Confession of Max Tivoli》,大塊2004 I finished the novel with a face of tears. What a beautiful story! It’s basicly a love story, but it opens more beyond love. Or, we may say, through love, we can see how everyone struggles to fit the world, though the world seems never …

世界上最強壯的女人

《行動革命》(1996,正中書局)裡有一篇關於女性健美選手的報導,非常有意思,文章描述著迷於鍛鍊身體的每一吋肌肉,想要挑戰人體肌肉極限的女運動員們,如何以一身結實強壯的肌肉去挑戰社會對女性的定義,當這樣一個既非男性身體也有違柔軟女性身體的形象出現在人們面前的時候,這個彷彿是男、女之外的第三物種,一個曖昧的存在,如何讓人們感到不安,如何迫使人們進一步思考性別二分的問題。

星期四

星期四原本是我的電視日,不過第五季TP已經在上星期播完了,本來星期四會因此在我的生活中頓失重要性,不過現在有個新消遣,那便是每週四可以在中時電子報的三少四壯集讀到紀老師的文章。哈哈,還是這種不咬文嚼字的文字夠力。

reading note

不負責任之亂寫筆記…最近在書店看到《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的小說,很自然地拿起來第一件是就是去找最後屋頂大決戰的時候複製人Roy死前講的那段話,”I’ve seen things you people wouldn’t believe…… 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 like tears in rain. Time to die.” ,真美,要複習一下,但是找不到,在導讀裡面找到了,導讀說這段話根本沒有出現在小說裡面,真是煞風景。

讀書筆記

純備忘用,誤解/亂講不負責任。因為不知有中文翻譯所以花了很長的時間讀英文,然後不久就被那一堆拉丁文給弄到瘋掉,所以上網看了Hannah Arendt和海德格的八卦,結果看八卦果然是一點困難都沒有,而且老實說這八卦那麼精彩早就應該要拍成電影了,拍成電影我會有興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