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Washington DC

幾年前第一次聽說有Smithsonian博物館群的時候很是嚮往,真得去到那裡,卻是另外一種感受。在前往博物館的途中,經過好幾個巨大無比的政府機關建築,常常一個建築就佔了一整個街區,從旁邊走過,像是走在綿延不絕的銅牆鐵壁邊,令人窒息。於是乎,林立街頭販賣熱狗、pretzel與歐巴瑪紀念品的貨車,顯得特別有生氣。

去朱銘美術館收集太極

朱銘美術館暑假週末有夜間開館,睡飽飽才出門坐了很久的車抵達金山,博物館還是跟很多年前去的時候一樣,飄著雨,空氣中散發著沁涼與寧靜。這次來時間比較充裕,能畫的能吃的能玩的地方都摸了一圈,輪流在三家餐廳坐了,還蹲在人行道上用粉筆跟刷子塗鴉、用簽字筆在塗鴉白版前畫畫、在館內對著鏡子用蠟筆畫了自畫像…還有…太極燈籠…

插秧樂

週六清晨4點40分鬧鐘響起,天還沒亮,匆匆忙忙盥洗完畢,騎上摩托車來到火車站,搭上6點鐘的復興號,今天是到苗栗苑裡插秧的日子呢。 插秧的地點在有機稻場,這是山水米公司委託觀樹基金會經營的有機米推廣教室,由一個長方型玻璃盒般的單層房屋跟四周的水田組合而成,四季都有各種配合農耕時節體驗活動。

贈品之必要

芝加哥的行程中有個部份是在某展覽會場度過,雖然去之前就聽說這類展覽會場通常會準備東西讓人家拿,但以前沒有相關經驗,還想說頂多是一些明信片、貼紙、杯墊、面紙什麼的,要給我我還不要勒。結果去到那裡才發現我低估了人家送東西的多樣性,還有自己貪小便宜的劣根性。

Chicago museum experience

風聞全世界最大最完整的暴龍蘇就在The Field Museum 自然史博物館,無論如何也要去逛一下,結果這博物館超乎想像地好玩,不論是空間規劃、展場設計與展品的數量都給了我全新的博物館經驗。感覺世界很大,還有好多事情等著我去體驗。

玉米大樓及其他

在芝加哥的第二天清晨趁著還沒開工到處閒晃,遇見了玉米大樓。樓的名稱叫作Marina City,看到的時候非常興奮,不是因為它長得像玉米,而是因為它是wilco的Yankee Hotel Foxtrot封面的那雙子樓啊。呵呵,以前還真不曉得那封面畫的是真的建築物,看到實物就矗立在眼前還真有種戲劇感。

芝加哥時差

抵達芝加哥市區的那晚,時間是週五夜晚11點半,車堵得厲害,街上充滿著盛裝打扮的人群,興高采烈地對著迎面而來的人群擊掌,歡呼,你以為他們是互相認識的朋友,但他們打了招呼後卻又各自向前走,向著其它人群歡呼、擁抱。

a trip to HK

第一次離開台灣,地點是香港。一出境就有人跟我問路,可見我長得像當地人,似乎是一件好事。赤臘角機場讓我想到汽車裝配線,人就是那上面零件,幾乎不記得我刻意看過什麼指示,大腦似乎是多餘的存在,走著走著就坐上機場快線到市區去了。後來想起來覺得那種像是行屍走肉般的感覺還蠻奇怪的。也許這就是便利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