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譜的詩

《抱著貓,與大象一起游泳》的大師說,西洋棋必須兩個人才能成局,是敵方與我方合奏的音樂,遇到不同的對手,棋子會產生不同的共鳴,奏出不同的音色,一場令人感動的好棋不在贏得對方,而在於和敵方一起共譜美麗的詩句,奏出美妙的旋律,潛入大象喝水的大海裡一同冒險,一起感受到棋子間乍現的光芒。

我們在此相遇 Here is Where We Meet

最近迷戀Berger的書,這本我們在此相遇同樣有著優雅的標題跟獨特的文體。8個短篇,從里斯本、日內瓦、克拉科夫到馬德里,作者帶著我們一邊旅行,一邊回憶前半生遇過的人。文字在想像與現實間跳躍,過去與現在交疊,鬼魂與生人同行,是懷舊的文字,也是希望的文字。

Another Way of Telling 另一種影像敘事

我在寒流的大學操場邊下午的冬陽包圍下讀完了John Berger與Jean Mohr在1982年出版的另一種影像敘事,闔上書本的那一刻,彷彿聽完一整張製作精巧的音樂專輯,直想說好喜歡這本書。喜歡這本書的標題,詩意的文字,精心的章節編排,帶著人文關懷的黑白照片,深思熟慮的思想,節制的幽默,雅緻的封面版型,還有意義的含混曖昧帶來的想像空間。

horrible image

昨天半夜看到一則新聞,儘管標題寫著horrible image,我還是看下去了。有個男人被攔腰夾在地鐵車廂跟月台間,他低著頭雙手掩著臉,沒有血,但是你感受到那個痛。然後就睡意全消。