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的願望

最近聽來的故事,1947年一名紐約公車司機,安份地開了17年公車之後,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突然決定開小差,一路把車開到佛羅里達,沿路看了風景,讓人搭了便車,去了賭場,游了泳,直到三天後因為沒有錢了,於是發電報請老闆匯錢讓他把車開回去,結果警察跑來把他依偷車罪名給押送回去。消息傳開受到明星般的熱烈歡迎

十字路口

傳說藍調吉他手Robert Johnson本來吉他彈的很爛,爛到大家都叫他滾蛋,然後真得他消失了一陣,回來的時候,突然變得超厲害。人家問他怎麼辦到的,他說,半夜12點帶著吉他到十字路口,讓魔鬼替他的吉他調音,然後就什麼都會了。兩天前我還沒聽過這個把靈魂賣給魔鬼的故事,只是看到一個為了紀念他101歲生日做的動畫,覺得真是好奇怪啊,然後很巧地今天就聽到Radiolab的這則Crossroads的故事,講的就是有關這個傳說是怎麼冒出來的。

機器與人

最近很愛Radiolab,我覺得他們在找題目的時候一定偷偷訪問過我想要聽什麼,例如最近的Talking to Machines也很有趣,就是那些有關人工智慧、銀翼殺手之類的討論,裡面還出現Sherry Turkle機器人版的聲音。而且我一直覺得機器人很重要啊,網路上沒有機器人大概就不會這麼熱鬧了。

對稱性

習慣在每天早上對著鏡子整理衣服,撥撥瀏海,直到心裡有個聲音說,過關,然後自我感覺良好地出門。但是我現在開始有點擔心,這個過關到底是不是真得過關。今天聽到Radiolab的有趣節目,裡面有一節提到有個人小時候時常被欺負,然後有一天看著鏡子,覺得鏡子中的這人看起來不錯,於是就把自己的瀏海分邊換了一個方向,變得和鏡子裡的人一樣,結果他的人緣竟然非常不可思議地就跟著翻轉了。

food porn

上上週的廣播節目on the media介紹一篇好玩的文章,說是十月號的Harper’s有篇文章把美國十二年前開始出現的食物頻道,比擬成電視色情頻道的先驅,文章分析這頻道的節目類型、主持人的設定、拍攝手法、配樂、訴求對象等,與色情片有哪些相似之處。

on the media

WNYC有個On the Media還不錯,每次五十多分鐘,分五、六個小節,都是跟媒體報導與呈現有關的討論,討論的內容很新,範圍涉及各種媒體,比較起來台灣許多媒體論壇就侷限很多。用聽的比看的快,還可以一邊做別的事情一邊聽,沒聽清楚還有transcript可以看,也可用itunes訂閱。不過我通常是保持輕鬆狀態,沒聽清楚就讓他過去了,不然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