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ijacking 命運談判局

A Hijacking, Denmark, 2012 金馬影展 長春國賓 其實本來想說可以順便學一點談判技巧的,但這實在太難了。一艘貨船被索馬利亞海盜劫持,船公司執行長是談判高手,不過沒和海盜交過手,所以請來外部顧問指導,與海盜展開漫長的討價還價。關乎生死的談判令人緊張,海盜提出贖金後,答應得快,對方可能變本加厲,然而價錢談不攏造成的拖延,又可能造成人質傷亡。即使人質還活著,他們在船上悶熱、恐懼、缺水、缺食物、排泄物環繞,生理與心理狀況都大受影響。時間是西方的觀念,海盜不在乎時間,他們可以和你耗上一整年,沒有食物,他們會帶羊直接到船上宰殺。時間一天拖過一天,面對絕望的船員、擔憂的家屬、媒體輿論與其他的經理人的壓力,談判者如何能夠保持冷靜堅持到最後一刻?

what’s in a name

最近在看到一篇關於產品命名的文章,裡面提到一家專事此業的公司,真是讓我眼睛一亮,本來以為取名大概只是廣告公司的一項業務,原來有人可以拿這個當正職,有這種工作我還蠻想做的耶。這家公司有雇用語言學家,例如有一位是Chomsky的學生,他之前在Stanford教了三十年的書,想想語言學還有研究以外的商業用途,覺得也蠻有趣的。

沒有語言的世界

沒有語言的世界,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人透過語言來思考,透過符號來認識這個世界,來和人溝通,沒有語言符號,人們所經驗的世界,會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貼上篇文的時候在Radiolab看到一則更有趣的廣播叫做words,講到一些因為種種先天與後天因素缺乏/失去語言的人所經驗的世界。

英文寫作書

中翻英一向痛苦,以前以為原因出在中文稿就看不懂,自從有一天翻到我自己寫的中文稿,一樣痛苦,逐句探討中文句法,發現中文的句子沒什麼問題,那麼英文翻得痛苦,就是英文的問題了。後來到書林找到減輕痛苦的特效藥,一本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一本是Joseph M. Williams的Style:lessons in clarity and grace。

If you love a word, use it. That makes it real.

Erin McKean是Oxford American Dictionary的主編,這是她在TED的演講,輕鬆幽默,有很多有趣的比喻,而且講的是我最喜歡的語言主題,特別記下來。演講的內容是有關於”當代字典應該是什麼樣子?”,字典一向被認為是一種權威,只有字典裡的用法才是正確的用法,而且只有好的字才會收到字典裡,她認為這其實是紙本篇幅有限而必須做的挑選,導致有好多好多人們日常生活或是報章雜誌中使用的字還沒有被收錄到字典裡面去,現在的電子版其實是可以容納更多的字、更多的意義,字典編輯不應是好字與壞字的裁判,而是一個類似科學家的語言研究者,盡可能地蒐羅所有的文字並有系統地描述它們被使用的狀態及出處,透過字典展現語言的全貌。這篇的標題是她演講中我蠻喜歡的一段話,網站上也有演講的全文。

看小說學廣東話

最近在看董啟章的新書《時間繁史,啞瓷之光》,故事從一開始就冒出了好幾個讓人想要探索的問題,譬如嬰兒宇宙究竟是什麼?獨裁者與啞瓷為什麼不講話?他們的兒子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獨裁者為什麼要叫做獨裁者?小說作者究竟能不能夠成為獨裁者?

讞甯畯菢畬

在線上字典查了「畬」這個字的讀音,音同「余」,很好。但忽然瞄見旁邊一排「拼法相近字彙」,不得了,沒一個字會唸,所以把它記下來。下面的字你會幾個? 揕琰黶旒琖琚晬菑讞甯畯菢畬顳

象形文字時代

曾經有一段時間是注音文與不標準國語的時代,譬如我棉,好口年,等等;後來,裝可愛退流行了,注音文跟不標準國語也從生活中消失,成為人人喊打的語言。然而最近回到PC的工作環境,發現一個文化衝擊,原來我們回歸了象形文字時代(或者說勒索信風格的時代)。

