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陽光劇團《未竟之業》

「這裡位置好。」「真得嗎?」「相信我!」在選位處的小鬍子先生拍胸脯保證下,得到了面對舞台左邊第五排的位置,果然很不錯,距離演員進出場位置的閣樓樓梯不遠,許多橋段都在這裡發生(不過假如在右邊或許可以把會彈奏各種奇特樂器的白鬍音樂家看個仔細,應該是各有好處)。

創作社《拉提琴》

創作社《拉提琴》,11.10,國家戲劇院 這齣劇上半場只是有趣而已,加了下半場,就成了一齣好戲。劇本主題與風格大致上和紀蔚然以往的戲相去不遠,但這次我們有全面啟動這種大家都知道以致於很方便引用參照的文本,讓故事多了許多奇幻的成分與層次,此外,這次的製作在處理仿新聞的畫面還有字幕的運用很有趣,旋轉舞台的設計也頗富巧思,當然自己多長了幾歲可能也有關係,更能感受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無力感。曾經我們以為更多的資訊能夠帶領我們更接近真理,但實際上卻不盡然如此。

生身不息

許芳宜&藝術家,生身不息,10/28 國家戲劇院 喔這個好棒。尤其是第三段阿喀郎汗和許芳宜一起跳的《Gnosis 靈知》,太神奇了。這段舞有一點武術、印度舞和現代舞融合在一起的味道,阿喀郎汗超快速的轉圈圈,細緻柔軟但非常有力的手部動作,都是以前沒有看過的舞蹈。開始的時候許芳宜從原本寂靜緩慢的動作到迅速出手,鼓跟著敲起來,以及接著瞎了眼拿著杖子往地上一敲燈光迅速轉變為十字方格的圖樣,還有後面燈光變成紅色那幾近瘋狂的舞蹈,都有讓人心驚的震撼。現場演奏的印度音樂、鼓、吟唱,以及簡潔而富變化的燈光設計,也都搭配得很好。雖然故事只能隱約看到有盲人,有一段互相拉扯的關係,已經是非常令人難忘了。

謀殺克雷曼

imitating the dog(UK), Kellerman 10/27 松山文創園區 《謀殺克雷曼》也是數位藝術節的節目之一,這是第一次看到電影和現場演出的比重正好一半一半的劇場,非常有意思,故事也是時空交錯的科幻驚悚懸疑片,雖然緊湊迷離的程度自然不能和David Lynch的電影相比,但是能夠在現場演出的環境做到這樣的結構和場面,我覺得很讚啊。

早餐時刻

早餐時刻,崎動力舞蹈劇場,8/11,水源劇場 舞台中央有一個大螢幕,右後方一張方形桌子,三張椅子,三部攝影機分別散在右前方和桌子兩邊。隨著前方攝影機往前拉,螢幕上慢慢出現倒在桌上的男人,我們看到他的腳,他的脖子、髮絲,接著拿著攝影機的男人移到座位上,另一張椅子是一個女生,男人醒了過來,三個人像打架一樣六隻手在桌子前面比畫,男人一度還把頭從另外兩人的手之間鑽了出來。這齣叫做《早餐時刻》的舞劇,和早餐有關的大概只有這張桌子,它讓你有一種煞有介事地,是要開始吃早餐了的感覺,不過等了許久,並沒有像早餐的東西端出來,有一顆番茄被吃掉,另一顆番茄成了慾望的載體,最後跌落在地上。

蝴蝶夫人

今天要感謝很多人讓我得以去看蝴蝶夫人的綵排場,雖然一整天心裡惦記著要先看劇情大綱,結果還是到下班前兩分鐘才匆匆到維基百科印了資料帶到公車上看。這齣劇是兩廳院的跨國製作,由國家交響樂團演奏,演出的主要是澳洲歌劇團,也有部分台灣演員。之前完全沒注意到有這齣劇,原來六天的場次座位幾乎全部售罄,又是一個我不熟悉的世界。

