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Llewyn Davis

聽了太多故事以後,發現還有人能夠玩出新的敘事方式,特別令人感到驚喜,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就是這樣一部電影。

Searching for Sugar Man

民謠創作歌手Rodriguez是墨西哥移工的後代,出生在底特律,正職是建築工人,在1970年代發行過兩張專輯,因為賣得不好不久被唱片公司解約,音樂生涯也跟著停擺。然而他的歌在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大受歡迎,成為反體制的代表,是和the Beatles, Simon & Garfunkel同樣等級的存在,不過報章雜誌上卻從來沒有關於他的消息,沒有人知道他是誰,從哪裡來,人們知道的只有關於他傳奇性的死亡。

Marley

Marley, 2012,金馬影展 新光影城 關於牙買加雷鬼樂手Bob Marley的故事,很好看的紀錄片。以前看過的音樂故事,絕大多數是有關白人的搖滾樂,幾個一再被提到的名字與事件,說明了那些故事同屬一個時空軸線,但是Marley這個故事裡,牙買加的音樂圈子、政治、宗教與生活方式都和那些歐美音樂圈連不在一起,除了裡面提到倫敦的Island Records,真像另一個時空的故事。

Stay (Faraway, So Close!)

最近把U2的專輯拿出來複習,那個年代的歌聽過就不會忘。U2什麼都好,說他們是最棒的搖滾樂團應該不為過,只可惜我們是Radiohead generation。這首可以連播好幾個晚上不停。

十字路口

傳說藍調吉他手Robert Johnson本來吉他彈的很爛,爛到大家都叫他滾蛋,然後真得他消失了一陣,回來的時候,突然變得超厲害。人家問他怎麼辦到的,他說,半夜12點帶著吉他到十字路口,讓魔鬼替他的吉他調音,然後就什麼都會了。兩天前我還沒聽過這個把靈魂賣給魔鬼的故事,只是看到一個為了紀念他101歲生日做的動畫,覺得真是好奇怪啊,然後很巧地今天就聽到Radiolab的這則Crossroads的故事,講的就是有關這個傳說是怎麼冒出來的。

The Chronicle of Anna Magdalena Bach

去光點看《安娜‧馬達蓮娜,巴哈編年紀事》之前,從介紹曉得是個形式特殊的電影,原本擔心吃不消,但幸好因為太好奇所以還是去看了,不然就要錯過這一部很有意思的電影了。

認得出幾幅圖?

來貼一下這個惡搞名畫的MV,大家認得出幾幅圖呢?(我最喜歡夏卡爾那張了,羊頭真可愛。) 70 Million by Hold Your Horses !

It might get loud

好看的搖滾樂電影總是充滿熱血,它們反覆地從不同角度敘述著人們對音樂純粹的熱情。然後有一種人如我,很吃這一套。It might get loud 是2008年的紀錄片,有關The Edge(U2), Jimmy Page(Led Zeppelin), Jack White(The White Stripes)等三位性格鮮明且風格迥異的吉他手的故事。

Do it again

Do it again 6/27 新光影城 台北電影節 這是一部有關英國搖滾樂團 The Kinks 的紀錄片,內容是一位波士頓記者想要讓 The Kinks 重組的故事,他訪問了相關樂手與製作人,並且要求他們與他一起唱The Kinks的歌等等,故事處理Ray and Dave Davis兩兄弟關係的部份還不錯,其他的也稱得上有趣。

Cool Múm video

Check out this Múm video of “They Made Frogs Smoke ‘Til They Exploded” from their lastest album “Go Go Smear the Poison Ivy.” so cute.

