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mWinders

Lisboa

Lisboa

去看了Teresa Salgueiro唱歌,樂團有手風琴、傳統吉他、鼓手兼葡萄牙吉他、大提琴。傳統的Fado沒有鼓,所以上半場鼓手彈的是葡萄牙吉他,下半場的歌比較新,加了鼓感覺很不一樣,其中一首不用鼓棒純用兩隻手敲擊鼓面也是另外一種感覺。沒有節目單不曉得曲目,依稀記得最後一首叫做Lisboa。

Pina (movie)

Pina (movie)

好像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談論這部電影,如同電影中畢娜鮑許說的,總有一些情境讓人感到無言以對,語言文字難以描述,此時就輪到舞蹈出場。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電影裡只有舞蹈而幾乎沒有話語,舞蹈才是畢娜鮑許的語言。直接從作品去認識畢娜鮑許的方法,似乎還蠻適合她注重隱私與寡言的形象。

Notebook on Cities and Clothes

Notebook on Cities and Clothes

文溫德斯 城市時裝速記 (1989) 台北光點 溫德斯電影裡面經常出現的高角度拍攝的街景,以及遼闊的城市景象,再一次讓我屏息驚嘆。觀看的同時,彷彿整個世界都靜止了,只剩下時間的流動。影像傳遞的不只是美感的體驗,更是拍攝者對於平凡人世的禮讚,而鏡頭的距離也總是透露著拍攝者之無能於進入鏡頭裡的那個生氣勃勃的人間。當然這些影像不是這部電影最有趣或最重要的部份,忍不住反覆敘說,只因為它們總是隱隱牽動著我身體裡的什麼。

alice in the cities

alice in the cities

《愛麗斯漫遊記》(alice in the cities) 是文溫德斯1974年的電影,敘述一個年輕記者被迫帶著初識的小女孩愛麗斯從美國回到德國的家,以及兩人在旅程中的轉變。是一部場景橫跨美國、阿姆斯特丹與德國的黑白影片,一路上透過汽車、火車、船與飛機等各種交通工具,一幕又一幕不斷變動的窗外風景,傳達出各種不同的旅行滋味。

the state of things

Several weeks ago, a girl asked about my online name “cassiel,” and supposed I must be fond of the character in Wim Winders films. I did. However, I can’t remember the reason until I watched Winders’ 1982 film “The State of Things” last night. Precisely, it wasn’t bacause of the character, but the way Winders Continue reading the state of things

The Soul of A Man

The Soul of a Man 黑黯的靈魂, 光點台北,影像vs聲音影展 I just love the way Wim Wenders told the story! The best part I love is he actually wrote himself into the film, yet not being self-indulging. The director’s admiration for the three blues artists is so obvious

別來敲門

別來敲門

今年的金馬影展只分到兩張預售票,當天又忘記去買票,本來想看的片子就沒看到了,所以還是看了文溫德斯的新片別來敲門(Don’t Come Knocking)。 真沒想到會看到一部喜劇。故事大概是說一個現實生活一團糟的過氣西部片演員,自出名之後

Land Of Plenty

Land Of Plenty

喜歡文溫德斯似乎是因為,他不只是在說一個故事而已,他的創作似乎是一種反思的過程,是一種解決自己深層苦惱的嘗試,因為真誠,所以感人。 《豐饒之地》又是一個迷失的故事,又一個錯把巴黎德州當法國巴黎的人。迷夢讓人們無法相互理解,而新的故事回到這位作夢的人身上,探究他為何作夢,夢醒了又將如何。他在夢裡迷失,游離於真實之外,然而醒來的他並非跨出大影棚的楚門,樂觀地迎接真實世界的挑戰。信念崩解後,醒來的他仍將迷失,迷失於多變的現實,迷失於不可預知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