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想之年

家裡很熱鬧,小小孩頑強地哭著,隔著一道門,我在角落裡讀著哀慟的書,Joan Didion的奇想之年(The Year of Magical Thinking )。一生一死,很奇妙的感覺。 死亡突如其來,在一個平凡無奇的晚上,她的丈夫突然停止說話。宣告死亡的那一刻,女兒正在加護病房昏迷著。

哀悼日記

羅蘭巴特在母親過世後,於紙片上寫下哀傷與思念的文字,這些文字歷時近三年,後來即因一場車禍身亡。哀悼日記 (Journal de deuil) 於2009年出版,一篇篇的短文,如同任何一位經歷深刻的分手、背叛、遺棄或別離的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面對自我的喃喃自語。

我們在此相遇 Here is Where We Meet

最近迷戀Berger的書,這本我們在此相遇同樣有著優雅的標題跟獨特的文體。8個短篇,從里斯本、日內瓦、克拉科夫到馬德里,作者帶著我們一邊旅行,一邊回憶前半生遇過的人。文字在想像與現實間跳躍,過去與現在交疊,鬼魂與生人同行,是懷舊的文字,也是希望的文字。

點燃生命之海 sea inside

題材少見,處理得也很好,關於個人能否選擇自殺的辯論說明了並非一味地擁護自殺的立場,那必須是深思熟慮而負責任的行為。穿插其中的些許幽默也讓嚴肅的死亡/生命議題不那麼難以承受,從空中俯瞰與海裡的場景也都令人感到平靜。 但最好愛是像故事裡說的那麼經得起考驗。在我們臨別之際,除了悲傷與不捨,你沒有一絲絲放鬆與解脫的心情。電影要是處理到這樣的矛盾與殘酷,應當會更接近藝術一些。但那樣一來會冒犯很多人,包括那些付出許多一路陪伴的人。我們怎能相信並忍受自己原來有那麼殘酷的一部份? the sea in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