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vate eyes

我有幾本紀蔚然的書,那日在書店翻開私家偵探的時候,突然知道原因。這書才看沒幾句就害我失去控制,頻頻發出奇怪的笑聲,於是破紀錄地才翻到第3頁,就趕緊低頭躲避左鄰右舍投射過來的異樣眼神,掏錢買書做damage control。想當然爾,這書萬萬不可帶到捷運上看。

一年 & Jesus

唱片行日又到了,想到去年在Denver,免不了要感嘆一年好快就過去了,然後這個40 Sad Portraits Of Closed Record Store真是越看越傷心

後陽台

晚上在後陽台晒衣服,突然發現天空好多星星,有以前只在書中看過的獵戶座,還有那天空中最耀眼的天狼星。它們靜靜地躺在夜空裡,獨自發著光,沉默無語,然而惹人注目。

not used to it

離開上一個家到現在已經四個月了,還沒有辦法習慣,即使新家一切舒適,有陽台可以種花,還有讓你不會寂寞的貓。有事從以前每天上下班的捷運站出入,走在以前熟悉的路上,還是沒來由地感傷,紅了眼眶。

broken glass

薔蜜颱風來襲,雨特大,一整天待在房間打瞌睡上網,門窗緊閉,只有悶悶的雨聲陪伴,未有風聲呼呼作響。突然間,我左前方那塊玻璃就破了,鏗噹一聲從四樓摔到一樓大馬路,瞬間化為碎片。天哪!千萬不要打到人!趕忙探頭出去,沒有尖叫也沒有血跡斑斑,阿彌陀佛。太可怕了,我以後絕不要在颱風天跑出去…或是待在窗邊…

ten places

剛剛看到一些blog寫自己生活邊的十個地方,害我很想哪天去看看,不過我也一直想,平時去的地方到底有沒有超過十個,啊啊,好像沒有耶~人家問我到高雄要去哪裡玩,都說不上來,因為就我行經的路線來說,那座城市不適合玩,適合養老。我開始數,希望能數到十個。

My New Old Home

總算是完全脫離了之前住的地方。以往每次搬新家,懷著探索一個未知領域的好奇心,我都會騎著我那掛著菜籃的小五十在附近勘查地形,看看附近有什麼好吃好玩的店家,有什麼捷徑可以幫助我更自在地在外遊蕩

FNAC

晚上經過FNAC,進去裡面晃了一圈,我發現我喜歡上了這家書店。 FNAC剛開幕的時候,黑色帶斑馬線紋的毛地板與經常讓人不知身在何處的偌大空間,令我很不習慣,與其說是書店,倒不如說是百貨公司,少了點書店讓人安定神經的「氣質」,也因為住的地方附近有太多書店圖書館,已經很久沒有到FNAC的必要了,然而今晚回到FNAC,我重新將這裡定義為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