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oster Group, “The B-Side: Negro Folklore From Texas State Prisons”

臺北藝術節的節目,想聽藍調音樂所以來瞧瞧,可能剛好有人退票,買到最後一個位置。The Wooster Group的創立可追朔到1975年, 長年都以小劇場的形態在紐約Soho區的”表演車庫”演出,雖然現在才曉得這團體,這次演出的作品規模也比較小,但是已足以讓人期待看到該團的其他作品。

戰火浮生 the war (SoundDrama Studio)

莫斯科聲音劇場工作室的《戰火浮生》,全長135分鐘,有著滿滿的聲音、語言、畫面與情緒,小小的舞台上,填裝了巨大的時空,在荷馬史詩的《Illiad》與第一次世界大戰間流動,身為觀眾又不自覺地在觀看的同時也把這一百年來的戰爭投射到舞台上,

Olivier Py, King Lear 李爾王

極簡風格沒有不可以,但我實在愛死了劇場在觀眾面前不厭其煩地把各種道具搬到舞台上,用人工把佈景移來移去,又不厭其煩地把道具按照順序一一搬出去的手工業與儀式,比起絢麗的舞台投影、自動化的機械裝置,這種略顯老派的劇場風格似乎蘊含著一種真心誠意,一種文化傳承,一種一半入戲、一半出戲的劇場個性。

雲門2 十三聲

好像有點了解為什麼每次看鄭宗龍的舞作都會有感覺了。似乎是因為,它們不在說一個故事,而是在呈現一個影像,一個場景,一個空間,它們的模糊曖昧能夠召喚出那些你經歷過的無法用言語編織為情節向人清楚述說的,但是留在眼底裡的影像,留在肌膚底的觸感聲音溫度與氣味。

The Curious Incident of the Dog in the Night-Time

聽說會路過紐約的那天就去買了《深夜小狗神秘習題》的戲票(英國國家劇院製作,因為時間只夠看一部當然要選英國來的),那時還頗納悶為何找到的折扣卷都只能用到6月8日,後來才發現原來東尼獎頒獎典禮就在6月8日,得獎的加持伴隨暑期旺季,這戲不用折扣卷也能賣滿場吧。

鄉下藝術節

被台南鄉親帶去西港刈香看熱鬧,出門前只擔心下雨沒做防曬,結果雨沒淋到,反倒是帶回了一身通紅發癢的皮膚。

1927劇團機器人科倫 Golem

1927是由一位編導演員與一位動畫家合創的劇團,結果真是超級酷。機器人科倫的演出不論故事、語言、表演、音樂、美術、技術都有很好的呈現,現場有音樂演出,由演員擔綱演奏電子琴與爵士鼓,有趣又有個性,好想再看一遍(再度加深我老是覺得英國團最棒的偏見)。

烏帕塔舞團《 巴勒摩 巴勒摩》

巴勒摩是西西里島首府,不久前才看到有人以其為Mafia發源地故翻譯成「怕勒摸」,所以對此處有了駭人的印象。Pina Bausch 1989年首演的巴勒摩巴勒摩,果然也不走溫柔風格。

Leo 李奧先生幻想曲

Y2D Productions in association with Chamäleon Productions, Leo 李奧先生幻想曲, 3/16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李奧先生好可愛!!喜歡這齣劇,因為它有一個簡單清楚的概念,一個演員一個空間講一件事情,但是不會無聊,舞台房間的設計、燈光、音樂、動畫等也都是簡單中帶有變化,好的極簡風都是這樣的。

Donka 華麗夢境 給契訶夫的一封信

Compagnia Finzi Pasca, Chekhov International Theatre Festival, Donka – A Letter to Chekhov, 3/15 國家戲劇院 我愛馬戲團。這齣劇從Chekhov的生平與其創作擷取片段,組織成一段段的意象,由一群深懷絕技的演員演出,音樂很好,視覺效果很好,還有一點幽默,應該會入圍我的年度愛劇。