牙牙學語

電影《尋找小津》的導演在一段旁白曾感嘆地說,雖然自己對小津的每部電影都是再熟悉不過的了,但因為不懂日文,實際摸到一本又一本的日文原版劇本,看著小津在上面做的各種記號,感覺卻是非常地遙遠而陌生,連自己在翻哪一本都不知道。在導演悵惘的獨白裡,我們看到畫面上的書本一闔,封面寫著「秋刀魚の味」,那時忽然有種勝利的感覺,嗯,導演看不懂,可是我都看得懂耶。這是會讀中文的方便。

北京男孩。女孩。

李季紋,《北京男孩女孩》木馬文化2005 看過一部拍北京民工的《十七歲的單車》,但我記憶力不好,記得義大利的《單車失竊記》,但這部電影比較有印象的是那生動的方言。印象中戲裡面常用到「軸」這個字,用法似乎很多,譬如說這個小孩「有軸勁」,大概是說他脾氣硬、有韌性之類的,真是非常有力道的語言。大概太專注在理解方言上,便把主戲給忽略了。

貧窮奢華

睡不著覺,所性就來胡謅。最近從人嘴裡聽到一個以前沒聽過的詞彙,低調奢華。這種如廣告文案般的詞彙出現在日常生活的語言,尤是感到奇特,引申的意義便是,這個詞彙已流行一段時間了。(嗯,自暴沒聽過的事實好像遜掉了…)

殺貓的藝術

上週跟I, Claudia一起看的加拿大紀錄片,探討的事件是有三個人在其中一人帶領下把一隻貓活生生的殺死,並用攝影機拍了整個過程,但似乎是過程出乎意料,那隻貓最後在漫長的凌虐下死亡。

Storytelling

《Storytelling》結束,只剩下Belle and Sebastian。>常在介紹別的樂團的文字裡看到Belle and Sebastian的名字,卻從來沒喜歡過他們清柔甜美又如夢似幻的田園牧歌曲風,《Storytelling》的音樂來自這個團體,說的是殘酷的故事,音樂卻輕鬆甜美,兩者之間的疏離感,給了原本已經太多轉折的電影又多了一層的轉折。

有名字的茶

買了一包名叫「我愛你」的茶。紅茶裡面摻了桑椹和七彩的心形糖塊,老闆娘爬到板凳上把裝了茶葉的大玻璃罐抱下來,一打開,混著酸酸甜甜的紅茶味兒,濃濃的果香撲鼻,真想整顆頭都埋在罐子裡頭不要出來了。

星期四

星期四原本是我的電視日,不過第五季TP已經在上星期播完了,本來星期四會因此在我的生活中頓失重要性,不過現在有個新消遣,那便是每週四可以在中時電子報的三少四壯集讀到紀老師的文章。哈哈,還是這種不咬文嚼字的文字夠力。

反動的修辭

我的寫得不好的作業,不過網路上很少人寫,我亂亂寫你亂亂看吧。 —- Hirschman在《反動的修辭 The Rhetoric of Reaction》一書中,藉由分析自法國大革命以來,針對法國大革命、普遍選舉權、福利國家三項重大民主進程中出現的反動論述,歸納出這兩百年來的反動論述竟然無太大的變化,總是不脫「悖謬論」、「無效論」、與「危害論」三種。

聽哪! 偉大的注音文!

icecream {at} kkcity.com(.)tw, 〈聽哪! 偉大的注音文!(1) (2) (3)〉, kkcity story board 2002.04.16 非常非常有趣的文章,晚上大笑會吵醒室友,但就是忍不住… 這真是是反注音文論述裡的經典哪…真要反的話,最棒的「反動的修辭」,就是要用「他者」的語言來顛覆「他者」,和那些以一種解救者的姿態嚷著、批評著,慨嘆著中文之美就要被這群「e世代」、「新新人類」給毀掉了的中文捍衛者比起來高明多了~(不過據說Hirshman的《反動的修辭》是要大家放棄修辭上的玩弄,實質地進行對話才能把問題解決哪…我這樣像是在開倒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