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ding Vivian Maier

進電影院看《尋秘街拍客》這部紀錄片之前,我不曉得這位街拍客Vivian Maier拍的是人像攝影,而且很多是近距離、正面的人像攝影。她能夠長期如此大膽直接的面對人群,收集各式各樣的人物風景,顯示了她對人的興趣,以及對人細膩的觀察,她還會拿著錄音機在路上問其他人對政治的看法,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把自己隱藏起來

歲月/照堂

北美館最近的張照堂展覽很不錯,涵蓋的層面很廣,包括1959-2013年各種類型的作品,除了交代不同創作歷程的攝影作品,還有紀錄片、裝置藝術、手稿、印樣、展覽海報、圖錄、書籍、暗房,展出的作品量非常大,看起來整理資料應該要費上一番功夫,真是個誠意十足的展覽。

第三期 攝影之聲

考察新雜誌也算我的興趣,所以那天看到第三期的《攝影之聲 Voices of Photography》,因為它包了膜,一時心癢就買回家了。結帳的時候才發現,價錢比預期的要多上一倍。不過書印得蠻好的,是我喜歡的開本跟紙張,尤其喜歡那些佔了頗多篇幅,沒有文字只放作品的頁面,連作品名稱都沒有。可能我真正想看的是作品,儘管現在天天可以從ipad收到永遠看不完的圖像,但是看到有觸感的印刷品感覺還是不同。

殘念的風景

殘念的風景是最近在當代藝術館的陳順築個展,之前在同事帶來的圖錄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畫面是一個個黑白人像磁磚貼成的巨型立版,或是用大量的裝框照片貼在建築物上,大多是黑白的,背景往往只是一片空曠,我說這個看起來很恐怖,因為感覺起來照片裡所有的人都已經不在了,即使她告訴我很多人很喜歡。後來在高美館看到才發現,原來照片很大一張,感覺也不一樣了,那不再是恐怖,而是思念,那些照片有很強烈的感染力。

Near Equal – Moriyama Daidou

我的相機出現晃動失焦的照片時,總覺照片似可看到時間的流動,因而時常看到出神,捨不得丟掉。原本這是個人羞於啟齒的guilty pleasure,畢竟大部分的人只會覺得那明明是拍壞了,所以在看到Near Equal這部2001年出品的有關森山大道的紀錄片看他拿著傻瓜相機在路上不看鏡頭到處撿拾風景,得到各種歪斜、失焦、主題不明的照片,還可以出攝影集,頓時覺得很安心,接著又看到一棵被拍得很詭異的盛開櫻花樹,更是覺得我們是一國的。

Another Way of Telling 另一種影像敘事

我在寒流的大學操場邊下午的冬陽包圍下讀完了John Berger與Jean Mohr在1982年出版的另一種影像敘事,闔上書本的那一刻,彷彿聽完一整張製作精巧的音樂專輯,直想說好喜歡這本書。喜歡這本書的標題,詩意的文字,精心的章節編排,帶著人文關懷的黑白照片,深思熟慮的思想,節制的幽默,雅緻的封面版型,還有意義的含混曖昧帶來的想像空間。

horrible image

昨天半夜看到一則新聞,儘管標題寫著horrible image,我還是看下去了。有個男人被攔腰夾在地鐵車廂跟月台間,他低著頭雙手掩著臉,沒有血,但是你感受到那個痛。然後就睡意全消。

Smash His Camera

Smash His Camera 狗仔教主 (2010), 新光影城, 金馬影展 看著電影裡面這位已經77歲,以窺探名人隱私為業的狗仔攝影師Ron Galella背著相機,提著一個充當行動座椅的塑膠籃子,一跛一跛地穿過大街前往拍攝現場的背影,其實很難不肅然起敬。有多少人可以對這麼一個做了一輩子並且讓他惡名昭彰的工作依舊興致高昂?

Allan Sekula -The school is a factory

今天是中秋節,為了營造某種悲劇性,特別選在這種大家都在烤肉玩樂的時間寫部落格。 今年北美館的台北雙年展有個作品叫作The school is a factory 是Allan Sekula 在1978 – 1980年間創作的一系列攝影作品跟文字,應該是裡面我最有感受的一件作品,純粹為了記得這個名字而記。

on the road

This image kept popping out of my feed reader in the past two weeks. Finally I realized that it was from the book and exhibition titled with “America By Car” created by the photographer Lee Friedlander. Just like road film that has always fascinated me.

uncover the unicorns

在美味書籤看到一篇New Yorker的文章很有意思,”Capturing The Unicorn“,說紐約曼哈頓專門收藏中古歐洲文物的the Cloisters博物館收藏了七幅織錦畫”The Hunt of the Unicorn“,1998年因為展覽間整修,織錦畫就被送到大都會博物館清理安放,由於畫背面為了保護與方便懸掛織上的一層亞麻布已顯泛黃,館員就把它拆掉準備換新的,這一拆讓大家都吃了一驚,織錦畫的背面因為沒有像經過數百年光線照射而退色,顏色不仍非常鮮艷,而且由於織工細膩,連背面都處理得非常平整,沒有亂成一團的線團。

the price of art

這幾週聯合報的紐約時報選文主題都頗合我的胃口,今天的藝術版兩篇文章尤其想要記一下,一篇是講攝影作品作為藝術品的價格,另一篇搭配的文章講畫廊“駭客”,兩篇文章都跟藝術社會學有些相關。

Odd Jobs

現在最怕兩個問題:你什麼時候要畢業?你畢業要做什麼?前面那個問題制式的回答是再一個學期,後面那個問題是我也不知道。前面那句話是敷衍的,後面那句話是認真的,而且往往會開啟一連串沒有結局的抬槓,唉呀呀,可是我真得想要做一個”我不知道”的職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