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

卡夫卡的猴子

卡夫卡的猴子

Young Vic Theatre Company- Kafka’s Monkey 兩廳院實驗劇場 這齣劇是根據卡夫卡的《學院報告》(A Report for An Academy)改編,黑猩猩紅彼得在研究人員面前講牠如何變得像個人的過程,紅彼得本來在非洲的黃金海岸和同類一起生活,有一天被獵人的槍擊中,關在船底的籠子裡被運走,之所以努力學習成為人類,只是為了尋找出路。

DV8 – Can We Talk about This?

DV8 – Can We Talk about This? 4/14 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德堂 尊重多元文化是現代社會不容質疑的價值,但假如這個文化鼓勵殺人,那麼我們還要尊重這樣的文化嗎?DV8在這齣舞作裡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當多元文化主義演變為文化相對主義,也就是人們在尊重多元文化的前提下,認為文化沒有絕對的好與壞,當另外一群人做了我們覺得非常奇怪的事情,我們都要予以尊重,因為所有的事情必須回歸到那個文化脈絡裡面去談論,不能夠用我們的價值觀與意識型態來評判,否則容易變成文化中心主義,然而這樣的結果卻是變成在英國境內人們對於穆斯林的honor killing、強迫婚姻與言論審查的容忍,許多人因為公開反抗/批判這個文化傳統而此遭受生命危險,但是人們只是噤聲。

Peter Brook, 魔笛

Peter Brook, 魔笛

Théâtre des Bouffes du Nord – A Magic Flute, 3/10 國家戲劇院 顯然我對導演沒有研究,原本買票看魔笛是想要看華麗場面大製作的,所以發現只有一台鋼琴的時候心中滿是問號,這樣真得行嗎?但看到一半就非常確定是我多慮了,大幅改編的精簡作品,故事線非常清晰,歌曲很好聽,舞台道具的使用也很巧妙,精緻靈巧,非常精采。尤其數週前剛看了另一齣不是很滿意的經典作品改編,功力火侯差距很大,現在又對改編作品回復了信心。

法蘭西劇團 誰真的愛我 La Malade Imaginaire

法蘭西劇團 誰真的愛我 La Malade Imaginaire

La Malade Imaginaire 誰真的愛我?, La Comédie-Française, 11/11 國家戲劇院 能夠看到法文演出的Molière,就跟看到用俄文演出的Checkov一樣令人感動。這齣戲節奏明快,雅俗共賞,插科打諢的手法跟時間點恰到好處,不顯刻意討好。而或許是講生病這件事,越是歡樂越顯諷刺、越顯哀傷,是非常高明的喜劇。但印象最深刻的是聲音的運用,演員們講起話來聲調變化多端,充滿戲劇性,鬥嘴吵架有如唱雙簧一來一往,用拉丁文發表長篇大論又有種荒謬感,劇情兼又融入音樂歌舞,熱熱鬧鬧,換別種語言,味道大概就不一樣了。

神諭

Divinas Palabras, by Atalaya Teatro 實驗劇場 這齣戲在看的時候一直覺得像荒誕版或是自由式的京劇,人物經常發出尖銳拉長的咿~呀~,他們移動跳躍的樣子跟使用道具的方法與角色,總覺得有京劇的影子,只是場景換到西方,穿的衣服不一樣,道具不一樣,肢體動作也不限京劇的動作。

樂觀主義精選集

An Anthology of the Optimism,松山文創園區 樂觀主義精選集是目前看過除了學生作品與行動劇之外,最”lo-fi”的表演,使用的媒材有透明片投影、手寫紙板,比較像兩個人透過演出的藝術形式,來呈現計畫、表達或倡導特定理念的作品,這在美術館還蠻常見的,通常是透過文件、照片與圖表、或者聲音與影片來做展示,但是做成一齣現場演出的表演,而且如此具原始感,倒是比較新鮮的事。

阿波隆尼亞

(A)pollonia 阿波隆尼亞, Nowy Teatr Warszawa 華沙新劇團, 2/19, 國家戲劇院 這是第一次看到穿插搖滾樂團現場演出的舞台劇,不是歌劇、不是音樂劇那種美聲風格的現場演出,而是澎湃洶湧的流行搖滾樂。這位女歌手的歌聲時而甜美抒情,時而渾厚激動,爆發力十足,感覺戲劇院音響真好,不曉得有沒有哪個樂團有機會在此表演啊。

凡尼亞舅舅

Oncle Vania Le Collectif Les Possedes 6/19 兩廳院實驗劇場 演出經典劇本應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不做點變化怕追求新鮮感的挑剔觀眾感到無聊,大幅改編又讓人思念文本原本豐富的內涵。這一次法國波西地劇團如此樸實的演出,忠實傳達Checkov筆下十九世紀俄羅斯農村人們的生活與情感,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反倒成了特色。不過我看完第一個冒出的念頭是,”Checkov的劇本太強了”,感覺劇本似乎搶過了製作的風采,不曉得劇團是否也曾對此感到焦慮。

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

Dulcinea Langfelder& Co. Dulcinea’s Lament 加拿大達辛妮亞劇團《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 6/5 兩廳院實驗劇場 進場時舞台上4位身著黑衣的技術人員還在裝台、測試音響跟投影機,開演前4分鐘動作依舊從容有序,顯然裝台也是表演的一部分。這部戲的舞台跟敘事手法非常有趣,原劇名裡的達辛妮亞典出唐吉軻德,在唐吉軻德的故事中,達辛妮亞的名字只在唐吉軻德的轉述中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