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ently browsing category
film

Man Follows Birds

也是光點禁忌的遊戲影展的電影,鳥‧詩‧人屬於電影分析課會看的那種藝術電影,敘事手法類似詩,用各種精心雕琢的象徵影像堆砌而成。令人頗為感慨,真是好久好久沒有看這種電影了…

The Chronicle of Anna Magdalena Bach

去光點看《安娜‧馬達蓮娜,巴哈編年紀事》之前,從介紹曉得是個形式特殊的電影,原本擔心吃不消,但幸好因為太好奇所以還是去看了,不然就要錯過這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了。

Melancholia

儘管拉斯馮提爾的電影好看有創意,但我從不把他列入喜歡的導演名單裡,想是因為他的故事(Dogville)對人性太過悲觀,他的手法對人類太不仁慈。最近上映的Melancholia同樣很好看也很黑暗

the tree of life

生命樹是透過回憶,緩慢地觀看童年發生過的種種細節,並藉此來理解生命何以如此,人何以如此,我何以如此。所有的孩子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依賴著與父母與家園的互動拼湊出對於世界的理解,建構他們的世界觀,此時的父母如同巨人,他們哺育滋養生命,給予保護、愛與溫暖,他們也喜怒無常,反覆不定,他們是孩子無法割捨的依賴,卻也帶給孩子萬般迷惑與手足無措。

Howl

有時候會只憑著劇照劇名就莫名地決定要去看一部電影,Howl 就屬於這種例子。其實我對 Allen Ginsberg 或者所謂的 beat generation 毫無所知,大約只是受到劇名這生動的字眼或者劇照那充滿細節的空間跟人物散發的敏感不安所吸引。

Beautiful Darling

Beautiful Darling 美麗的親愛的 (2009) 新光影城 金馬影展 這是關於60、70年代的變裝女星Candy Darling的故事,她曾經是Andy Warhol實驗電影中的演員,她身為男兒身卻只想要當女人,所以她穿著女裝並且學習各種讓自己成為一名女人的方式

Smash His Camera

Smash His Camera 狗仔教主 (2010), 新光影城, 金馬影展 看著電影裡面這位已經77歲,以窺探名人隱私為業的狗仔攝影師Ron Galella背著相機,提著一個充當行動座椅的塑膠籃子,一跛一跛地穿過大街前往拍攝現場的背影,其實很難不肅然起敬。有多少人可以對這麼一個做了一輩子並且讓他惡名昭彰的工作依舊興致高昂?

My Dog Tulip(movie)

杜莉與我 My Dog Tulip(2009) 11/6 長春國賓 金馬影展 和貓一起生活之後,讓我感觸最深的,是發現到貓在渴求你的愛的時候,可以表現得那麼直接,那麼地毫無防備,有時會覺得要是人也可以這麼坦白就好了。所以看到這部描述人狗感情的故事,真是非常有共鳴。

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

怪盜塗鴉異世界 Exit Through the Gift Shop 微風國賓 金馬影展 不曉得為什麼,進電影院之前我一直誤以為會看到一部關於Banksy的紀錄片,所以對於電影從一開始藉由一名錄影狂Thierry Guetta和街頭藝術的相遇,帶出街頭藝術以及藝術家的介紹,一直到最後演變成是對於藝術商品化還有那些跟風的人的嘲諷感到不解。

It might get loud

好看的搖滾樂電影總是充滿熱血,它們反覆地從不同角度敘述著人們對音樂純粹的熱情。然後有一種人如我,很吃這一套。It might get loud 是2008年的紀錄片,有關The Edge(U2), Jimmy Page(Led Zeppelin), Jack White(The White Stripes)等三位性格鮮明且風格迥異的吉他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