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ier Py, King Lear 李爾王

極簡風格沒有不可以,但我實在愛死了劇場在觀眾面前不厭其煩地把各種道具搬到舞台上,用人工把佈景移來移去,又不厭其煩地把道具按照順序一一搬出去的手工業與儀式,比起絢麗的舞台投影、自動化的機械裝置,這種略顯老派的劇場風格似乎蘊含著一種真心誠意,一種文化傳承,一種一半入戲、一半出戲的劇場個性。

Sleep No More

Sleep No More, Punchdrunk, 12/22, The McKittrick Hotel 年初的時候聽說了Sleep No More這齣劇,場景設在旅館的幾個不同的房間裡,戴著面具的觀眾可以隨意走動選擇想看的劇情,所以每個觀眾經驗到的都不一樣,聽起來很酷,但還真沒想過有一天會真的目睹。

Twelfth Night

Twelfth Night, Shakespeare Globe, 12/20 Belasco Theatre 我在紐約看的第一場戲劇,我的第一個第十二夜,註定要成為我最喜歡的第十二夜。莎士比亞圓形劇場製作,所有的角色仿造莎翁當年的規矩全以男性演出,以此安排來搬演第十二夜這種又是女扮男裝又是雙胞胎的角色就更有趣了。

a trip to london UK

跟著老太太去旅行 Kew Garden和Windsor Town是行程中最喜歡的兩處,天空遼闊,悠閒自在,而且有不少白髮老太太結伴出遊,長得都很像瑪波小姐。最適合我的旅遊指南是老太太旅遊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