法國雙向肢體劇場《慾望片段》

Cie Dos à Deux – Fragments of Desire 兩廳院實驗劇場 這大概是目前看過在小型舞台裡面,道具佈景的安排機關最多,最充滿驚喜的一次。故事場景是有一點詭異的歌德風,父親坐在輪椅上,頭轉動的樣子像是機器人一樣地震動搖晃,而且沒有表情。女管家穿著全黑的管家服,有幾幕在工作的場景把外衣脫掉,只露出裡面類似馬甲也類似脊椎復健護具的衣服,同樣面無表情,動作僵硬,但是服務周到,像家政婦三田一樣萬能,也像極了機器人,她的裙子兩旁似乎是掛了兩條大的黑色袋子,像抹布,又可以裝東西,需要什麼隨時可以從衣服各處的袋子掏出來。

比利時當代舞團 – 梔子花

les ballets C de la B – Gardenia 國家戲劇院 金碧輝煌的燈光映照著陳舊的黃色地板,開場的時候,九名穿著西裝的扮裝藝人站在舞台上,今天是梔子花夜總會的最後一天。接著主持人開始介紹團員,每一位年紀都很大了,各有其進到這個世界的故事,最後兩位是比較年輕的女性跟男性,接著他們步履蹣跚地走到舞台四周的椅子上坐下。這齣劇呈現了這群藝人的舞台人生,他們的華麗歲月、愛恨掙扎、以及年華老去。

卡夫卡的猴子

Young Vic Theatre Company- Kafka’s Monkey 兩廳院實驗劇場 這齣劇是根據卡夫卡的《學院報告》(A Report for An Academy)改編,黑猩猩紅彼得在研究人員面前講牠如何變得像個人的過程,紅彼得本來在非洲的黃金海岸和同類一起生活,有一天被獵人的槍擊中,關在船底的籠子裡被運走,之所以努力學習成為人類,只是為了尋找出路。

DV8 – Can We Talk about This?

DV8 – Can We Talk about This? 4/14 高雄市立文化中心至德堂 尊重多元文化是現代社會不容質疑的價值,但假如這個文化鼓勵殺人,那麼我們還要尊重這樣的文化嗎?DV8在這齣舞作裡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當多元文化主義演變為文化相對主義,也就是人們在尊重多元文化的前提下,認為文化沒有絕對的好與壞,當另外一群人做了我們覺得非常奇怪的事情,我們都要予以尊重,因為所有的事情必須回歸到那個文化脈絡裡面去談論,不能夠用我們的價值觀與意識型態來評判,否則容易變成文化中心主義,然而這樣的結果卻是變成在英國境內人們對於穆斯林的honor killing、強迫婚姻與言論審查的容忍,許多人因為公開反抗/批判這個文化傳統而此遭受生命危險,但是人們只是噤聲。

Peter Brook, 魔笛

Théâtre des Bouffes du Nord – A Magic Flute, 3/10 國家戲劇院 顯然我對導演沒有研究,原本買票看魔笛是想要看華麗場面大製作的,所以發現只有一台鋼琴的時候心中滿是問號,這樣真得行嗎?但看到一半就非常確定是我多慮了,大幅改編的精簡作品,故事線非常清晰,歌曲很好聽,舞台道具的使用也很巧妙,精緻靈巧,非常精采。尤其數週前剛看了另一齣不是很滿意的經典作品改編,功力火侯差距很大,現在又對改編作品回復了信心。

Laurie Anderson, Delusion

Laurie Anderson, Delusion 3/3 國家音樂廳 Death Cab for Cutie or Laurie Anderson? 今天晚上台北有兩場都非常想看的演出,不過發現撞期的瞬間,也已知道答案,當然是Laurie Anderson!

