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hunt: Unabomber (TV)

從廣播聽到這個用語言分析辦案的故事,劇本不全寫得非常好(可能也是重點都聽完了),但主題很吸引人。1978-1995年間美國有一名離群索居、反科技文明的炸彈客,長達二十年的時間持續投放炸彈包裹造成傷亡,一開始主要對象是大學跟航空業,所以被稱為Unabomber,因為手法高明使案情陷入膠著,直到1995年他寫就一篇長文章希望報社刊登,成為破案關鍵線索的來源。

The Handmaid’s Tale (TV)

一口氣看完了《使女的故事》第一季,沒看過愛特伍的原著小說,只是電視裡面反覆出現的其中一個主題,讓我想要寫點什麼。那是關於文字的。

Fargo (TV S1-2)

影集Fargo第三季開播我才剛把前兩季的功課做完(電視太多了都看不完)。這部劇從一開始就非常吸引人,第一季如此,第二季更甚,我想跟第二季的音樂有很大的關係。

The Trip

下大雨的下午無處可去,翻到一個叫The Trip的影片,打開以後發現Steve Coogan正打電話約Rob Brydon去英國北部進行美食旅行,突然就明白它為何出現在我的電腦裡了。接著才看5分鐘就因為裡面的語言笑個不停,按了暫停去IMDB繞一圈,發現導演是Michael Winterbottom,就更了然於心了。

2080

30 Rock 有一集在開爛片名的玩笑,Jenna Maroney 拍了一部片叫做Rural Juror,因為太難念導致大家都不曉得那部片到底叫什麼(光是想到就讓人笑個不停)。嗯,雖然說講Yeasayer聯想到Rural Juror是有點不三不四,但當你不知道怎麼念一個團名的時候真得就是很困擾啊~

偵探研究

詹宏志的《偵探研究》蠻好看的,尤其我近來讀的書只有通勤時間讀的偵探小說,讀到後來不知看什麼好(因為書太多),這本應該可以讓我按圖索驥,多找些閱讀題材。

向騙徒學習

美國影集進入冬眠期之後,看了一陣子的YA影集,但我實在很難覺得有錢人家小孩的愛恨情仇有趣(感覺他們如果聰明一點應該不會讓自己的人生過得那麼複雜…)。還好有人告訴我可以看BBC的影集Hustle,這才是在看影集嘛。

Pushing Daisies, Carnivàle, Cloud Cult

最近新一季的美國影集Pushing Daisies頗有趣味,故事主角具有觸碰到死者就會使其復活的特殊能力,但 “活死人” 被碰第二下就會再度死亡,而且復活超過一分鐘,就會造成其他生命死亡。童話般的鮮艷色彩讓Pilot看起來非常具有賣相,希望它能夠有好的劇本持續下去。但好看的影片太多了,特別提它是因為有感而發,

johnny appleseed

最近從podcast下載到一部HBO新影集John from Cincinnati,故事圍繞著一個有名的職業衝浪家庭,關於神蹟與救贖,以及衝浪的故事。而片名的那個John應該是一個類似神的使者的角色,他其實不叫john,也不來自cincinnati,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打哪兒來。這故事帶了點奇幻風味,讓人聯想起已經被腰斬的Carnivale,感覺不怎麼討喜,故也頗令人擔憂它的壽命。

巴尼的部落格

前些日子有朋友推薦一部叫做How I Met Your Mother的影集,但因為忙著看House,這部就擱到現在,故事不多說,喜歡Friends的應該會喜歡這部,目前為止到第二季都還是很有趣,看就是了。 裡面有個靈魂人物叫做Barney,此人是極度有自信又精力旺盛的行動派,幾乎所有經典台詞都是從他那刻薄的嘴裡吐出來的,有一集他對著朋友發表某個奇妙的理論,在結尾補吼了一句,you didn’t read my blog, did you!

daily detective story

前幾個星期我去看了紀蔚然的《嬉戲》,嬉戲基本上就是胡搞,個人小小的感想是,這胡搞稍嫌文雅,話說太多,要kuso又不夠徹底,總之是不滿足。這其中跳出個阿嘉莎克莉絲蒂教台灣一演一年多只會說「你招是不招」的包青天寫推理小說,她說,你要努力讓越不可能是兇手的,越可能是兇手;後來因為大家都知道這種模式,就改成越可能是兇手的人,就越可能是兇手;當大家又都習慣了這種模式,覺得失去推理的樂趣時,就又出現第三種寫法,就是所有的人都不是兇手,或是所有的人都是兇手。

忘記看TP

昨天還了一債,今天繼續還另一債,結果竟然搞到忘記看律師本色…真是太難過了(淚~),重播時間還從星期五的十一點半給延到十二點半…那就看不到了啊….沒看TP就好像一週沒有結束一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