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

daily detective story

前幾個星期我去看了紀蔚然的《嬉戲》,嬉戲基本上就是胡搞,個人小小的感想是,這胡搞稍嫌文雅,話說太多,要kuso又不夠徹底,總之是不滿足。這其中跳出個阿嘉莎克莉絲蒂教台灣一演一年多只會說「你招是不招」的包青天寫推理小說,她說,你要努力讓越不可能是兇手的,越可能是兇手;後來因為大家都知道這種模式,就改成越可能是兇手的人,就越可能是兇手;當大家又都習慣了這種模式,覺得失去推理的樂趣時,就又出現第三種寫法,就是所有的人都不是兇手,或是所有的人都是兇手。

忘記看TP

昨天還了一債,今天繼續還另一債,結果竟然搞到忘記看律師本色…真是太難過了(淚~),重播時間還從星期五的十一點半給延到十二點半…那就看不到了啊….沒看TP就好像一週沒有結束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