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ip to San Francisco & Berkeley, CA

出發前一週才發現我的美國電子簽證過期了,有點感慨,雖說不上特別喜歡這個國家,但過去有幾年常有機會拜訪,時常讀美國新聞,跟著首播時間看影集,追蹤樂團的最新發行,多少有熟悉感,原來那段日子早已離我而去,已經久到忘記入境要申請簽證。

a trip to Berlin, Germany (part 3)

續博物館貼文,順便補之前漏掉的。在去過許多地方的博物館之後,德國的博物館仍然能夠帶給我許多驚奇,更加確定我喜歡博物館。逛到的博物館場館環境大多不錯,光線充足,解說牌的材料做得很堅固,資料很多,注重分眾的設計,很多附加資料收在小抽屜裡面,收納得宜就顯得優雅。這次和博物館島還沒有緣份,希望以後有機會拜訪。

a trip to Berlin, Germany (part 2)

上篇交代第一印象,這篇寫柏林愛樂、老城區跟一些博物館跟動物園。這幾間博物館跟動物園都是事先沒有規劃要去,莫名走到那裡就進去的,不過也都蠻有趣的。

a trip to Berlin, Germany (part 1)

抵達柏林中央火車站第一個感覺是,好亂啊。火車站的規模比漢堡大,初來乍到搞不清楚方向,稍微轉了一下才發現這個車站的市區電車就在某幾個月台,沒有另外設置個別的電車車站,只是S-Bahn在樓上,U-Bahn在樓下。本來想先在車站買博物館卡跟交通週票,都因為一時混亂作罷。那感覺就像是,假如漢堡車站是超市,柏林車站就像是傳統市場。

a trip to Lübeck, Germany

對呂貝克(Lübeck)的興趣起源於很多年前看過的霍爾斯滕門照片,原以為是一個都在賣東西的觀光區,來了才曉得裡面居民很多。手上有官方的散步路線圖,但常常沒看清楚錯過了一些地方,不過也還是意外地去了兩間讓我非常驚艷的博物館。本來只是期待來巷弄轉轉,看看老房子吃點東西,還打算逛完轉去呂內堡瞧瞧,結果是走了一天還沒走完。

a trip to Hamburg, Germany

卡塞爾到漢堡的火車車程兩個多小時,下車以後,看到滿月台的人,生氣勃勃的氛圍,有種回到人世間的感覺。因為喜歡看港口,所以挑了漢堡這個城市停留。火車途中有經過一個叫做Uelzen的地方,車站有點童話感,好像可以去晃一下。

a trip to Kassel, Germany

今年過年期間發現去法蘭克福的機票好像不貴,於是有了六月的北德之旅。目的地是柏林,想說搭火車去順道拜訪其他城市,然後發現會遇上五年一度的卡塞爾文件展,所以第一站就來到了卡塞爾。之後是漢堡、呂貝克(Lübeck)、柏林,最後回到法蘭克福。

a trip to Toronto, Ontario

# 非常冷的城市&非常大的地下街 三月的多倫多是我去過最冷的城市,雖然那邊的人說,今年冬天特別熱,居然只有零下六度C。市中心地下有一片很大的地下街,如果只在市中心遊走,幾乎是可以不用在外面吹風。地下街的正式名稱叫PATH,在google地圖上是用灰線表示。

a trip to Spain

時差於我從來不是問題,然而第二次去西班牙,回來以後還是有嚴重的不適應感。那不只是六小時的時差,而是下午三點半吃午餐,五點半開會的生活作息與長遠的歷史文化堆疊帶來的時空錯亂。那經驗再度提醒你,這個世界有很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過生活,你的奇特是他的日常,衷心希望這種獨特的生活方式不要因為全球化而消失。

a trip to Ogijima, Japan (男木島)

# 在男木島想起寶藏嚴 喜歡男木島,跟犬島一樣,不大,不用轉車,走路即可。男木島的房子蓋在山丘上,走在裡面高高低低的小路上,讓人想起寶藏嚴,有人居住,有藝術作品,有遊客偶而來去。

a trip to Naoshima & Kurashiki, Japan (直島、倉敷)

# 神奇的南瓜 船抵達直島宮浦港,遠遠地看到那顆紅色的大南瓜靜靜地躺在岸邊,心情便跟著好了起來,像看到燈塔。在另外一頭的海邊,陽光最炙熱的正午,黃南瓜仍然有一群訪客排著隊等著與她合照。連公車都是南瓜,船沒有南瓜,但那圓點點的個性仍然鮮明。

a trip to Shodoshima, Japan (小豆島)

# 相機沒電池難怪拍不好的中山千枚田 瀨戶內藝術祭有加開一條公車線所以去中山地區變得容易許多,這裡的稻梯田果然是很大一片,興沖沖地把相機拿出來才發現我沒有裝電池,只能用手機拍,少了許多樂趣。爬上去其實有點累。

a trip to Brugge & Brussel, Belgium

# 在漆黑的老城徘徊 聖誕節前夕的布魯日,日照短,早上八九點在路上還是有種夜遊漫步的感覺。房屋立面很可愛,而且相接鄰的一排每一家都不一樣。遠離商業活動的地方特別美,尤其是水邊。星巴克在城外圍的火車站,還好老城裡面還沒有,不然很煞風景。

a trip to Madrid, Segovia & Barcelona

從西班牙回來,需要調適的不只是時差,還有生活的方式。想要緩慢地按部就班做事的餘裕,想要三點半吃午餐,九點半吃晚餐,想要午休,想要在麵包上淋一堆橄欖油,想要每一餐用甜點與咖啡作結。

a trip to Osaka & Kobe

一跛一跛地從心齋橋筋走到道頓崛到千日前通到黑門市場,今天只走了10公里,但是再走下去可能明天到了機場也走不到登機門,只好早早打道回府。回住處的時候,連走錯地鐵出口導致要再多走20公尺回去,都忍不住斤斤計較、懊惱不已。回想那日在神護寺的參道陡坡上還健步如飛,結果過沒幾日竟然就變成這副德性。

a trip to Kyoto: Gion & some temples

熱門觀光點不管好不好玩還是要去繞一圈,去了金閣寺、龍安寺、御室仁和寺、清水寺、地主神社、八坂神社等,其實想要再去更多的,但是腳每天使用過度已經不能走了。結果最大的收穫是吃了有趣的東西。

a trip to Himeiji, Hyogo & Kurashiki, Okayama

會選擇一個地方旅行,通常是因為曾經在書本、電影、影集上看過,或是在哪裡看過照片或是聽過了某些故事而在心中生了根。但是我跟日本實在很不熟,最初能想到的目的地,就只有姬路城了,因為許多年前曾經花了點時間做了一個姬路城紙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