法蘭西劇團 誰真的愛我 La Malade Imaginaire

La Malade Imaginaire 誰真的愛我?, La Comédie-Française, 11/11 國家戲劇院 能夠看到法文演出的Molière,就跟看到用俄文演出的Checkov一樣令人感動。這齣戲節奏明快,雅俗共賞,插科打諢的手法跟時間點恰到好處,不顯刻意討好。而或許是講生病這件事,越是歡樂越顯諷刺、越顯哀傷,是非常高明的喜劇。但印象最深刻的是聲音的運用,演員們講起話來聲調變化多端,充滿戲劇性,鬥嘴吵架有如唱雙簧一來一往,用拉丁文發表長篇大論又有種荒謬感,劇情兼又融入音樂歌舞,熱熱鬧鬧,換別種語言,味道大概就不一樣了。

神諭

Divinas Palabras, by Atalaya Teatro 實驗劇場 這齣戲在看的時候一直覺得像荒誕版或是自由式的京劇,人物經常發出尖銳拉長的咿~呀~,他們移動跳躍的樣子跟使用道具的方法與角色,總覺得有京劇的影子,只是場景換到西方,穿的衣服不一樣,道具不一樣,肢體動作也不限京劇的動作。

樂觀主義精選集

An Anthology of the Optimism,松山文創園區 樂觀主義精選集是目前看過除了學生作品與行動劇之外,最”lo-fi”的表演,使用的媒材有透明片投影、手寫紙板,比較像兩個人透過演出的藝術形式,來呈現計畫、表達或倡導特定理念的作品,這在美術館還蠻常見的,通常是透過文件、照片與圖表、或者聲音與影片來做展示,但是做成一齣現場演出的表演,而且如此具原始感,倒是比較新鮮的事。

阿波隆尼亞

(A)pollonia 阿波隆尼亞, Nowy Teatr Warszawa 華沙新劇團, 2/19, 國家戲劇院 這是第一次看到穿插搖滾樂團現場演出的舞台劇,不是歌劇、不是音樂劇那種美聲風格的現場演出,而是澎湃洶湧的流行搖滾樂。這位女歌手的歌聲時而甜美抒情,時而渾厚激動,爆發力十足,感覺戲劇院音響真好,不曉得有沒有哪個樂團有機會在此表演啊。

凡尼亞舅舅

Oncle Vania Le Collectif Les Possedes 6/19 兩廳院實驗劇場 演出經典劇本應該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不做點變化怕追求新鮮感的挑剔觀眾感到無聊,大幅改編又讓人思念文本原本豐富的內涵。這一次法國波西地劇團如此樸實的演出,忠實傳達Checkov筆下十九世紀俄羅斯農村人們的生活與情感,現在已經很少見了,反倒成了特色。不過我看完第一個冒出的念頭是,”Checkov的劇本太強了”,感覺劇本似乎搶過了製作的風采,不曉得劇團是否也曾對此感到焦慮。

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

Dulcinea Langfelder& Co. Dulcinea’s Lament 加拿大達辛妮亞劇團《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 6/5 兩廳院實驗劇場 進場時舞台上4位身著黑衣的技術人員還在裝台、測試音響跟投影機,開演前4分鐘動作依舊從容有序,顯然裝台也是表演的一部分。這部戲的舞台跟敘事手法非常有趣,原劇名裡的達辛妮亞典出唐吉軻德,在唐吉軻德的故事中,達辛妮亞的名字只在唐吉軻德的轉述中出現過

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 德國 歐斯特麥耶與柏林列寧廣場劇院 3/27 國家戲劇院 這齣戲的製作熱鬧有趣,娛樂性高,但無深刻的感覺,只零散地記錄幾點。

Odin Teatret “Salt”

鹽 丹麥 歐丁劇場 3/20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微弱的燭光裡,一名紳士緩緩地撥弄著弦樂器,淡淡的懷舊樂聲中,傳來了踢踏舞般規律地重踩地板的聲響,我們在黑暗中隱約辨認出女主角的身影在舞台中移動,也隨即喚起了我在四年前第一次看歐丁劇場的安圖生之夢時,對於那奴隸船沈重鎖鏈聲的記憶。歐丁劇場大概是我所見過最擅長聲音表演的劇團,也是最擅長利用氣味營造舞台氛圍的一個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