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

貧窮奢華

睡不著覺,所性就來胡謅。最近從人嘴裡聽到一個以前沒聽過的詞彙,低調奢華。這種如廣告文案般的詞彙出現在日常生活的語言,尤是感到奇特,引申的意義便是,這個詞彙已流行一段時間了。(嗯,自暴沒聽過的事實好像遜掉了…)

殺貓的藝術

上週跟I, Claudia一起看的加拿大紀錄片,探討的事件是有三個人在其中一人帶領下把一隻貓活生生的殺死,並用攝影機拍了整個過程,但似乎是過程出乎意料,那隻貓最後在漫長的凌虐下死亡。

Storytelling

Storytelling

《Storytelling》結束,只剩下Belle and Sebastian。>常在介紹別的樂團的文字裡看到Belle and Sebastian的名字,卻從來沒喜歡過他們清柔甜美又如夢似幻的田園牧歌曲風,《Storytelling》的音樂來自這個團體,說的是殘酷的故事,音樂卻輕鬆甜美,兩者之間的疏離感,給了原本已經太多轉折的電影又多了一層的轉折。

有名字的茶

買了一包名叫「我愛你」的茶。紅茶裡面摻了桑椹和七彩的心形糖塊,老闆娘爬到板凳上把裝了茶葉的大玻璃罐抱下來,一打開,混著酸酸甜甜的紅茶味兒,濃濃的果香撲鼻,真想整顆頭都埋在罐子裡頭不要出來了。

星期四

星期四原本是我的電視日,不過第五季TP已經在上星期播完了,本來星期四會因此在我的生活中頓失重要性,不過現在有個新消遣,那便是每週四可以在中時電子報的三少四壯集讀到紀老師的文章。哈哈,還是這種不咬文嚼字的文字夠力。

反動的修辭

我的寫得不好的作業,不過網路上很少人寫,我亂亂寫你亂亂看吧。 —- Hirschman在《反動的修辭 The Rhetoric of Reaction》一書中,藉由分析自法國大革命以來,針對法國大革命、普遍選舉權、福利國家三項重大民主進程中出現的反動論述,歸納出這兩百年來的反動論述竟然無太大的變化,總是不脫「悖謬論」、「無效論」、與「危害論」三種。

聽哪! 偉大的注音文!

icecream {at} kkcity.com(.)tw, 〈聽哪! 偉大的注音文!(1) (2) (3)〉, kkcity story board 2002.04.16 非常非常有趣的文章,晚上大笑會吵醒室友,但就是忍不住… 這真是是反注音文論述裡的經典哪…真要反的話,最棒的「反動的修辭」,就是要用「他者」的語言來顛覆「他者」,和那些以一種解救者的姿態嚷著、批評著,慨嘆著中文之美就要被這群「e世代」、「新新人類」給毀掉了的中文捍衛者比起來高明多了~(不過據說Hirshman的《反動的修辭》是要大家放棄修辭上的玩弄,實質地進行對話才能把問題解決哪…我這樣像是在開倒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