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道州民

最近為了查資料從舊書讀到許多故事,覺得好像發現了另外一個世界,好像回到小時候在別人家賴著不走只為了把成堆的故事書看完的年紀,所以連續幾日坐在桌前,被故事吸引著,哪裡都不想去,哪裡都不用去。白居易的《道州行》就是這樣發現的,原來古詩不只抒情,還有這麼有人道關懷的:

Man Follows Birds

也是光點禁忌的遊戲影展的電影,鳥‧詩‧人屬於電影分析課會看的那種藝術電影,敘事手法類似詩,用各種精心雕琢的象徵影像堆砌而成。令人頗為感慨,真是好久好久沒有看這種電影了…

宅生活

第十八首菊花,連兩次抽到同一支籤,看來是有緣。籤紙上印的是李清照的醉花陰,雖然閨怨詩的女孩氣讓人渾身不對勁,但至少菊花是文人雅士的愛花,脾氣相合,好過拿到一支紅杏出牆來。 晚上在辦公室東摸西摸看到這張籤紙,覺得說閨怨也有道理,最近在室內的時間長了,晚上肚子餓怨也少不了。可惜人比黃花瘦完全錯了,沒有人晚食瘦的,恰恰相反,而且效果絕佳。(其實我只是要貼一下那張紙跟印刷都高檔的籤紙啦。)

Howl

有時候會只憑著劇照劇名就莫名地決定要去看一部電影,Howl 就屬於這種例子。其實我對 Allen Ginsberg 或者所謂的 beat generation 毫無所知,大約只是受到劇名這生動的字眼或者劇照那充滿細節的空間跟人物散發的敏感不安所吸引。

Halcyon Days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 今年的專輯《The Century of Self 》有一首歌叫〈 Halcyon Days〉,意思是「冬至前後七天風平浪靜的日子」或「太平的日子」,歌很不錯,一開始力道十足,到中段整個靜下來,非常美妙,好像真有暴風雨後風平浪靜太陽升起鳥兒叼啾的感覺。這裡聽歌:…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 – Halcyon Days

渴望之書 book of longing

Book of Longing 國家音樂廳 I know she is coming I know she will look And that is the longing And this is the book Leonard Cohen宛如天啟般的低沉旁白響起,融合在熱情悠揚的音樂裡,互不相搶,互不相讓,那一刻我就決定我會喜歡今晚的這一場演出。果然沒錯。

甜蜜的負荷-詩*誦-吳晟

拿到《甜蜜的負荷-詩*誦》有一段時間了,一直沒有仔細聽過,剛才聽著聽著,想是夜晚的寧靜,每一個字都聽得清清楚楚,每一首都是一幅農村景象。而且吳老這種台灣國語的聲音來讀這樣描述農村的詩,感覺真是對極了。我尤其喜歡《我不和你談論》、《店仔頭》跟《稻草》,《店仔頭》是用台語念的,裡面用台語念的都有一種特別的韻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