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

幾個月前去看醫生,醫生說我的毛病可能是壓力造成的,那時只覺得手上沒有棘手的事,這樣有壓力的話也太草莓了吧。後來嫌花時間沒再去看病,一直到這幾天,工作開始有空檔,那些糾纏已久的症狀自己消失了。原來草莓不分年齡。

2015年

2015年給自己的功課,是復原,是回到先前的常軌,雖然結果不很令人滿意,需要的時間比預期的還要久一點,但想想儘管如此今年也是意外地去了好些不曾去過的地方,尤其年底這段時間的密集旅行,都是以前的常軌裡不曾有過的經驗,於是在一年的最後一天也只能夠心懷感謝,又平安順利地度過了一年。

2014年

今年的身體狀況讓生活秩序被打亂了不少,這幾年存的錢飛快地消耗殆盡,但也因此默默接收到許多善意,就醫的過程不論身體或心情都沒有經歷太多不適。這個過程有那麼點像成年禮,疼痛的經驗讓你更珍惜所擁有的一切,或許這是我平靜的生命所渴求的創造性的破壞。

2013年

現在是紐約清晨六點鐘,一夜沒睡,沒有意外的話會在飛機上跨年。2013年是很充實很有生產力的一年,彷彿是因為去年太悠閒日子過太好,所以今年一起還回去,不過至少運氣不錯,都遇到好人,靈感也源源不絕,甚至開拓了新的打雜疆土,有點太忙但也因此才曉得原來自己還可以變出新把戲。

2013年的第一天

今年跨年沒有下雨,接近午夜的時候,和三年的煙火夥伴又再度踏上往101的路上。因為去年耍笨只看到一堆煙,今年特別跑到東邊去,結果煙火是看清楚了,但是這個位置人潮稀疏,沒有倒數,沒有歡呼,周圍的人和今年的煙火同樣優雅,悠悠然地就把這個會繞著101轉圈圈的煙火看完了。回家的路上吃了一盤好幾年沒有吃過的炸臭豆腐,吃到一半才想到,我居然把2013年的第一餐隨隨便便就給了臭豆腐,實在應該把這神聖的第一餐獻給湯圓比較吉祥啊。 然後明天就要開工了。

2012年

原以為2012年會有一些變動,結果是出乎意料地平靜,這是近幾年的工作生活中,最平靜最順利的一年。 年初辦公室從相忘的江湖被搬到雞犬相聞的小社會,除了小社會的禮儀還不能運用自如,以致於稍微有點遺憾之外,大體上過著單純的小日子,而且許多事情都超乎預期地有很好的結果,好像有人在暗地裡幫忙一樣,非常神奇。 今年跑去畫畫,去了一趟法國,但是感受最深刻的,或許是花在博物館、電影與表演的費用是往年的三倍,看到了Laurie Anderson、Peter Brook、DV8、Radiohead、Sigur Rós、Théâtre du Soleil,最愛的導演溫德斯和荷索的3D紀錄片,所以儘管在今年結束的前兩週沒有一天不在工作,仍然很高興,因為已經有了很好的一年啊。 最後,小日子有時候是很寂寞的,所以,謝謝今年陪我說話的人,和我一起分享感動的人,以及帶我體驗新事物的人。希望明年也是個美好的一年。

2011年

2011年身邊首次出現一群比我年輕超過四歲的年輕人,感覺角色認同好像要被迫配合調整,應該是今年感觸最深的一件事。

2011年的第一天

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跟人家擠在市政府廣場前面看101燒起來,只能說機緣巧合,朋友照顧。不像我會想到要去做的事,也許不會有第二次,所以貼一下。原來煙火6分鐘就燒完了。

2010年

2010年發生了一些變動,原本打算做的事因此延宕,到了後來變得不再重要。影響比較大的,是與個人認同最直接有關的家跟住的地方的改變

2009年

2009年的我還在這裡,不可思議。看著一整年的部落格,比起前幾年,今年少了很多挫折,也少了很多令人興奮的事情。可能是在臉書上面種菜開餐廳的玩物喪志,可能是工作進入了第二個迴圈,也可能是踏入30的自暴自棄。然後幾週前在金馬影展看了歡樂分隊,我還記得在開頭看到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這一段話,雖然我再一次對於現代性這樣模糊的詞彙感到不解,但我寧願視它為一個徵兆,讓那些書帶著我回到過去,引導我抵達未來。

2008年

2008年是工作很辛苦也很有趣的一年。第一次嚐到身份認同模糊、漂泊、不明確的滋味,第一次嚐到孤立無援且被四方人馬不停索求至產生五馬分屍之感,第一次遇到天外飛來一筆完全超出任何規劃可能的變動。剛開始自然是不適應的,但是在不適感逐漸淡去之後,到2008年底,只覺得這一年很棒:在即將邁入30歲的這一年,還是有新的經驗與新的可能會到來。期待2009年的新課題。

2007:馴化的一年

我從來不是一個喜歡(或信奉)做規劃的人,沒有使用行事曆的習慣,大部份的事都記在腦子裡,事情多的時候頂多是把近期要做的事情依照急迫性列在N次貼裡提醒自己。規劃可以達到比較精準的執行成效,使預期目標與實際達成結果相符。但假若一開始的想像力不足呢?這些保持自己在某種軌道上的努力,難道不是阻礙遇見驚奇的可能嗎?

2008年的第一天

作為某層層剝屑結構的一員,07年年底連著五天過著充實的早七晚十的生活,直到第六天,也就是07年最後一天,終於可以五點多下班迎接跨年。但…只可惜我有那種一放鬆就生病的身體,結果事情告一段落,我的胃就開始作怪,微彎著腰回到家裡,就躲到床上休息去了。隔天一早把前一天吃的東西全吐出來,沒有比較舒服,天氣冷的緣故,頭也加入了折磨我的行列。由於睡眠可以忘記疼痛,於是乎2008年的第一天就在睡覺中度過。

2007年的第一天

2007年在星際大戰四裡跨了年,故事挺好玩的,不知不覺就忘記了時間。今年難得有連續假期可以回家,但大概是老家怨我太久沒回去,回到家後整整頭痛了兩天,什麼事也沒做,一月一日面臨著隔天要上工的命運,抱著疼痛不已的腦袋不甘願地搭火車北上,挑到一個冷氣口下方的位子,打著寒顫晃了五個小時下火車,搖搖頭,頭竟然就不痛了。真可悲,2007年的第一個醒悟是那個溫暖的南部不歡迎我…祝大家新年快樂,希望這一年越來越好,希望是豐收的一年。

2004年的第一天

十二點零四分才發現來不及倒數。 早上三點半在永和迷路。 五點鐘獨自吃著室友剛拿進來的蛋糕。 很詭異地在這一天意外地造訪了四位同學的家。 好像在拜年。更像在找房子。 密謀在遊蕩的痕跡裡尋找靈光乍現的剎那, 焦慮著明天要拿什麼交差呢? 我說,台北市裡有幾處看似荒涼的角落, 但是它們從沒有真正安靜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