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need a myth

We Need A Myth是Okkervil River去年的I Am Very Far專輯裡的一首歌,這種主題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與此類似的大概就像Wilco的Wishful Thinking吧。日常生活裡常常看到各種符號操作的行進,逐漸認識到很多事物的虛假,久而久之覺得除了權力運作,一切都缺乏真實感。然而儘管如此,卻總覺得很想要無視那些虛假的成份,去相信什麼,去擁抱什麼,讓意義可以滋長。我們需要神話,神話裡有人們最真實的渴望。

black sheep boy

今年金馬影展有一部熱門影片叫「黯陰羊」(black sheep),因為中文片名取得妙以及博客來劃位風波,成為本屆金馬影展吉祥物。 Okkervil River有一首很好聽的歌叫Black Sheep Boy,很簡單,很憂傷,像牡蠣男孩的憂傷之死裡面的角色,只是可能年紀稍微大一點吧。跟黯陰羊沒有關係,只是突然想起來,聽了一遍又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