罪.愛

Cheek by Jowl(與你同行劇團), ‘Tis Pity She’s a Whore, 2/28 國家戲劇院 本來沒有要看的,之前看片段就知道這種太多感官刺激的不會是我最愛的那種劇場,但無論如何就是去看了,然後雖然跟預期的差不多,直接、濃郁、灑狗血,但有些妙處還是想要說一下。

季利安計畫

Jiří Kylián kylworks, 2/22 國家戲劇院 捷克出生的編舞家Jiří Kylián的作品,有四齣舞碼,幸運餅乾、無名、14分20秒、生日宴會,六名不同年齡層的舞者,每支感覺都不一樣,雖然我仍然不會看舞,但看到有趣的形式,所以來寫一下。

The Book of Mormon

The Book of Mormon, 12/29, Eugene O’Neill Theatre Musical, checked。買完票的那天覺得我應該是瘋了,這票無敵瘋狂貴,而且我又不看音樂劇,只能說誰叫我這幾年老是不小心看到Neil Patrick Harris在東尼獎的表演錄影,以致於無法不好奇百老匯目前最熱門的音樂劇長得什麼樣子。(btw, 好想看他明年春天要演的搖滾芭比。)

Waiting for Godot & No Man’s Land

Waiting for Godot, No Man’s Land, 12/28, 12/26, Cort Theatre 看完等待果陀,青春期的待辦事項又少了一項。這個製作和前幾日的第十二夜同樣來自英國,同樣有非常好的演員,聲音動人,身體總是保持著力量,看似不動的身體總是動著的,對話總是伴隨著一連串流暢的走位或是動作,尤其是演Gogo的Ian Mckellen

Sleep No More

Sleep No More, Punchdrunk, 12/22, The McKittrick Hotel 年初的時候聽說了Sleep No More這齣劇,場景設在旅館的幾個不同的房間裡,戴著面具的觀眾可以隨意走動選擇想看的劇情,所以每個觀眾經驗到的都不一樣,聽起來很酷,但還真沒想過有一天會真的目睹。

Twelfth Night

Twelfth Night, Shakespeare Globe, 12/20 Belasco Theatre 我在紐約看的第一場戲劇,我的第一個第十二夜,註定要成為我最喜歡的第十二夜。莎士比亞圓形劇場製作,所有的角色仿造莎翁當年的規矩全以男性演出,以此安排來搬演第十二夜這種又是女扮男裝又是雙胞胎的角色就更有趣了。

死亡練習曲 Preparatio mortis

Preparatio mortis / Jan Fabre / Annabelle Chambon(dancer) 兩廳院實驗劇場 11/16 燈暗後我們在黑暗中聽著環境音樂等待了超過5分鐘,然後出現了微弱的光,模模糊糊地好像看到舞台中央的一座小山,好像是花堆成的。它在動,像在呼吸一樣。

Akram Khan – DESH

Akram Khan – DESH,9/21, 國家戲劇院 細緻的單色動畫隨著一股煙,緩慢出現在舞台上,配合著阿喀郎口述的孟加拉傳說,他搭上了船,抵達森林,爬上樹梢偷採蜂蜜,我們看到一個極度精巧的,讓人對無憂的童年與古老文化產生聯想的美麗景象。

柏林人民劇院-賭徒

Volksbühne Berlin, Ber Spieler 3/3 國家戲劇院 這齣劇對我來說有點難,因為書讀得不夠,因為導演沒有想要讓人好過。故事是根據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同名小說改編,同時融入了他的日記和短篇《鱷魚》,故事裡面除了講賭徒流連賭桌妄想翻身無法自拔的心理,也講人在愛情裡的瘋狂與失控,還有同屬歐洲與亞洲的俄國面對歐洲入侵(經濟、軍事與文化的)那種既歡迎又排拒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