搖滾世代 Glastonbury

Glastonbury是一部有關英國Glastonbury音樂節的紀錄片,每年夏天,這個幽靜的小鎮,會湧進數以萬計的人潮,參與這個自1970年開始至今,38年歷史的音樂盛會。電影開始後不久,畫面是泥濘的道路上大排長龍的車陣與背著背包、帳篷,風塵僕僕、緩步前進的人群,此時Velvet Underground的All Tommorrow’s Parties響起,替故事作了一個絕佳的開場:一場朝聖的旅程,一場狂歡的旅程,但也是一場註定哀傷的旅程。

Tell Me Do You Miss Me

Tell Me Do You Miss Me, USA 2006, 金馬影展 原來Luna早解散了,看到影展手冊才曉得,實在是後知後覺。Anyway, Tell Me Do You Miss Me是Luna告別巡迴演唱會的紀錄片,透過攝影機的鏡頭,我們跟著Luna踏上告別的旅程,到日本、歐洲、美國,最後回到紐約,在他們開始的地方說再見。

Last Days

Last Days, USA 2005, 金馬影展 超脫末日,一位知名搖滾樂手結束自己生命以前的時光,在他住的漂亮大房子裡,還住了幾個朋友,但是他跟他們之間沒有互動,他避開他們,他們也不想跟他有所牽扯。很多人來找他,有黃頁廣告推銷員、經紀人、樂團朋友、偵探,被很多人需要著,但是他不想被找到,他沈醉在自己的世界裡。寂寞空虛到底了的靈魂。

Screaming Masterpiece

Screaming Masterpiece, Iceland / Denmark / Netherlands 2005, 金馬影展 Múm, Slowblow, Sigur Rós都來自冰島,如果不是這部紀錄片把這麼多的冰島樂團拼貼在一起,還真沒去想過,原來這麼多這麼棒的音樂都來自一個同一個地方,一個這樣寒冷、荒涼的島啊。根據影片,冰島總人口不到30萬,卻有90所音樂學校,400個交響樂團和不計其數的搖滾樂團。實在是難以置信,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冰島的音樂這麼風行,又這麼特別呢?

The Soul of A Man

The Soul of a Man 黑黯的靈魂, 光點台北,影像vs聲音影展 I just love the way Wim Wenders told the story! The best part I love is he actually wrote himself into the film, yet not being self-indulging. The director’s admiration for the three blues artists is so obvious

Then Why Choose Fear?

Rent演出的時間不太好,不然本來會去看的,即使那場地不理想。但其實電影版很好看。後來聽歌才發現Angel那首today for you, tomorrow for me講的那條狗就是Benny家的狗,所以他老婆那天才要送狗去看病。寫劇本的人真是酸到家了。有一段是一群愛滋病患者的支持生命團體的對話,是全片讓我笑得最開懷的時刻,雖然我不是紐約客:)

big day coming

最近沒事會錄錄廣播節目,錄音軟體會把歌分成一首一首直接輸入itunes,省得我聽到好聽的歌會忍不住放下手邊的工作開筆記本把歌曲資料記下來。這個版本的big day coming真是好極了(我買到的是另一個版本,嗚),聽這歌感覺自己置身在黎明前的空氣裡。然後在找歌詞的過程中才發現他們的MV實在很搞笑。yo la tengo, sugarcube mv。

first day of my life

我好像太常提到Bright Eyes了。剛剛發現這首歌的MV,很簡單,很可愛,那些肢體語言實在很像甜蜜的情侶。因為畫面有某種特殊的感覺,瞥了一眼MV導演,啊,竟然是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的導演,真是驚喜,此二人皆是我會一邊聽音樂一邊搖頭嘆息人家怎會是如此之有才華的人哪。(後來查了一下,原來導演真找了一些情侶來做訪談,並拍下他們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樣子。)

海洋熱

《海洋熱》很好看。特別之處在於看到台灣年輕人的輕盈。也許有人練習總是遲到、有人練習不足總是出槌、有人蠻不體貼的騷擾鄰居安寧、有人沒錢也要借錢來玩音樂等等看起來像是草莓族不負責任的行為,然而在那些自我的、玩耍的、蠻不在乎的表面下卻也隱藏不住每個人的認真與成就夢想的執著。這一輩的年輕人有這一輩人的苦惱,但無論如何已經和長輩們那一種必須全心全意、不可兒戲的,信仰愚公移山那種愛拼才會贏的價值觀已經漸行漸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